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五十五章 惠城破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71 2021-04-23 21:31:24

  一将成,万骨枯,多少白发送走黑发。

  杀戮还在继续。

  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土地早已被一层层鲜血染红,尸骨堆积如山,而那些活着的人早已杀红了眼,只剩下嗜血的欲望。

  很快地,徐冰清察觉到了异样。

  那就是东皇的将士越来越少,甚至到后来上阵杀敌的都是一些伤兵残将。

  怎么回事?

  出了何事?

  当然,这些徐冰清能看得出来,赵世勋自然也能察觉出来。

  “程治,传令下去,攻城!”

  “是。”

  看着不断攻近惠城城下的南黎将士,徐冰清心中有了猜测,东皇将士不可能这么容易被打败,惠城的士兵也不可能这么少,战惊鸿镇守南境多年,更不易被打倒,那如此局面……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战惊鸿要弃城!

  为什么?

  既然不是军力、军心不足,那是因为什么,又能因为什么,是欲擒故纵,还是诱敌深入?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目的都是为了要把赵世勋置于死地,且为此不惜任何代价,包括牺牲惠城。

  看着前方不断逼近的惠城,赵世勋嘴角的笑意越渐舒展。

  程治看了看前方的战场,又看了一眼身旁敛眉不语的徐冰清,而后依旧保持沉默,仿佛偌大的事情都不能在他心中激起半分波澜。

  “城破了!”

  “城破了……”

  接二连三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进城!”赵世勋一声令下。

  徐冰清跟着马车默默前行。

  脚下的路早已布满鲜血和尸骨,空气中凝结的冷寒的肃杀之意不断刺激着五官,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看着不断向马车冲来的东皇将士一个个被斩杀当下,徐冰清的心如坠冰窖。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蠢,还是忠勇?

  答案不言而喻。

  他们早已知晓惠城的结局,也早已知晓自己的命运,却还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坚守到最后。

  徐冰清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淡看着一个个东皇将士在自己面前倒下。

  在有生之年,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亲眼看着这么多将士在自己面前死去而无能为力。

  若是父亲还在,那该多好!

  终于,这座长年屹立在东皇边境守护万千军民的城池在这一日被敌人攻陷,任人践踏和侮辱。

  “战惊鸿,投降吧!”赵世勋冷冷看着面前最后的厮杀。

  徐冰清这才看到位于南黎众将士中正奋勇杀敌的战惊鸿,只见他的盔甲上全是血迹,左肩插着一支箭,右臂被砍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汩汩地流着血,可他的动作依旧迅速勇猛,他的神情依旧坚韧无畏,不曾懈怠,亦不曾退却分毫。

  “你的东皇陛下已经弃你而去了,你还打算拼死到底吗?”

  “我东皇国将士宁死也不降!”说着举刀一呼,“杀!”

  一呼百应。

  “杀……”

  视死如归者,他们皆是。

  程治看了一眼身旁静默不语的徐冰清,若不是离她太近,他大概不会注意到她袖口下紧握的拳头,还有那微微颤抖的僵硬身躯。

  她在隐忍……

  关于宁安郡主的传闻有很多,足智多谋的,聪慧绝伦的,又或是奸诈狡猾的,冷血无情的……可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她,至少不足以说明她是个怎样的人。

  转瞬之间,南黎人占领了惠城。

  “你们之中若有谁知晓你们东皇陛下的下落,本王保证留其性命,并护送其平安回到家人身边,又或者送其到南黎安享荣华富贵。”

  “呸!凭你也配提我们陛下!”

  “噗!”

  鲜血喷涌而出的声音预示着又一个人生命的完结。

  “战惊鸿,你好好看着!”说着示意南黎士兵继续屠杀还活着的东皇将士。

  当被俘的将士一个一个被斩于刀下时,战惊鸿愤怒的双眼被刺激得通红如血,“赵世勋,你不得好死!”

  “杀!”淡淡的语气,却仿若来自地狱,冷酷又残忍。

  可即便如此,剩下的东皇将士依旧昂首挺胸,无畏无惧。

  “等一下……”

  赵世勋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他倒是忘了,这还有一位东皇人。

  “南黎王此次进兵东皇,目的应该不仅仅是杀几个无足轻重的守城之将吧!”

  “宁安郡主说得极是。”说着挥手让士兵停下屠杀。

  战惊鸿看了一眼徐冰清,沉默不语。

  就是这样细微的动作丝毫没有躲过赵世勋的眼睛。

  只见他笑看着徐冰清,“若不是你还有些用处,我真想在这些东皇将士面前好好……折磨折磨你,看看徐明渊的女儿究竟有多大能耐。”

  “南黎王说笑了,在您面前,我不过是刀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更别说有什么大能。”

  “宁安郡主谦逊了!至少……火麒麟的本事,我还是见识过的。更别说……还有一个肯为你不惜放弃一切,甚至连生死都置之度外的姬逸风。”

  “我说过,来此的仅有我一人。”轻轻一笑,“看来南黎王还是不放心啊!”

  赵世勋冷哼一声,略显不屑,或者说是不信。

  “大王!”有士兵来报。

  程治见状上前侧耳倾听来龙去脉,而后又走到赵世勋身边耳语几句。

  徐冰清不知道士兵带来的是什么消息,但看赵世勋复杂难辨的神色,想来不是什么好消息,至少对于他来说。

  “果然啊!”走向被绑着的战惊鸿,“姬御宸早就把惠城舍弃了,而战将军和诸位却被蒙在鼓里苦守孤城,还至死不降,可真是可怜、可悲,又可叹啊!”

  “我们是将士,忠于的是东皇,守护的是百姓,城破将死,本就是宿命,哪来什么悲叹?”

  “战将军不愧为沙场老将,单单这份气度就让人赞叹不已啊!”

  战惊鸿冷嗤一声,不肯再言语。

  “把他们全都押下去!”

  “是。”

  “哦!对了,把‘她’也带下去。”指着徐冰清道,“宁安郡主应该没去过监牢吧!想来,东皇的监牢对身娇肉贵的郡主而言定是十分新奇的。”

  徐冰清轻轻一笑,没有言语,亦没有等人来赶,径自跟着南黎士兵离开。

  看着徐冰清走远,赵世勋嬉笑的脸色变得异常冷峻,“给本王去查!姬御宸受伤之后的这些时日都在做什么,究竟有何盘算?他离开惠城之后去了哪里?还有,这惠城的百姓躲到了哪,怎么会无声无息地消失?”

  “是。”

  “康城那边可有传来姬逸风的消息?”

  “回大王,自从我军开始猛攻惠城,就再也没有收到康城那边的消息。”

  赵世勋眉头紧皱,心中生起不好的预感。

  以姬逸风的性格,明知徐冰清身中奇毒,又孤入惠城,他不可能这么无动于衷,也可能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康城与人周旋,除非……他另有盘算。

  不对!

  端看姬逸风对徐冰清的用情之深,他根本就不会让她身入险境,但以徐冰清的聪慧,避开姬逸风,孤身入城,并让他远离危险,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先前姬逸风硬闯康城一事是局!

  姬逸风没有去康城,那他会去哪?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掌控,这让赵世勋感到很是烦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