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五十二章 互相试探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114 2021-04-20 21:18:48

  千钧一发之际,赵世勋挥手撤回了手下。

  “这份胆量与气魄,不愧是徐明渊的女儿。”

  “我的确是很想杀你,但如今两国战乱不休,将士死伤无数,更有无数百姓遭殃落难,我想请南黎王停战止戈,还百姓以太平。”

  “这般行事,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我向来奉行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但徐家家训:在国家百姓面前,徐家人当以德报怨,凡事以国家利益民心所向为首要。”

  “国家百姓在前……”赵世勋冷哼一声,“就现在看来,这一点只有你父亲做到了,但你……从东皇到北夷,再到南黎,表面上看,你也是如此做的。不过,据我的观察和了解,你绝不是单单为了所谓的家国大义,就比如:此刻孤身入敌营……这举动应该很少人能做得出来。”

  “我说过,我想杀你,但南黎王会给我机会吗?”

  “机会!”赵世勋嘴角勾着一抹邪笑,墨眉微挑,“我给你……”

  徐冰清不明白赵世勋口中的“机会”是什么意思,而此时她也没有精力去揣测他的心思,因为……若是没有猜错,她好像依稀听到战场上的厮杀声。

  难道是?

  赵世勋为其解了惑,“棋局已开。徐冰清,你猜,孰胜孰负!”语气中的杀伐之意和凛然之势让人颤栗。

  “启禀王上,东皇领兵的主帅依然是战惊鸿,并未看到姬御宸的身影。”

  “哦!”赵世勋思忖了一会儿,“想必姬御宸是察觉到本王的心思去救姬逸风了吧!”嘴角轻撇,“可惜啊!不自量力!”

  徐冰清心中一凛,她曾听颜末说过陛下身负重伤,至于伤到何种程度,没人知晓,更没人知道陛下的打算,但看赵世勋的态度,好像早就猜到他们的谋算,她现在反而有些担心姬逸风,赵世勋肯定不会放他平安返回南境,必定还有其他手段。

  不出徐冰清所料,姬逸风和涂傲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残酷的厮杀。

  “王爷,赵世勋是不是已经猜到我们的意图,所以派人守在这里进行刺杀?”

  姬逸风看着不远处的城墙,“应该不会。”

  忽然,“谁?”

  “王爷。”

  “颜末!”看到来人,涂傲惊喜出声。

  姬逸风看到颜末,眉头微皱,心中有些疑惑。

  随颜末一起来的还有好久不见的霍奇。

  “霍奇见过王爷。”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看来赵世勋在王爷回东皇的各条路上都安排了人刺杀。”

  涂傲道:“这还多亏王爷的先见之明,事先让人乔装成王爷,让人认为我们要从康城突围。”

  “你怎么会在这里?”姬逸风看向霍奇。

  适才霍奇的话让他意识到,也许霍奇在先前就已经猜到赵世勋会派人在路途刺杀,并根据这一举动相应地做出反杀的策略,还很快便找到他的行踪,这样的周密布局,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多想。

  回答他的是颜末,“郡主先前派霍奇查探南黎边境的城池,看看哪座城池最易被攻破,而霍奇最终选择了夜城,没想到王爷也选择了这里。”

  “以夜城为突破点是你侦查过后的结论,还是……冰清的意思?”眸光凌厉,紧盯着霍奇。

  霍奇淡淡道:“的确是属下勘察过后的结果。当然,小姐也曾提及过,只不过她也不能确定。”

  经姬逸风这么一问,颜末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好像自己又忽略了什么。

  “你怎么会来这里?”

  “是郡主说霍奇对这里比较熟悉,若是王爷想要攻城,有他相帮会……”颜末渐渐低了嗓音,因为她终于意识到郡主命她来这里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让王爷和霍奇汇合,更是为了支走自己,“事半功倍。”

  姬逸风陷入沉默。

  空气一时间有些冷凝。

  “王爷……”涂傲有些没明白过来。

  “既是她的吩咐,想来她已做好万全准备。”姬逸风回过神,看着霍奇,“想来徐博胜已经知晓这个计划了?”

  夜城对应的是东皇的襄城,而襄城的主将是徐博胜。

  “是。夜城与南黎周边其它几城相距甚远,又地处偏僻,虽比襄城大了一倍不止,但并不难攻,且襄城又是易守难攻之势,就算我们强攻夜城不成,我们也能趁乱以极快的速度回到襄城。这样来看,我们的胜算很大。”

  姬逸风微敛眉,他忧心的从来都不是能不能回南境,他担忧的是徐冰清支走所有人是要以身犯险。

  “王……爷,是属下失职。”颜末单膝跪地请罪,“若王爷允许,属下现在就去寻找郡主。”

  “王爷,赵世勋已经下令两日内拿下惠城,且南黎和东皇的边境各城现在全都陷入战火之中,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霍奇跪地劝阻。

  涂傲见状,单膝跪地道:“王爷,陛下的旨意是要王爷尽快回去主持大局。”

  姬逸风睁开眼,呼口气,像是做了某种决定,“擒贼先擒王。霍奇,你通知徐博胜攻城,本王去杀夜城守将。”

  “是。”霍奇领命而去。

  颜末在旁欲言又止。

  涂傲心有所感,“还请王爷不要迁怒颜末,她的所做所作为定是为了东皇,为了保证王爷能够尽快回到南境主持大局,免得更多百姓遭受战乱所带来的颠沛流离之苦。”

  “涂傲,你不必为我辩解。此次王爷命属下留下保护郡主,而属下却擅离职守……”

  “可是……”涂傲还想为其解释。

  “好了!”姬逸风揉了揉眉心,有些烦躁,“我知道不是颜末的错。”

  她下定决心想做的事,即便是他亲自陪在她身边,她也一定会做,且会找到各种理由把他支走,更别说颜末了。

  颜末看了一眼姬逸风,发现其还算理智,将心底的疑惑问出口,“属下想不通,郡主把我支走,究竟是要去做什么?”

  “是啊!”涂傲附和道,“按道理来说,郡主若要办什么事,有颜末在,不是更好解决吗?”

  “她要杀赵世勋。”

  涂傲惊诧,“赵世勋?难道郡主去了固城?”

  颜末急道:“王爷,属下去寻……”

  姬逸风打断颜末的话,“来不及了。”轻叹口气,“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拿下夜城,皇兄已不在南境,我必须先回到东皇才能去救冰清。”

  “可夜城离固城……”

  涂傲本想说:“夜城与固城相聚甚远,即便我们在此时赶到固城,怕是也晚了,更不用说拿下夜城之后了。”

  颜末拉住涂傲,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郡主一向足智多谋,定会无恙,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夜城。”

  姬逸风没有说话,看着前方黑夜掩映下巍峨的城墙,暗道:“冰清,等我!”

  而此时固城内的一座偏僻小院里。

  “大王。”又有人来报。

  厅内一时静寂。

  徐冰清端坐椅子上,没有动作,亦没有言语。

  来人看了一眼座椅中的徐冰清,没有言语。

  “讲!”赵世勋并未在意徐冰清在场,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将其放在眼里。

  “周边几城传来消息,均有不明身份之人强闯城门,而……‘康城’最为激烈。”

  “康城!”赵世勋笑着看向徐冰清,“原来你们看中的是卫峥嵘。”

  卫峥嵘,东皇南境烟城的守将,也是常年跟南黎的康城进行对战的主将。

  “以姬逸风的武功,能够躲过中途杀手的追杀,这我倒是不意外。不过只要他进了康城,我定要他有来无回!”语气狠辣又冷血。

  徐冰清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在害怕……

  赵世勋看她那个样子,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而一直静站一旁的程治则瞄了徐冰清一眼,而后又微敛眉,没有言语,却是一副若有所思之态。

  事实上,徐冰清内心是有一丝不安,但倒不至于害怕,不过是故做样子让赵世勋放松警惕罢了。

  从她被困柳城,姬逸风入柳城而被追杀时,她就想到他们的回国之路不会顺遂,所以早前便安排霍奇带领火麒麟的人分散在南黎边境各城周围,负责解决暗处的杀手,而猛袭康城不过是为了故弄玄虚。

  没有人知道,徐冰清从一开始的选择就不是什么康城、塔城、宣城,她选择的是地处偏远的夜城作为姬逸风回归东皇的最后一道阻碍,她也相信以姬逸风的能力定能在赵世勋反应过来之前攻破夜城,更何况还有徐博胜的相助。

  襄城作为东皇的守边之城,虽显小些,却是易守不易攻,它与南黎的夜城僵持多年而立于不败之地,足见它的铜墙铁壁和固若金汤。

  况且,襄城的守将是徐博胜,徐家的人……在打仗守城这方面一向得天独厚,仿若天生的将才。

  而赵世勋之所以没有想到他们会选择从夜城离开,不仅仅是因为夜城地处偏远,还因为襄城,它太小,不值得被他看在眼中。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襄城的守将是徐博胜。

  他知道徐博胜跟徐冰清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他不认为徐博胜会相帮徐冰清,可他不了解

  徐冰清,也不了解徐博胜,他不知道徐冰清与徐博胜早在她远嫁北夷之前,两人就已经冰释前嫌,他更不懂得徐家人刻在骨子里的为国为民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