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同去固城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78 2021-04-22 21:10:48

  夜城。

  姬逸风托腮看着面前的城防图,沉默不语。

  “王爷可还有什么顾虑?”涂傲疑惑道。

  颜末看了姬逸风一眼,“王爷……是不是担心郡主的安危?”

  女子的心思向来细腻,颜末早就察觉到王爷的心不在焉。

  姬逸风没有承认,亦没有否认。

  颜末知道,王爷担心郡主,特别是郡主的身体,碧落花迟迟没有找到,这是悬在王爷头上的一把刀,随时会掉落;还有陛下,若不是陛下伤重,又岂会命王爷速速回东皇;还有东皇,国内的情况到现在还是云里雾里,不甚明朗,而这些则全都压在王爷肩上,等着他去解决。

  “王爷!”霍奇现身房内,“徐将军已宣战,夜城主将率军出城迎战了。”

  姬逸风终于不再沉默,眸光变得凌厉,“既然擒不了‘王’,那就把他的后路给断了。”说着看向霍奇,“你带人去烧他们的粮草,本王去斩杀他们的守城将士。今日,本王要让夜城变成没有南黎将士镇守的孤城。”

  “是。”

  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到东皇,早日结束这场有心人恶意挑起的战乱。

  而此时的子暮正着急忙慌地往回赶,打算去寻子落。

  半途中,“莫前辈认为小姐会去哪?”

  “我怎么知道!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听闻此声音,子暮心下一喜,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子落。”子暮驾着马车上前。

  “子暮!”

  不同于子落突逢友人的欣喜,莫修染则是眉头紧皱,看着子暮,“冰清呢?”

  “小姐吩咐属下护送前辈回东皇。”

  “哼!”莫修染走向马车,“你们还真行,走的时候连匹马都不给我留,害我走了这么久的路。”

  子暮略有些心虚,他能说这是小姐的意思吗?

  那肯定是不能,所以……

  “前辈辛苦。”说着迎着他上马车。

  看到莫修染进入车内,子落驱马向前,“小姐……”

  子暮摇头。

  子落顿时明白,子暮是不想莫前辈知晓小姐的行踪。

  “可有寻到茗香的尸骨?”

  “嗯。”子落神色黯然,摸了摸系在胸前的布带。

  子暮这才注意到子落的肩上背着一个用黑布包着的方形盒子,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

  “我赶到柳城,四处打听之后才得知,茗香杀死叶海音后被南黎人乱箭射死,而后便被丢在乱葬岗。只是待我去乱葬岗寻尸首时,有人正在那里等我。”

  “那人是谁?”

  “是南黎公主。”

  “赵星儿!”子暮惊,“她为什么……”

  “是她暗中留住茗香的尸首,也是她引我到乱葬岗的。”

  “可为什么?”

  毕竟是茗香杀了她的母亲。

  “她说虽然小姐放了她一条生路,但她也不能因此放过她的杀母仇人,但人死债消,所以她把茗香的尸首还给我们,就当还小姐的救命之恩。”

  子暮不知该说什么,沉默下来。

  “我把茗香的尸首火化后便急忙带着骨灰赶了回来,而后看到你留下的标记一路寻至青峰山附近,结果遇见正在孤身上路的莫前辈,这才一起前来……”

  “冰清到底去了哪?”莫修染忽然扯开车帘,朝子暮吼道。

  “小姐去了夜城。”

  “夜城?”莫修染顿在那,似乎在思索着此事的真实性。

  而后,朝路边的大树喊道:“你们两个,先行前往夜城,若遇冰清,就守在她身边,反正你们主子留下你俩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她;若是遇上你家主子,就告知他冰清失踪的消息。”

  话音落下,树上枝叶未动。

  “还不快去!”

  树上两人相视一眼,飞身离开。

  “这般傻,怪不得会被冰清耍。”

  “他们是谁?”子落不解。

  “你问他!”莫修染气极。

  子暮心虚,“是安王身边的暗卫。”

  “小姐是让我们去夜城汇合吗?”

  子暮张口欲言,终是默认。

  “还不快走!磨蹭什么?”

  “是。”子暮驾着马车往夜城方向而去。

  子落骑马紧随其后。

  只不过刚驶离一段路,莫修染便叫停了马车。

  “你说你家小姐让你护送我从夜城回东皇?”

  “是。”

  “若我记得不错,夜城地处偏僻,离这极远……”

  “莫前辈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莫修染气极,“事到如今,你还想瞒我!冰清没有去夜城,不然你不可能这么快赶回来。再说,她让你们护送我去夜城,那必然是夜城已在东皇掌控之中,没有任何危险,不然她不会让我轻易去涉险。还有,这么些年,你和子落一直跟在她身边,而此次她把你俩全都留下,那必然是她要去做一件极其危险之事,不想连累你们,所以……她去了哪?”

  子落看看莫修染,又看看子暮,“既是小姐的主意,我们只能遵从。”

  “你们……”莫修染怒急,转身从车厢里拿出一个瓷瓶,“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你家小姐中了‘黄泉之毒’,跟明渊和浩然小时候所中之毒一模一样,而这是她中毒后,我给她压制‘黄泉之毒’的药瓶,总共有五粒,而现在一粒都没有了,你们知道吗?”愤而摔了瓶子,“这预示着她随时会毒发而死!”

  “子……子暮!”子落惊惧。

  子暮垂头不语。

  “你们看看,首饰、匕首、伤药、毒药……”说一件往外扔一件,“她通通都没带,她这是去送死啊!”

  “子暮,小姐去了哪?”

  子暮眸中含痛,“小姐临行前嘱咐我要找到你,且把茗香的尸骨送回北境与茗音安葬在一起,要我们护送莫前辈平安返回东皇,要小侯爷照顾好……”

  “子暮!”

  “小姐的吩咐,我无法违抗。”

  “那好,你们回东皇,我去寻她。”说着跳下马车,徒步离开。

  “莫前辈!”子落喊住他,又转头看向子暮,“子暮,小姐到底去了哪?你还不快说!”

  子暮蹙眉,终是松了口,“小姐去了固城。”

  “固城?”莫修染喃喃,“对,固城!赵世勋就在固城,她一定会去那里,因为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

  最后,三人决定前往固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