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五十章 义无反顾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96 2021-04-19 21:13:15

  不久之后,莫修染采药回来。

  当他看到徐冰清坐在桌前喝茶时,喜上眉梢,“你醒了?”说着放下身后的药篓朝她走来。

  只是……待他走至徐冰清身前,便被人从后点住了穴道,不得动弹。

  随后,便看到子暮从身后走过来。

  “你……你做什么?”莫修染怔住,只是一瞬便已明白过来。

  子暮这样做,定是徐冰清的意思。

  看向徐冰清,“你要做什么?”

  徐冰清并未理会他,径自越过他朝外走。

  子暮上前抱起莫修染,朝床榻走去。

  “做什么?放开我!子暮,我让你放……”

  直到躺在榻上,他才放弃叫嚷。

  “看来你早就谋划好了所有。先前在村落,你假装吐血变相‘逼迫’姬逸风启程回东皇,而现在又借身体虚弱不宜赶路为由,来达到让姬逸风安心离开南黎的目的。你醒了,想来姬逸风留下的那两个暗卫,还有颜末都被你放倒了,怪不得适才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回答他的人是子暮,“颜末姑娘去追王爷,至于那两人……就在隔壁休息。”

  原来适才徐冰清吩咐子暮去办的事就是弄晕那两个暗卫。

  见徐冰清不理他径自往外走,莫修染有些焦急,“冰清!你可曾想过姬逸风?他为你付出一切,就想你好好活着,可你呢?”

  徐冰清脚步未停,淡淡道:“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那浩然呢?”

  浩然啊!

  徐冰清轻叹口气,努力压抑着心中不断翻涌的情绪。

  没有人知晓徐冰清此刻的感受,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颓丧感,也是缠绕心中的万千愁绪,更是万般不舍的决绝。

  “还有你外公,难道你忍心让他再次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字字诛心,却满是心疼和无奈。

  尽管如此,徐冰清仍是脚步未停,径直离开。

  子暮看了一眼屋内的莫修染,紧随着离开。

  “徐冰清!”屋内传来莫修染极具气愤的怒吼声,还掺杂着一丝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看着徐冰清果决的身影,莫修染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徐明渊奔赴战场时的情景,一样的果断坚决,一样的义无反顾,一样让人无可奈何……

  他知道,冰清与他父亲一样,习惯把家人放在首位,可当面临国家和百姓之时,又总是行先于口,不由自主地率先选择后者,但他不明白,事已至此,连自身性命都快要失去的人,怎么还能如此地淡然从容、义无反顾?

  通往固城的官道上,子暮驾着马车急急前行。

  一双雪白的素手撩开车帘,露出一张同样雪白的俏脸,看起来略有些疲累和羸弱,但那双眼睛却是难得的清澈透亮,若仔细去瞧,还能看到眸中若隐若现的愁绪。

  此人正是徐冰清。

  一路行来,满目皆荒,更不用说那些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百姓,更是极其的凄惨,让人忍不住悲天悯人,虽然那些人是南黎人,是敌国之人。

  “小姐,要不先休息一下吧!”

  他们两人从青峰山上下来已经连续赶了两天的路。

  “嗯。”马车里传来低沉的嗓音。

  子暮知道小姐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也许医圣前辈先前提议让小姐停下来休养的建议并不只是小姐的故意为之,毕竟若不是小姐的身体真的经不起路途的颠簸,莫前辈不会在这个时候还让小姐留在危机四伏的南黎。

  “小姐,若是为了吸引赵世勋的注意力,从而让安王可以顺利地返回南境,其实我也可……”

  “子暮!”

  “小姐……”对于小姐突如其来的疾言厉色,子暮有些不知所措。

  徐冰清知道,子暮想要代替她去固城,是在担心她,不想她以身犯险。

  可是有些事,终归是要她自己做。

  再者,她也不可能让子暮身陷险境。

  最终,她轻叹口气,“你知道的,我此举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引开赵世勋的注意力,而是……要他死!更何况,以赵世勋的城府,他不会猜测不到我们的意图,我们在他眼里,恐怕皆是蝼蚁……”

  “既如此,小姐又何必……”

  “子暮,这里是南黎,我要杀他,难如登天,但要他死,也并不一定要我亲自动手……”

  “小姐有办法?”

  “霍奇告诉我,父亲曾经救过一个南黎人……”

  子暮忽然想起紫罗,她原先是北夷怀柔公主澹台晴,而后被先侯爷所救,从而成为小姐的挚友。

  小姐的北夷之行之所以如此顺利,紫罗功不可没。

  “难道先侯爷当年就已经有所筹谋?”

  “不!当年父亲也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又岂能想得那么远?更何况,父亲有生之年并未向他索取任何回报,也无人知晓他如今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小姐想要找到此人?可茫茫人海,小姐又要到何处去寻?”

  “无需我们相寻。”徐冰清淡淡看着前方的道路,眸光晶亮,“因为那人与赵世勋有着深仇大恨,而他此生唯一目标就是报仇。”

  “小姐想要利用他达到我们的目的?可是我们并不知此人是谁,现在又在何处。”

  “对于一个满心复仇之人,仇恨会成就他成为我们可利用之人。更何况,此次,我要盗用父亲之名让他报恩。”

  子暮并未觉得此话有任何不妥,相反,他觉得小姐此行定能够达成所愿,也定能平安归来。

  同样的,这些话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他对自家小姐的担心和不安。

  殊不知,徐冰清说这些话一方面是确有其事,而更多的则是为了安抚子暮。

  她知道,此行她活下来的机会渺茫,甚至连尸身都有可能不保,更不可能再回到东皇,但她要坚定不移且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因为这是她选择的路,她不悔亦从容。

  终于,临近固城。

  “就到这里吧!”

  子暮听到马车里的嗓音,勒紧马缰,停了下来。

  接着,车帘被掀开,徐冰清缓缓走下车。

  “小姐……”看着自家小姐日渐瘦削的身姿,子暮有些不忍。

  “子暮,一定要护送莫叔叔平安回到东皇。还有子落,若是……实在找不到茗香的尸骨,那就回北境在茗音的坟墓旁为茗香立一个衣冠冢。至于你和子落以后的去处,或留在浩然身边,或待在京城侯府,都随你们自己的意思。”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前方巍峨雄壮的城门走去。

  只见她一袭青衣,身姿纤细挺立,步履坚定,青色发带随风扬起,仿若乘风归去的仙子。

  不知为什么,看着此情景,让子暮想起一句诗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终于,子暮忍不住喊道:“那小侯爷呢?”

  “他已长大。”嗓音淡淡,随后又说了一句,“让他照顾好外祖父和莫叔叔。”

  子暮还想再挽留,嘴唇蠕动了半晌,终是没再开口。

  他知道,自家小姐下定决心要做的事,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他知道,小姐这一去可能再也回不来;他知道,小姐虽是女儿身却一直在做世间多数男儿难以媲及之事;他知道,小姐此去是抱着赴死之心的……

  子暮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抹纤影走向城门,而后挥动马鞭,掉转马头,“驾!”疾驰而去。

  小姐去做她要做的事情了,他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要和子落一起寻找茗香的尸骨,要护送莫前辈回东皇,要尽快回到小姐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