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四十四章 绑架赵阳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917 2020-08-31 21:24:02

  茶寮内,子暮一直守在徐冰清身侧,阻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冷剑。

  而赵阳站在屋内一角冷眼看着这一幕。

  可他发现,即使是面对如此境况,徐冰清面上依旧一片淡然。

  突然,有人袭向正在思索对策的徐冰清。

  这一次,大概所有人都以为徐冰清不会躲过,但……上天好似永远都会在最后时刻眷顾某些人,比如徐冰清。

  徐冰清只觉得好似有什么从眼前飘过,而原先欲袭向自己的那个人瞬间便倒地不起。

  而后,便听见“哗啦啦!”碎裂在地的声音。

  徐冰清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原来是屋顶上的瓦片掉落。

  屋顶!

  还不待她抬头去看,就听到上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本王早就说过,没有本王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带本王的王妃去她不想去的地方。”

  “我还以为安王早已离开柳城……”看了一眼徐冰清,“也对!宁安郡主在这里,安王又能去哪呢?枉费星儿对你一片情深,而你却对她绝情如斯,甚至还妄想用其性命来助你们脱困。”

  姬逸风嘴角勾着一抹讥诮,没有言语。

  “太子殿下此言差矣!先前南黎公主在东皇时,南黎王照样率兵进军东皇,根本不曾顾惜公主的性命,明知如此,我们又岂会多此一举?”

  虽说姬御宸让茗香带赵星儿来此确实有利用之意,但徐冰清从未想过要用此法来保全自己。

  “是吗?那就请郡主把星儿交出来。”

  “不交又如何?”姬逸风神色间略显不屑,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从屋顶上下来。

  徐冰清低首敛眉,不知在想什么。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手一挥,又有南黎士兵上前去捉拿徐冰清。

  看样子,赵阳这次是铁了心要将姬逸风和徐冰清两人拿下。

  “听闻叶海音来了柳城。”姬逸风像似不经意间提起。

  听闻此言,惊讶的不止赵阳一人,还有徐冰清。

  赵阳惊讶于姬逸风的消息灵通,而徐冰清则是讶然于叶海音的举动。

  她突然想到子落先前带回的消息,说赵阳带人固守城门,想来便是去接叶海音的。

  只不过,叶海音突然现身柳城,这倒是挺令人意外的,毕竟明眼人都瞧得出,东皇这次誓要叶海音身败名裂,甚至命丧黄泉的。

  她先前让霍奇他们潜入南黎京都就是为了取叶海音的性命,只可惜她身处守卫深严的南黎皇宫,即便是武功高强又各有专攻的霍奇他们也无法近身刺杀,所以她才让他们在南黎四处散布叶海音叛国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逼叶海音现身,他们好趁机将其诛杀。

  “拿下!”赵阳一声令下。

  一道人影从屋顶落下,好似鬼魅。

  而后,众人便看到赵阳颈间横着一把剑。

  再看执剑人,正是姬逸风!

  赵阳也不理会脖颈间的利剑,看着姬逸风道:“莫不是安王觉得今日你们还能平安离开此地?”

  “有南黎太子在我手里,不怕……”斜睨了一眼南黎众人,“他们不就范。”

  “没想到堂堂安王殿下竟然用起这等卑劣手段来了。”

  “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安王殿下受伤了?”赵阳已闻到姬逸风身上浓重的血腥味。

  闻此,徐冰清立即看向一旁身着黑衣、面色淡然的姬逸风,从适才他出现在屋顶却未立即下来时,她就有所怀疑了,以姬逸风的性格,看到自己落难,自不会如此稳若泰山,他行事向来喜欢干脆利落,又怎会如此磨磨蹭蹭,定是有所顾虑。

  “子暮!”徐冰清示意子暮替换姬逸风去挟持赵阳。

  姬逸风轻叹口气,他原本就是不想徐冰清察觉到自己受伤一事,才一直待在屋顶上不愿下来,只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我们走。”

  姬逸风把赵阳交给子暮,牵着徐冰清的手向外走去。

  “你们以为挟持我就能回到东皇?”

  “错!”姬逸风斜睨他一眼,“你并没有自认为的那么重要……”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只不过……这个时候,你倒是还有些用处。”

  “让开!”子暮挟持着赵阳威胁着周遭的南黎士兵。

  就这样,他们很快来到城门口。

  赵阳看着紧跟着的南黎将士,“即使如此,你们……不还是一样走不了?”

  “是吗?”一人从人群中走出。

  看到此人,赵阳眼眸微眯,“医圣!”

  “殿下!”有人自城门上下来,“我军将士皆已中毒。”

  徐冰清看了一眼莫修染,怪不得适才到城门口时,她就觉得有些奇怪,守城的将士怎会不见踪影,却原来……

  “医家之人向来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没想到,堂堂医圣竟使些下作手段来……”

  不经意间,徐冰清投入赵阳嘴里一颗药丸,“太子殿下还是少说些话为好,不然……”威胁之意甚浓。

  “咳咳咳……徐冰清,你喂我吃了什么?”

  “放心!软筋散而已。”

  “驾驾驾!”有人骑马疾驰而来。

  “小姐。”

  徐冰清定睛一看,竟是子落。

  她原先命子落去打探消息,没想到竟会在此时出现。

  只见随其一起到来的还有几匹良驹,想来是为他们几人准备的。

  “走!”姬逸风携起徐冰清跃上马背。

  眼看着几人要逃走,赵阳厉声道:“放箭!”欲同归于尽之态。

  南黎士兵各各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倒也没有动作。

  “快!放箭!决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南黎!”

  这时,只见那些士兵举起箭弩,对准徐冰清几人。

  当然,也包括被子暮挟持的赵阳自己。

  “慢着!”又有人疾驰而来。

  来人一袭蓝衣,着同色斗篷,因帽帷的遮掩,倒无法看清其真实样貌来,但可以听出是中年女子的声音。

  “叶海音!”莫修染脱口而出。

  其实无需莫修染辨认,徐冰清就已猜到其人身份,单凭身边姬逸风闻其声便满身戾气,急欲起身将其斩杀的动作,她就已经猜到了。

  关于叶海音,徐冰清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还是第一次见。

  “没想到你会为了徐明渊做到如此地步,竟连医家的仁术仁心都抛却了。”

  “他生前把儿女托付给我,我自要尊信守诺,倾尽一切护其周全。”

  叶海音冷笑一声,“徐明渊不愧是徐明渊,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在算计人心上,无人能及。”

  “叶家在投敌叛国上还真是代代相传。”讥诮、嘲讽的声音从姬逸风口中传来。

  “这么多年,逸风你的脾气秉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叶海音适才注意到了,若不是姬逸风身旁女子的阻拦,怕是他此刻已冲上来了结自己的性命。

  “你是……徐冰清?”头顶的帷帽并不能阻挡她看清徐冰清的样貌,“与你父亲倒是有几分神似。”

  当然,她所说的“神似”指的不单单是样貌,还有神韵、作风……

  “星儿输在你手上,也不算丢人。”

  徐冰清轻轻一笑,没有理会。

  但她身边之人对此却是怒火上涌,满是不屑,嘴角勾着一抹讥诮,“还真是大言不惭。这世上,还没有人可以与本王的王妃相提并论!”

  叶海音轻笑出声,仿若听到了什么幼稚的言论。

  “姬逸风,看在我与你母亲相识多年的份上,我奉劝你,不要把自己的软肋轻易展现在人前,不然……”威胁意味甚浓。

  “找死!”姬逸风提剑欲上前。

  “逸风!”徐冰清拉住他,“她在激你。”冷然看着叶海音,“如今这样,王后娘娘打算如何做?”

  “用我来换阳儿。”

  “母后……”

  不待赵阳开口,徐冰清笑着道:“太子殿下的性命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而你……东皇国叛徒……”

  “所以……我用我的命来换阳儿的命,反正你们此次来南黎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

  “王后娘娘还真会精打细算。可惜啊!现在,王后娘娘的性命对我们来说也已经无关紧要了。”

  “冰清!”姬逸风凡事向来喜欢利落干脆,仇人在前,自是先斩为快,所以徐冰清的做法,他有些不予苟同。

  “当初阳儿和星儿一起去东皇,并从东皇传回你的消息时,王上就对你这个年方二八的姑娘心生警惕并极为看重,当时我还有些不解,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没想到,你年纪小小,心思谋算却相当犀利老辣……”

  “所以从太子和公主入东皇时,你们就有了算计。亏公主殿下还以为,自己的父王真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才让她来东皇,殊不知皆是你们的算计……”

  “所以你们就故技重施,用黄泉之毒要冰清的性命。”莫修染气得眼眸发红,“你们可真是心狠手辣啊!”

  “心狠手辣!”叶海音冷哼,“你问问她都干了什么?”指着徐冰清,“她命人恶意散播我的流言,还派人暗杀南黎朝臣,导致南黎朝堂内外一片混乱,激起南黎朝臣对我的杀意,想要用我的性命来平息众怒。这些年,我好不容易在南黎站稳脚跟,却被她这个贱人一朝给毁了!”

  暗杀南黎朝臣!

  这已经不是徐冰清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了,想来叶海音没有撒谎,但……她从未下过这等命令,那又会是谁呢?

  难道是?

  姬御宸!

  这世间除了姬御宸,应该也没有其他人能随意命令霍奇他们在南黎公然杀人。

  不过徐冰清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她现在担心的是霍奇他们的性命。

  在南黎京都杀人,纵使他们武功高强,怕也很难逃出南黎。

  这下子,姬逸风终于明白徐冰清不让自己亲自动手杀叶海音的原因了,因为叶海音若还想赵阳继承南黎王之位,她就不能苟活。

  一个南黎王子,生身母亲不但是东皇人,还是背叛东皇之人,更是害死南黎朝臣、引发两国大战的罪魁祸首,即便他本人再聪慧无双、功勋卓著,怕也很难有登高问鼎之日。

  “不过几个敌国人,杀了也就杀了。你应该庆幸下命令的人不是我,不然……我要整个南黎京都全都尸骨无存!”

  “逸风,你父母亲恩爱非常又如何,还不是双双早早离世,留下你和你兄长相依为命。还有她,当年徐明渊夫妇堪比神仙眷侣,坊间佳话在整个东皇人尽皆知,可最后……又如何呢?而你们……”冷笑几声,“与他们都一样!”

  “叶……海……音!”姬逸风咬牙切齿的模样仿若要把她碎尸万段。

  “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言乱语,何必在意。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徐冰清淡淡道。

  眼看着几人离开,“姬逸风!”叶海音急喊,“难道你不想要碧落花?”

  姬逸风回头看着她,“你有?”

  “你放过赵阳,我给你。”

  “逸风!”徐冰清柳眉微蹙,她知道姬逸风一直都在想办法寻找碧落花,叶海音此时提起也是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赵世勋和叶海音都是心狠手辣之人,他们既然决定要一个人的性命,又怎会还留着碧落花给他可能活命的机会?”

  “可是……”

  徐冰清知道劝解姬逸风无用,转而看向叶海音,“叶海音,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赵阳的性命,我可不敢保证。”而后又看向子暮,“看好赵阳,以防他耍诈。”

  “是。”

  “我们走!”

  “姬逸风,徐冰清活不了多久了……”身后传来叶海音满是恶意的诅咒。

  姬逸风蹙眉看着身前的徐冰清,心中的担忧加剧,害怕也在加剧,他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但他知道她在极力隐藏,他怕她随时会毒发,他怕自己无能为力,他怕……失去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