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三十章 入死亡岛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831 2020-04-28 21:21:15

  到达南黎境地时,徐冰清一行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很快便来到死亡岛。

  如莫修染所说,死亡岛附近的确没有人监视,普通人因畏惧先前死亡岛的危险,即便现在它已是一座焦黑的小岛,也无人敢靠近半步。

  岛中山路崎岖不平,马车已不宜再进入。

  “子暮留下,我们进去。”姬逸风扶着徐冰清下马车,迅速做出决断。

  子暮看了一眼徐冰清,见她点头,才应道:“是。”

  “找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顺便探查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异样。”

  “是,小姐。”

  “走吧!”莫修染早就急不可耐地往岛内走去。

  徐冰清看了一眼满目焦黑的岛屿,对此她早已有所猜测,倒也没有丝毫惊讶。

  只不过,她不能拒绝莫叔叔和姬逸风的善意,更不能打消他们的积极性,目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顺从。

  这一路上,她不是没有察觉到姬逸风的漫不经心,莫叔叔的沉默寡言,而她自己只能选择若无其事。

  姬逸风同样看着这一景象,他担心的是这里已无碧落花,他担心徐冰清会失望,更或者会因此意志消沉,他更担心徐冰清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走吧!去看看。”姬逸风扶着徐冰清往岛内走去。

  “虽说有些毒虫、毒草已被付之一炬,但行走间还是要小心谨慎些。”莫修染走在前,对身后的姬逸风和徐冰清道。

  进岛之前,他们已经吞下了解毒丸,倒也不怕什么毒虫毒物,但凡事还是小心为妙。

  看着莫修染时不时嗅闻一些动物的尸体,姬逸风不解,“怎么了?”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无下则无上,无低则无高,无苦则无甜。万物存在自有其道理,莫叔叔想要通过这些寻找碧落草的踪迹。”

  莫修染看了一眼徐冰清,轻轻一笑:“你倒是聪明。”

  “前辈不是来过这里吗?”

  “当年,我来这里之前……有人曾来过这里,我是依据她的踪迹找到的碧落花。”

  姬逸风看了一眼徐冰清,这个人想必就是莫修染的师妹南黎长公主赵琴韵了。

  既然他能想到莫修染口中的这个“她”是赵琴韵,那徐冰清自然也能想到,不过她脸上倒是没有显露出什么来。

  “其实当年她……”莫修染顿了一下,“她并没有害你父亲之心。”

  “我知道,她要害的是我母亲。”

  “唉!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一国公主喜欢上敌国将领,偏偏那人还对她不屑一顾,宁愿娶一个江湖女子,也不愿给予她半分情意,可以想见她心里的伤害有多大。”

  “若是父亲真对她有半分情意,她不依不饶也便罢了,我还当她是痴人。可她所谓的因爱生恨完全是无稽之谈,纯粹是她的嫉妒心、自尊心作祟,如此结果,也算是罪有应得。”

  对于一个害死父母亲,甚至迫害双亲感情的仇人,徐冰清没有一丝同情之心。

  “唉!我知道你恨她……”

  姬逸风插嘴道:“感情之事,最重要的是两情相悦。我倒觉得侯爷做得很对,不滥情,不伤情。至于赵琴韵,因为她自己得不到,就让别人也得不到,甚至不惜毁去,这样的感情也太可怕了。”

  莫修染看了他一眼,“那是因为你们现在已修成正果,你当然可以这样说。”不知想到什么,低首敛眉,嘴角勾笑,“想当初,你中毒昏迷,醒来之后率先去瞧的人是颜末,反而对冰清这个未婚妻的到来没有丝毫留意的时候,当时,冰清的心里定很不是滋味……”

  这话有些挑拨离间的味道。

  徐冰清闻言只是轻轻一笑。

  反而是姬逸风,不自然地轻咳两声,“我只当颜末是同袍,从未有其他想法……”

  “可是陷入情爱之中的冰清并不这样想,虽然她聪慧多智,可当面对男女之情时,她就只是那个愚笨木讷的小女子了……”语气中满是调侃之意。

  姬逸风一瞬间便抓到莫修染话语中的重点,惊讶地看向徐冰清,“你早前便喜欢我?”

  徐冰清别开脸,“只能称之为欣赏吧!”

  莫修染摇头轻笑,朝前面走去。

  “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姬逸风不依不饶。

  “大概……”

  姬逸风紧盯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徐冰清有些紧张,力持镇定道:“我忘了。”

  “你明里暗里拒绝我那么多次,又害我伤心痛苦了那么久,如今我只是想要探求一个答案,你都不能满足我吗?”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徐冰清看着他的眼睛,“也许是……我们初次相见,你送我父母灵柩回京,你对我说,以后你会保护我的时候。”

  姬逸风更心惊,“一……一见钟情吗?”

  徐冰清有些哭笑不得,“那年我才九岁……”

  “那又怎么了?”

  “你当年也才十五岁。”徐冰清无奈,而后接着道:“当年,先太子妃怜惜我和浩然自幼丧失双亲,便定下你我之婚约。有了这桩婚约,身边之人会时不时地向我讲述你的‘丰功伟绩’,不管是幼时的,还是在北境的……”

  不用猜也知道,到处宣扬他事迹的除了京中传言,还有就是秦雪萱和苏婉茹,苏家大公子,秦家两位公子,还有皇后,甚至还有陛下……可谓是人数众多。

  “仅凭他人的只言片语,你就……对我心生情愫了?”

  徐冰清面有羞意,不再言语。

  话说到此处,姬逸风也不打算寻根究底了。

  “当年,我刚去北境时,你父亲倒是在我面前不时地提及你,我当时就对你心生好奇,想着回到京城后一定要去结识你。只可惜,你我初见却是在那种情况下……但当时,我对你说的话皆出于真心。”思绪有些飘远,眸色变得有些深沉,“我到现在还记得,你挺雨而立、傲骨迎风的模样。”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我长年待在北境,军务又繁重,渐渐便遗忘了当初的那句承诺。直到与你再见,打探了你这些年的所有经历后,我才想起……我曾经对你、对自己,承诺过此生定要保护好你!”

  徐冰清敛眉轻笑:“以前如何不重要,以后你会在我身边,这已足够。”

  “嗯。”姬逸风搂其入怀,“以后……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并在心里暗暗补充道:“不论生死。”

  “还不快走!”莫修染在前面叫喊,“也不瞧瞧这是什么地方?还有心情在这……?”

  两人相视一笑,手牵着手朝前走去。

  看着莫修染在一处来回查看,姬逸风问道:“前辈可是有了发现?”

  “若我所猜不错,这里应该就是我当年找到碧落花之处。”

  姬逸风巡视了一圈,这里早已变成一片焦土,别说碧落花,甚至连根草都没剩下。

  “咦!”莫修染又像是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

  “这里有蛇莽出没的痕迹。”莫修染顺着痕迹往前走。

  徐冰清两人迅速跟上。

  三人来到一处山坳处。

  这里倒是不曾被火波及,仍旧是绿草如茵的景象。

  “我下去看看,你俩在这等着。”

  “我去吧!”姬逸风看了一眼,“下面应该是湿地。”

  “可是,下面可能有蟒蛇,况且你也不懂药材。”

  “逸风,你和莫叔叔一起去吧!”

  “可是你在这……”

  “放心,无碍!”

  “那我们快去快回。”说着拉起莫修染飞身而下。

  徐冰清看了一眼山坳下,又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倒也不是全都被烧干净了,隐约间还能看到几抹绿色。

  一炷香之后,姬逸风和莫修染相携归来。

  看到莫修染身后的竹篓里满是药材时,道:“看来收获颇丰……”

  只是,待她看到姬逸风时,连忙走上前,担忧地问:“受伤了?”

  只见姬逸风雪白的衣袖上有道醒目的血痕。

  “无碍。”姬逸风不在意道。

  莫修染掏出药瓶,洒在姬逸风的伤口处,“在下面遇到了一只野狐狸……”

  “狐狸?”徐冰清看了一眼山坳,这下面会有狐狸?

  “走吧!去前面看看。”莫修染并不打算多说。

  姬逸风轻扯唇角:“走吧!”

  其实不用他们俩人多说,徐冰清也能猜得到,恐怕他们遇到的不仅仅是一只野狐狸。

  大火点燃了整座岛,那岛里仅剩的毒虫、毒物又岂是那般容易对付的?

  既然大多数毒虫、毒物不能幸免,那碧落花,甚至碧落草……存活的希望岂不是更加渺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