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四十五章 离开柳城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793 2020-09-01 21:34:51

  待行至一段路后。

  “你们以为离开柳城就能安全无虞了?别忘了,前面是固城,镇守那里的是我父王。徐冰清,你说过,星儿的性命并不足以威胁我父王退兵,你们可以用我的性命胁迫我母后就范,但对我父王却是毫无用处的。”

  “放心!我不要你的性命。”听着身后紧追不停的马蹄声,“在此好意提醒太子殿下,南黎祸乱我东皇内政,谋害东皇先太子,又出兵攻打我东皇南境,此一役,赵世勋必须死!至于叶海音……”徐冰清顿了一下,“一个投敌叛国之人,相信她的结局,南黎自会有处置。当然了,以太子殿下的能耐,自能护你母亲周全,但……若太子殿下还想要这南黎王之位,恐怕……奉劝殿下,当断则断!”

  “当断则断!”赵阳冷哼几声,“宁安郡主好恶毒的心思!怪不得你想要我母后死,却不杀她。这一招借刀杀人,郡主用得可真好!”

  “若我是叶海音,为了自己的儿女,我一定选择自杀。可叶海音不是我,她的野心与贪心跟你父亲如出一辙。如今战乱四起,民不聊生,太子殿下要做的是让南黎尽快结束战乱,稳定朝纲,而不是拖着南黎百姓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其实,徐冰清所说,赵阳心知肚明,只不过他还没狠心到不顾自己生身父母亲的生死于不顾的地步。

  “星儿呢?”

  “放心!公主与上一辈恩怨无关,时候到了,我自会放其平安回到南黎。”说罢眼神示意子暮带其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借此引开后面的追兵。

  看着子暮将其打晕并带着离开,姬逸风颇为不解,“为什么要放他走?”

  “若赵世勋和赵阳都死了,南黎国内群龙无首,到时候,不管是南黎国内的内乱,还是东皇和南黎的战乱,受苦的都是平民百姓。而赵阳活着,不管他是为了活着,还是要稳坐这南黎王之位,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安抚朝臣与民心,相信到时候,他也没什么闲暇再与我东皇相抗。”

  “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不然,我们自己的小命都休矣!”莫修染无奈道。

  “子落,留下掩盖行踪!”

  “是。”

  姬逸风带着徐冰清和莫修染先行离开。

  子落在销毁几人前行的踪迹后紧随而至。

  而子暮则是带着昏迷不醒的赵阳前往与之相反的方向,来引开紧追在后的南黎士兵。

  一路上,几人马不停蹄,最后来到一处破败的村落。

  莫修染熟门熟路地来到一户屋舍前,叩响了门扉。

  不多会儿,有人前来开门。

  “谁呀!”

  是年轻女子的嗓音。

  “林姑娘,是我。”

  林姑娘?

  徐冰清与姬逸风对视一眼,两人有着同样的猜测,难道是冷亦寒口中的林溪姑娘?

  果不其然,“医圣前辈!”女子惊喜的嗓音透过门扉传出来。

  门从内打开,徐冰清看到一张素净清秀的脸颊,纤瘦柔弱的身体却透着一股温柔干净的气息。

  原来这就是冷亦寒喜欢的姑娘,倒是让人难以想象,但见到其人却又让人觉得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林姑娘。”

  “啊!哦!”看见徐冰清,林溪微一怔愣,而后自觉失礼,忙后退一步,“快请进!”

  几人来到屋内。

  “林溪见过宁安郡主。”

  徐冰清轻轻一笑:“姑娘是怎么猜到我的身份的?”

  “先前亦寒说过,医圣前辈一直是守在宁安郡主身边的。前辈帮我看完病,说要去救一个人,想来便是郡主殿下您了。”

  “林姑娘很聪慧。”

  林溪笑着摇摇头,这世间女子在徐冰清面前,怕是没人敢称自己聪慧过人。

  “小姐。”房内突现一人,单膝跪地,“属下霍奇见过小姐。”

  看此情景,林溪忙道:“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谈。”说着走了出去,并为他们掩好房门。

  “莫叔叔,先帮逸风处理伤口。”

  闻言,姬逸风嘴角轻勾,原来这就是她不动声色的关心。

  “京都出了何事?”

  “请小姐降罪。”霍奇脸色苍白,想来是受伤颇重,加之神色间隐忍的哀恸,使之看起来更加的颓丧虚弱。

  徐冰清心中早就有所猜想,只不过不愿面对,敛眉沉默了许久,而后才缓缓道:“其他人呢?”

  “此次刺杀南黎重臣,虽然刺杀成功,但我们也付出了极大代价,南黎京都内的暗探……除了属下之外,无一人生逃。”

  徐冰清强抑心中的悲痛,“火麒麟其他人现在都在哪?”

  名誉、地位、幸福,甚至她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但她决不能让剩余的火麒麟再深陷险境,她要实现当初的承诺,让这些人平安回到东皇,做回平常人,安稳一生。

  “属下已通知他们赶来这里,相信很快就能见到他们。”

  “现在东皇国内的近况,你知晓多少?”

  “属下收到消息,赵世勋亲赴战场,引陛下前来南境,并传信姬宗黋,要他趁此机会谋杀东皇朝臣,企图搅乱朝纲。另外,又让姬苍晖在西境起兵谋反,引发东皇内乱……”

  “西境?你是说现在西境已经战乱四起了?”

  徐冰清一直都知道恒王一派不安分,也知晓此一役不可避免,但她认为以姬御宸的深谋远虑,想来对此早就有所防备,所以即便恒王一派有朝一日出兵谋反,东皇也不会出现大的纰漏,可没曾想……竟会如此。

  “这……属下不知。”

  “浩然已领兵前往西境诛杀叛臣。”姬逸风悠然道。

  徐冰清看向姬逸风,“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

  据她所知,颜末和涂傲是最近才来南黎的,想来他们对东皇的情况更为了解。

  “京城有皇嫂和秦家在,姬宗黋不会得手。”

  “你先下去养伤吧!”

  “是。”霍奇欲离开,忽脚步一顿,看向徐冰清,“刺杀南黎朝臣的命令,是陛下所下,由属下传达并实施,小姐先前并不知情,他们之死也与小姐无关。更何况,若是以极少数人的死换来更多人的生,到最后,其实我们还是赚的。再者,从我们接受任务开始就没想过要全身而退,所以……还请小姐不必自责。”

  徐冰清看着他,“那你呢?毕竟……他们跟着你这么多年。”

  霍奇眼眶含泪,眼神坚定,“他们不悔!属下亦不悔!”

  “不悔啊!”徐冰清幽幽一叹,努力抑制眸中的酸涩。

  “陛下言:宁安想要的家国天下,朕必不会食言。”

  “现在谈这无甚用处,你先去休息吧!”

  “是。”

  看着霍奇离开,莫修染开口道:“冰清,你不要把所有罪责都担于己身。”

  “我知道。”

  话虽如此说,但徐冰清眉眼间的伤愁并未消散半分。

  “你是不是担心浩然?”

  徐冰清明白姬御宸派浩然前往西境平叛的目的,无非是想借此让浩然在北境的统帅之路走得更稳一些,可是……浩然毕竟才十二岁,还是第一次领兵,想要对付姬苍晖,恐怕极为不易。

  “你先前去什么地方了?”徐冰清话题一转,看向姬逸风。

  姬逸风看了眼刚包扎好的伤口,“赵世勋早就猜到赵阳拦不住我们,所以特意派人在柳城外意图诛杀我们。”

  “你一个人?”

  “不然呢?”

  “涂傲他们呢?”

  “你说呢?”

  徐冰清这才想起,她以冷亦寒此人不可尽信为由,借口让姬逸风离开柳城去捣毁南黎边境各城的粮草,既然姬逸风还在这里,那前往执行此任务的定是涂傲他们。

  “那……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没有。”

  “嗯?”

  姬逸风没有理会她,径自走了出去。

  “他……是不是伤得很重?”

  徐冰清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询问房内的莫修染。

  主要是适才姬逸风对自己的态度,让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适才怎么不当面问他?”

  徐冰清没有理会莫修染,而是看向刚回来的子落,“这里可还安全?”

  “小姐放心,我适才查看了一下整座村落,发现只有几户人家,最近些时日,都被战乱吓得不敢出门,而这里本就荒凉偏僻,我们在这里,倒还算安全。”

  “哼!可真够操心的。”莫修染冷哼。

  “小姐。”子暮现身房内。

  “可还顺利?”

  “按照小姐的吩咐,喂赵阳吃下迷药,并将其扔在林间的草丛里,紧追我们的那些南黎士兵已经找了去,不过……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找到。”

  子暮没说的是他将赵阳的衣服撕得破破烂烂,又在其脸上、身上涂满泥巴,相信即使是叶海音亲临也难以一时找到其亲子。还有,他喂赵阳吃了整整一包迷药,没有三天,怕是醒不过来,就算他醒来了,先前徐冰清在其身上下的软筋散,也能让他在一个月之内使用不了内力。

  “你们这样算计赵阳,可人家南黎也不是傻瓜。别忘了,这里可是南黎的地盘。若是南黎找到了赵阳,到时候,恐怕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莫修染嘲讽道。

  “莫叔叔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徐冰清也不在意莫修染的冷嘲热讽,问出心中的疑惑,“霍奇怎么会知道这里的?还有,那个林溪又是怎么回事?”

  “你……”莫修染撇嘴,看着她,无奈道:“你的身体最忌忧思忧虑。你说!你怎么这么爱操心呢?”

  “莫叔叔!”徐冰清脸色肃然,显然一定要从他口中得到确切答案。

  莫修染叹气,“我替林溪看完诊,担心你的安全便想尽快回柳城,林溪担忧冷亦寒便想跟着我一同前去,而后碰到身受重伤的霍奇,只得先安置他再去寻你。这里……我在南黎游历时,曾经路过此地,所以……我就先把霍奇安置在这,林溪武功不济,又是南黎人,但性情还算温柔良善,我就让她留下,顺便照顾一下霍奇。”

  徐冰清这才松口气。

  “后来,我前往柳城,便遇见被围攻的姬逸风……其他的,你都知道了。”

  徐冰清点头,眉间的忧愁越结越深,而后像是想起什么,“茗香呢?”

  子暮、子落对视一眼,皆摇头表示不知。

  徐冰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霍奇来南黎虽是自己授意,但他们所听命之人却是陛下,此行刺杀南黎朝臣就是证明,那茗香呢?

  难道姬御宸只是单纯地命她来护送赵星儿,利用赵星儿来帮自己解困?

  不!

  姬御宸明知自己的性情,不喜伤及无辜,即便身处险地,恐怕都不会用上赵星儿这只饵,那他又怎会多此一举地让茗香护送赵星儿来柳城呢?

  茗香来柳城一定还有其他目的。

  “子落,去查一下茗香的踪迹。我们这几日先在这里休养生息,你早去早回。”

  “是。”

  “小姐不必担心,即使遇到危险,她手里还有赵星儿,以她的身手,想要脱身并不难。”子暮安慰道。

  “不……”徐冰清喃喃自语。

  她倒不这么想,因为她答应过,无论怎样都会护下赵星儿的性命。

  以茗香的性格,即便她身负陛下的密令,但凡是徐冰清的命令,她断不会轻易违背,这才是令徐冰清最为担心的。

  她做事向来不愿伤及无辜,但那只是对方在针对自己的情况下,倘若连累了身边之人,她不介意大开杀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