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六十章 杀招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981 2021-04-28 22:06:29

  城中有南黎军队出外迎敌,城楼上也布满了南黎将士,随时准备着殊死一搏。

  “看来黄泉之毒还是太过便宜你了。既然郡主找死,那就无需客套了。来人!把她给本王挂到城门上,让东皇的将士好好辨认辨认。”

  “是。”立即有侍卫上前羁押徐冰清。

  “慢着!”赵琴韵开口拦下。

  赵世勋总算正眼看她了,“此乃南黎与东皇的生死之战,别忘了你还是南黎长公主!”

  “南黎……长……公主!”赵琴韵冷哼,“王兄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妹妹过。与王兄而言,我只不过……是你手中的……棋子,你借我之手……害死……害死明渊……”话未完,便接连不停地咳嗽,且咳出血来。

  看得出来,她已命不久矣!

  只因她手中擦拭嘴角的帕子都被黑血浸染地看不出原来模样。

  北宫晋鹏看着周边的南黎将士,大声道:“赵世勋不仅千方百计地对徐明渊下毒,残害宁国侯府一门,还利用叶海音毒害姬腾翼,又与叶海音合谋窃取东皇宝藏……不仅如此,他还想法设法离间东皇朝臣、干涉东皇内政,在北夷王身边安插内线……包括这场南黎与东皇之战,皆是由他蓄意挑起,且筹谋已久……而这一切的最后,赵琴韵成了世人眼中为爱疯狂成魔的恶毒之人,叶海音是背国叛国祸害他国的妖女,这所有的所有全都是拜赵世勋所赐!”

  此话一出,城楼上的将士你看我,我看你,皆有些不知所措。

  “东皇大军已兵临城下,身为南黎国将士,该如何做,要本王亲手教你们吗?”杀意和戾气尽显。

  “御敌!”领兵将领一声令下。

  鼓声阵阵,肃杀之意瞬间便袭面而来。

  赵琴韵看了一眼北宫晋鹏,而他瞬间便心领神会,飞身站在城楼上,看着城下越渐逼近的东皇大军,“毒害姬腾翼和徐明渊的幕后黑手是赵世勋,而他……此刻就在这里。想要报仇的,尽快来!否则迟了,就只剩下尸体了。”

  听到此,徐冰清微勾唇角,这还是她见过的那个凶狠毒辣的北宫晋鹏吗?

  看来爱情真的很神奇,竟能使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化这么大。

  “看来今日你们也是来杀我的。”转头看向徐冰清,“有其父必有其女。好!很好!今日,本王就送你去见你父亲!”说着拔剑刺向她。

  徐冰清定定看着那把剑,她知道她躲不开,但她不认为这把剑会落到自己身上。

  果然,有人拦下了这把剑。

  “北宫晋鹏!”赵世勋怒极。

  为什么?

  这是连徐冰清都意想不到的事。

  “这还是第一次见你发怒。”

  “找死!”说着不再与他纠缠,而是把他留给南黎士兵,“把他们都给本王杀了!”

  北宫晋鹏邪邪一笑:“那就瞧瞧究竟谁杀谁。”掏出几个瓷瓶,洒向四周。

  赵世勋早就猜到他会放毒,立即下令:“放箭!”

  北宫晋鹏边躲边骂:“果然够狠!”

  徐冰清迅速找个角落躲着四面八方的雨箭。

  也就在此时,一个黑影冲向赵世勋。

  “赵琴韵!”

  紧接着,那抹黑影重重落在地上。

  “琴韵!”北宫晋鹏连忙跑上前查看。

  “赵琴韵!你竟然……”赵世勋捂着胸口,怒瞪向地上的那抹黑影。

  “哈哈哈……”赵琴韵躺在北宫晋鹏怀里,“我为王兄……炼制了这么多年的毒药,早就全身皆毒,想要杀一个人更是……易如反掌……这还得多谢王兄……的‘苦心栽培’。”

  “找死!来人,杀了……”

  “噗嗤!”剑入身体的声音。

  “程……程治!”

  这大概是赵世勋最为意想不到之事了,比赵琴韵倒戈还要惊诧。

  只见程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而这把剑此刻正插在赵世勋的胸膛里。

  “我本姓武,字承志,祖父希望我长大以后能继承武家精忠报国的志向和精神,可惜……”

  “武……承志……”

  “大王早就不记得武家了吧!也是,毕竟在您手上死去的又何止武氏一族。”眸光深远,仿若在回忆着什么。

  不过徐冰清倒是想起了一些关于南黎朝臣的陈年旧事。

  武家世代从戎,是南黎的良将忠臣,只可惜武老将军生性耿直良善,不屑参与党争,更不愿依附他人,而后南黎皇族动荡,这才落得全族被灭的凄惨下场。

  “没想到本王竟会……”口吐毒血,手捂胸口,身体倒了下去。

  一切发生地太过猝不及防了。

  “大王!”

  “大王……”

  城楼上正在迎敌的将士终于反应过来。

  大概谁都想不到,大王身边最信任之人竟然会亲手杀了他。

  徐冰清看也不看他们,走向赵世勋,看着他,“苦心算计一切,最终一无所有。南黎王,你可悔?”

  “本王不……”眼眸圆睁,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没人知道赵世勋最后之言是什么,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最后会栽在一个小女子手里。

  其实熟知徐冰清的人都知道,她喜欢以静制动,更喜欢杀人之前先诛心,先前与赵世勋周旋了那么久,不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更是为了杀他,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直至死亡……

  “结束了……”

  话音刚落,徐冰清也倒了下去。

  “郡主!”程治连忙跑上前。

  徐冰清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我……原本还想护送先生离开……”说着,嘴角不停溢出血来。

  “是黄泉之毒发作了!”

  “黄泉之毒!”奄奄一息的赵琴韵惊道,“快!快扶我过去!”

  北宫晋鹏喊道:“徐冰清,你现在还不能死。姬御宸应允我,我来惠城助你,你帮我让莫修染救琴韵……”

  当他把赵琴韵扶过去后,转身便去对付那些涌上来的南黎将士。

  赵琴韵伸手探向徐冰清的脉搏,想要查看究竟。

  徐冰清强忍着黄泉之毒发作的痛苦,奋力看了一眼赵琴韵,没有言语。

  她知道北宫晋鹏之所以如此卖力,是为了救赵琴韵;她也知道这是姬御宸的策略,为的是骗他们为他所用,因为不管赵琴韵能不能帮他们,他们都不会放过她;她更知道赵琴韵已经毒入心脉,即便是大罗神仙也回天乏力……

  “你怎么会……”嗓音有些颤抖,大概是惊讶徐冰清中黄泉之毒一事。

  只是待她抬头看清徐冰清的面容时,顿了一下,而后冰凉的手指探向徐冰清的脸颊,“你……”

  即便是深陷痛苦之中,徐冰清仍感觉到了她的异样,眸光如刀,刺向赵琴韵。

  赵琴韵慌忙放了手,“你与明渊……”意识到什么,改口道:“你与你父亲……很相像。”

  “父……亲,父亲……”

  见她如此,赵琴韵和武承志皆陷入沉默。

  徐明渊对两人而言,一个是执着至今念念不忘的爱恋,一个是身受其救命之恩,并曾以其为知己的人。

  北宫晋鹏边打边喊:“徐冰清,先别死,快想办法,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

  徐冰清心中苦笑,这毒哪是她能控制的。

  更何况,她已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疼痛已开始席卷整个四肢百骸,她快承受不住了。

  “黄泉之毒,我……没办法。这些年,我只……只会制毒,要不然也不会……”

  也不会什么,她没有说。

  即使她不说,徐冰清也猜得到,赵琴韵虽然对母亲恨之入骨,但她对父亲却是执念甚深,得知他中毒,又怎会不想法设法地救他,只不过……事与愿违罢了。

  北宫晋鹏终于抵挡不住南黎将士一波又一波的进攻,身受重伤,跪倒在地。

  赵琴韵看向那边,站起身,背向武承志,道:“带她离开,去找我师兄,医圣莫修染!”

  只见她冲入人群,用毒硬生生辟出一条血道。

  “琴韵你!”北宫晋鹏硬撑着身体,紧跟在侧。

  对于南黎将士而言,毒圣驾临,谁敢上前?

  “得罪了。”说着,武承志拦腰抱起徐冰清,顺着两人辟出来的血道冲下城楼。

  直至城下,赵琴韵看了一眼他怀中的人,“走!”

  生命的最终,她选择保护徐冰清,虽然只能护她此刻,但最起码尽了自己全力,这样再见到徐明渊时,可以减少一些对她的恨意。

  武承志看向北宫晋鹏,而他则看着赵琴韵,“她的决定就是我的选择。”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很显然,两人都存了死意。

  看着那两道模糊的身影,徐冰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

  他们之间算什么呢,他国人,敌人,仇人?

  可是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和解,与自己和解,与敌人和解……

  惠城内早已陷入混战,有南黎人,有东皇人,杀戮不断,血流不止……

  武承志抱着徐冰清不停躲着四面八方的流箭和刀枪,一方面仔细察看着自己的方位,意图尽快带她离开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