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四十二章 步步盘算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62 2020-08-29 21:10:22

  房内。

  徐冰清坐在桌前,揉捏着发疼的额头,闭目养息。

  今夜,又注定是个不眠夜。

  这些时日,她从未好好休息过,也没能有时间和闲心静下来好好想想以后要如何,特别是自己的身体,再寻不到碧落花,恐怕自己……她还真不知道到时候要如何向身边之人交待。

  正在这时,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徐冰清睁开眼睛,看向门口处,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没记错的话,我们是夫妻吧?”姬逸风脸色极其难看,走到桌前坐下。

  “你……在生我气?”

  “我不能生气吗?”从入南黎,就有一团怒火盘桓姬逸风心中,一直未曾消散。

  他气徐冰清操心的事情太多,气她不将他放在心上,更气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可又不能真的对她发火,只得压在自己心底。

  “你生什么气?是你扰乱我的计划,要生气也应该我生气吧?”

  “你……”姬逸风懒得与她计较这些,“你适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怎么来了?我们不是夫妻吗?现下夜深人静,夫妻同处一室不是才正常吗?”

  徐冰清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她知道他们已经成亲,可……从成亲到现在,他们一直奔波不停,以至于还未曾同床共枕过。

  “逸……逸风……”

  姬逸风轻笑出声,盯着她,“你紧张什么?”

  徐冰清轻咳一声,“不知道陛下那里怎么样了?”

  姬逸风知道徐冰清在故意转移话题,也不打算再逗她,“你不相信皇兄?”

  “那倒没有。只是,如今柳城被封,赵阳绝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而且就算离开了柳城,固城那里我们也进不去,更遑论回到东皇。”

  姬逸风知道徐冰清心里早就有了打算,因为不想他犯险,所以不愿告诉他。

  他知道,她之所以如此说,恐怕又是为了他的安全,在想办法支走他,毕竟他武功高强,若是想要离开柳城,简直是轻而易举,而她不一样,武功低微,身体虚弱,纵使头脑聪慧无双,怕也无法助其平安离开柳城。

  “我与冷亦寒达成交易,莫叔叔帮他救心上人,而他帮我们拿到固城周边城镇的粮草分布图。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趁机毁掉粮草,断了赵世勋的退路,也可以趁机救我们自己,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算是帮了陛下的忙。”

  其实适才,姬逸风听到徐冰清要与冷亦寒做交易时,他就猜到了徐冰清的计划,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意图。

  “是个好办法。”他并不打算说破。

  “若是冷亦寒真拿到了粮草分布图,我们想要不被敌人察觉,必须同时销毁粮草,但这却是个庞大又重要的任务,李竞那里人手不够,要不你让涂傲他们去帮帮忙。”

  “好啊!”姬逸风答应得很爽快。

  这下轮到徐冰清惊疑了,没想到这一次他竟没有寻根究底。

  “怎么了?”姬逸风明知故问。

  徐冰清摇摇头,“既如此,你尽快命他们离开柳城吧!”

  “嗯。”

  “还有,冷亦寒此人怕也不能全然为我们所用……我们还是小心防备为上。”

  姬逸风知道她还未说完,等着她的后话。

  “此事事关重大,稍有纰漏,不仅帮不了陛下,还会让我们自己陷入险境,所以……逸风,还是你去盯着比较好。”

  果不其然,她又是在费尽心思地让他远离险境。

  “我若离开柳城,那你呢?你怎么办?”

  徐冰清轻轻一笑:“我?我在这里有什么不安全的?”

  “你适才不是说冷亦寒此人不可全信吗?若是他暗中与赵阳勾结,留你一人在这岂不是很不安全?”

  “放心。若你们都离开,我也不会傻傻地待在这里等着被抓。等到你们那边得手后,赵阳也就无暇顾及柳城了,到那时,我自会想办法离开。”

  此计说到底,又是拿她自己当饵啊!

  姬逸风轻叹口气,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既心疼又恼火,既无奈又心伤。

  对她发火,他舍不得;戳破她的言行,又不想她生气;违逆她的意思,又不想她担忧……总之,难啊!

  “好。”姬逸风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我现在就去。”说着起身离开。

  徐冰清看着他离开,手握成拳,没有言语。

  走到门口处,姬逸风顿了一下,身后依旧毫无声息,而他只能暗自叹息,是该说她太过无私,还是太过无情呢?

  “逸风!”

  最终,徐冰清还是追了出去。

  姬逸风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没人看到他勾起的唇角,和眼眸里涌动的笑意。

  忽然,一阵清香冲入鼻端。

  徐冰清从后面抱住了姬逸风,额头抵着他的肩颈,感受着他的温度,静默了半晌。

  “保护好自己。”轻柔的嗓音从后背传出。

  “此次之后,我们从此纵情于山水,逍遥于尘世,不再管朝中之事,可好?”

  徐冰清哽咽了一下,“好……”一滴清泪落下,瞬间便消失于衣间。

  “我走了,照顾好自己。”说着举步离开,甚至没有回头看徐冰清一眼。

  他知道,她在向他道别,而他并不想要这样的诀别,所以……有些事,需加快脚步去做了。

  话说姬逸风离开后,徐冰清一人待在房间里,久久无法平复心情。

  她手里只剩最后一颗药丸,若是抑制不住而毒发,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莫修染来救她,或者说她还能不能活下来。

  “郡主。”茗香推门而入。

  “你这几日跟着冷亦寒,可有什么发现?”

  “他好像曾多次暗中打探医圣前辈的行踪,这次也是听闻郡主的消息而特意跑来柳城……霍统领传来消息,冷亦寒与冷家小姐林溪两人互生情愫,而林溪久病不治,他此次来柳城想必是为了寻医圣,让其为林溪诊治。”

  “我已经让莫叔叔前去医治林溪,并让冷亦寒帮我们探寻南黎边境城镇的粮草部署情况。他久居南黎,人脉又广,冷家又与叶海音有勾结,想来此事要比我们自己探查得更为清楚。”

  “郡主……”茗香想起什么,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

  “适才恰巧看到王爷与冷亦寒单独谈话,好似双方达成了什么交易。冷亦寒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王爷的身份?”

  徐冰清蹙眉,这倒是她不知道的事。

  “还有,王爷早前便派闻路去探查南黎边境各城镇的部署情况,想来已有所盘算。”

  原来他已经派人前去探查此事了。

  不过想来也是,他在北境领兵多年,论起行军打仗、兵法战略,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驾轻就熟。

  “小姐。”子暮、子落现身房内。

  “赵阳那里可有动静?”

  “曲振山死了,将军府内多数人昏睡不醒,现已乱成一团了。不过,赵阳身边有御用的太医,身上的毒也已经解除,相信再过不久,众人身上的迷药也会被破解。况且,南黎士兵在挨家挨户地搜查我们,很快就会搜到我们这里了。”子暮道。

  子落接着道:“霍统领传来消息,说很快就会来与我们汇合,但……赵阳那里好像已收到京都的消息,适才已带着人赶去城门口……”

  “城门口?这个时候?”徐冰清柳眉紧蹙,怕不是什么好事。

  “郡主,他去那里做什么?”茗香看向徐冰清。

  可惜这次徐冰清也不能帮她解惑。

  “现在城门被封,赵阳又亲自固守城门,若我们与城外互传消息,怕是难上加难。先前我跟李竞说过,让他们行动之前,在空中释放烟火,今夜你们多加留意一些。”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