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四十九章 装病留下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95 2021-04-18 21:28:34

  翌日。

  冷亦寒带着林溪早早便离开了村落。

  徐冰清站在院中,看着简洁的房屋,心中升起一抹不舍和惆怅。

  “走吧!”姬逸风从院外走来。

  徐冰清点头,迈步离开。

  院外停了一辆素朴的马车和几匹马,想来是姬逸风早就有所安排。

  徐冰清刚准备上马车,便听到莫修染的声音传来。

  “怎么不见霍奇他们?”

  先前,徐冰清命霍奇把南黎境内的火麒麟暗探全都召集来此,按道理来说,这几日时间,他们应该都到了,但直到现在莫修染也未看到他们的身影,甚至连霍奇都不见了。

  “我派霍统领去前方打探情况了。”

  姬逸风、颜末几人对此并未起疑,反倒是莫修染狐疑地看了一眼徐冰清,显然是不相信,但徐冰清并未解释更多,直接钻入马车。

  几人出村落后不久,就被南黎人盯上了,毕竟在战乱期间,还有人如此淡然从容地前往边境之地,此行为实在惹人生疑。

  “什么人?”有队士兵拦下他们。

  颜末上前,赔笑道:“各位军爷,我家主子的家宅就在前面镇上,这不因为一直经商在外,听闻家乡战乱,忧心家人安全,所以赶来看望……”

  “看望?”领头的士兵审视了一圈,走向马车,“车里什么人?”

  眼看着那人伸手去推车门,“军爷!”

  那人闻声回头,只不过……

  不过眨眼之间,颜末便一剑割破他的喉咙,再不给他言语的机会。

  其他士兵见状,惊惧大喊:“来……”

  不待他们出口,就被颜末、涂傲他们斩于便剑下。

  “冰清!”

  马车里传来姬逸风惊颤的声音。

  颜末几人迅速跑向马车。

  “莫前辈!”车里又传出姬逸风的声音。

  南黎士兵并未靠近马车,想来是徐冰清的身体出了状况。

  莫修染连忙跃上马车。

  马车里,徐冰清的状况很不好,脸色惨白,双眸紧闭,嘴角噙着一丝血迹。

  “怎么样?”看着莫修染紧蹙的眉心,姬逸风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终于,莫修染放开徐冰清的手腕,“她现在的身体不宜再赶路,还是先找个地方休养为好。另外,我也要为她重新配备药材。”

  “这里离南黎边境太近,恐怕会很不安全。更何况,王爷,南境那边……”涂傲忍不住开口。

  毕竟陛下早有旨意,要他和颜末尽快带王爷回南境主持战局。

  姬逸风并未理会涂傲,径自看向莫修染,“前辈常年在外游历,可知这附近有什么隐蔽又适合休养的地方吗?”

  莫修染四下看了看,“从这里往东有一座青峰山,山脚下曾发生过瘟疫,所以也没什么人在那附近住了。我曾在青峰山采药时发现山腰处有间隐蔽的小木屋……”

  “就去那里。”姬逸风当机立断道。

  几人很快来到青峰山下。

  如莫修染所说,山下并没有什么人家,反而更显寥落冷寂。

  不过对于眼前的境况,恐怕不管是现在的南黎还是东皇,皆是如此,因为战乱早就把万千百姓逼得走投无路,只剩下苟延残喘。

  其实,他们自柳城出来便在沿途看到不少流离失所的百姓,虽然这些人都是南黎人,但说到底,也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平民百姓。

  待安顿好徐冰清,已耽误了两个时辰。

  “王爷,现在战局焦灼,陛下又伤重,南境急需王爷主持大局。若不尽快解决眼前局面,还会有更多的将士和百姓无辜牺牲,还请王爷尽快赶回南境。”

  其实无需颜末提醒,姬逸风也明白眼前的状况,他只是不放心把徐冰清安置在这里。

  “你在这里也帮不到什么,早些结束这场战乱,反而是保护她更好的办法。”莫修染看了眼榻旁紧盯着徐冰清的姬逸风,明白他的担忧,“放心,这里有我。”

  “颜末留下。”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坚定又决绝。

  他怕自己忍不住,他怕自己舍不得,他怕会另生变故,他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她……

  莫修染目送姬逸风和涂傲离开后,便收拾药篓上山采药去了。

  颜末留在木屋照顾徐冰清。

  事实上,徐冰清很快就醒了。

  “郡主!”

  “颜末?”徐冰清坐起身,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是?”

  颜末起身去倒茶,“这里是青峰山。”

  “青峰山?”

  “郡主,喝茶。”

  徐冰清轻抿了口茶,咽下去的同时感觉喉咙里满是甜腥味,本想把茶杯放下,可又像似想到了什么,还是决定喝下。

  “郡主放心,这里很安全。”

  “嗯。”

  “小姐。”听到屋里的动静,一直守在屋外的子暮走了进来,“小姐身体如何了?”

  “无碍。”

  “对了,王爷他们呢?”

  “王爷和涂傲先行赶回南境,莫前辈上山采药去了。”

  “王爷可有说过要如何尽快返回南境?”

  毕竟固城这里由赵世勋亲自镇守,定不是佳选。

  “没有。不过,目前战局焦灼,不管如何回南境,恐怕过程都很激烈。”

  徐冰清轻叹:“百姓何辜啊!”

  “一将功成万骨枯,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

  “我先前让霍奇派人查探边境各城的战况,以便我们可以趁乱早日回东皇……”徐冰清敛眉思索一瞬,而后道:“这样,你去找霍奇,让他把查到的关于各城的状况告知王爷。”

  一直静立在旁的子暮看了一眼徐冰清,没有言语。

  颜末愣了一下,看了看子暮,“可是……王爷临走前命属下留下保护郡主的安全。”

  “这里相对僻静,相信南黎人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来找我,更何况是找到这里来,你尽管放心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再者,这里不是还有子暮和莫叔叔吗?”

  “现在南黎境内全面戒严,即便有霍统领他们相帮,王爷怕也很难悄无声息离开南黎。”

  “既然从内出不去,那就内外合击。”

  颜末恍然,“郡主心中是否已有妙计?”

  “你忘了,领兵作战可是王爷的专长。这么久了,想来霍奇那里已有收获,只要王爷见到霍奇,想来之后很快便会解决眼前的困境。”

  颜末欣喜,“那属下现在就去。”

  “嗯。”徐冰清笑容淡淡,目送颜末离开。

  经过这么多日的相处,她早已熟知颜末的性情,先前利用颜末对自己身体的担心,借她之口欺瞒姬逸风,迫使姬逸风不得不加快离开南黎的进程,而这次又利用颜末的为国为民之心让她远离自己,以便自己单独行动。

  “小姐……”子暮眉头紧皱,欲言又止。

  他知道,自家小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回东皇,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另有目的。

  先是假装吐血,需要回国好好休养,进而推动回东皇的步伐,又是借身体之故留在南黎,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安王平安离开,而自己留在险地,以便完成此次入南黎的目的。

  “子落那里可有消息传来?”

  “我已暗中留下记号。”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小姐放心,子落在南黎待了这么久,相信很快便能找回……茗香姑娘的尸身。”

  原来徐冰清早早便派子落去寻找茗香的尸骨。

  “小姐……”

  “我没事。”说着携手帕拭了下唇角,只见洁白的手帕上残留下一点血迹。

  “只是咬破了舌头,又吃了点迷药,昏睡了一会儿。”

  子暮知道,自家小姐是在假装身体虚弱,以便避开其他人单独行事,此举也确实瞒过了众人,但……莫修染“医圣”的名号也不是白来的,能让他选择在此时还停留在南黎,只能说明自家小姐的身体真的很糟糕。

  “子暮,你知道的,有些事必须要做。”

  “我明白。”

  “附耳过来,我有事吩咐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