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二十二章 质疑问难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89 2020-04-20 20:41:56

  翌日。

  姬苍昊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苏行夜、颜末和茗香。

  “郡主……”

  “嗯。”

  “婉茹呢?”

  “在灶房吧!”

  苏婉茹发誓要尽快帮徐冰清调理好身体,所以整日待在灶房里专研吃食。

  “那我去看看。”姬苍昊道。

  颜末和茗香相视一眼,“我们也去帮忙。”

  见三人离开,苏行夜这才上前行礼,“见过宁安郡主。”

  徐冰清敛眉轻笑,执壶倒茶,“不知苏将军此来有何要事?”

  苏行夜撩衣坐下,执杯喝茶,“的确有事。”放下茶盏,“听闻郡主往苏家去过一封信,且事关婉茹……”

  徐冰清抬头看他,“不知苏将军对此事有何看法?”

  “我是何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这封信影响了苏家的想法,决定了婉茹的未来。郡主不觉得此举有些越俎代庖吗?更何况……郡主比更多人更早体会到了什么是人情冷暖,什么是世态炎凉,难道你忍心看婉茹将来也要遭受这样的冷遇和痛苦?”

  “先前,我或许与苏家有一样的想法和顾虑。可当我看到婉茹为了姬苍昊所做的事情后,我忽然意识到,婉茹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时刻都需要依靠兄长和苏家的小女孩。这毕竟是她的人生,她的选择,我们不能以疼爱她的名义逼迫她去做我们认为对的选择,更何况,她心中早就做好了决定。”

  “姬苍昊身份特殊,名声有污,京城早已没有他容身之地,以后婉茹跟着他,又岂会有好日子过?若是离开京城,苏家又怎么时时刻刻出现在她身边保护她?再者,你怎么能保证姬苍昊会对她善始善终、永不变心?”

  “你说得没错,我并不能保证,但我只想婉茹开心幸福,若是她的幸福只有姬苍昊能给,那我愿意助其一臂之力。”

  “郡主不觉得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吗?”语气中略有些嘲讽之意。

  徐冰清执壶的手顿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苏行夜的话意,他好像并不单单是因为婉茹之事才对她如此态度。

  “郡主前脚刚入北夷,王爷就撇下北境事务孤身前往北夷。为了郡主,他不顾自身安危入北夷都城,又把辛苦安插在北夷的暗探全都展露于人前,不仅如此,为了郡主,他还把北境军民的性命视作儿戏,主动掀起渭城战火……”

  “郡主为了报仇,置这么多人的性命于不顾,难道这就是徐家的‘先天下之忧而忧’?”

  徐冰清没有言语。

  “想说什么,直言便是,何必这样拐弯抹角的?”秦雪萱端着糕点站在门口。

  苏行夜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

  秦雪萱斜睨他一眼,走进来把糕点放于桌上,“我就知道,你支开所有人就是来质问冰清的。我说你这样有意思吗?别人的事与你何干?更何况,安王不是带了个姑娘回来吗?我看他挺沉浸其中的,走哪带哪,寸步不离。”

  “秦小姐你……”

  “我怎么了?”秦雪萱执杯抿了一口茶,“不就是安王放下北境军务独自前往北夷一事吗?难道他此行单单是为了冰清,没有为了北境?若不是他在北夷闹了一出,现在的北境恐怕同南境一样早就陷入战火之中了吧!”

  苏行夜无声叹气,转而道:“北战雄死了,但郡主的复仇之路还未完结吧?”

  秦雪萱闻言,看向徐冰清。

  其实她心里早就有所猜测,冰清之所以过北境而不愿见任何人,恐怕就是为了独自悄然前往南黎。

  “苏将军何出此言?”

  “郡主回北境只让颜末告诉身边的人你还活着的消息,却不愿见任何人,甚至连婉茹她们都不见,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郡主心中另有打算,不想告诉其他人?”

  “我说过,我身份特殊,又是四国皆知的已死之人,实在不宜出现在人前。”

  “可这里是东皇,是北境,应该没有人能奈你何。就算如此,那王爷呢?王爷对郡主之心,相信任何人都看得明白,难道郡主不该对他有所交待?”

  秦雪萱蹙眉道:“感情之事,向来都是冷暖自知。再说,此事与你何干?王爷又没说什么?”

  “不错!”苏行夜点头,而后看向徐冰清,“若不是郡主对身边之人关怀备至,我真的会认为郡主是铁石心肠之人。可既然郡主不是这样的人,为何要做这般让人心寒的举动?恕末将愚钝,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由,还请郡主解惑。”

  秦雪萱心中有同样的疑惑,只不过向来只要是徐冰清的决定,她最终都会选择支持她。

  “感情之事,向来都是强求不得。”

  “郡主此言是说王爷一厢情愿吗?”

  一厢情愿!徐冰清无声叹息,她与他之间,只能说是天意弄人,今生无缘……

  “有时候付出了,不一定就会有回报,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秦雪萱看着苏行夜,“怎么?难道安王心怡冰清,冰清就一定得喜欢他?难道就因为他是东皇王爷,还要强买强卖不成?”

  “你!”苏行夜语塞,语气里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滋味。

  他本想以此来试探徐冰清,却不想被秦雪萱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

  “郡主以后有什么打算?”

  之所以如此问,并不是因为他关心徐冰清这个人,而是在试探……试探她下一步可能会有的举动。

  徐冰清看了他一眼,“苏将军什么时候开始对我的行踪感兴趣了?”

  她同样知道,苏行夜说了这么多,不仅仅是为姬逸风抱屈这么简单,更多的是打探她接下来的盘算。

  “王爷这几日不在宁州,我总得知道您的去向,以防他回来之后问我时,我一无所知,到时候无法交差。上次郡主不告而别,王爷可是生了好大的气。”

  “上次?”秦雪萱不解。

  “就是郡主第一次回宁州那次,郡主为王爷解完毒,而后仅留一纸信笺便悄然离开。”

  徐冰清低首敛眉,并未言语。

  秦雪萱不以为意,“说起来,安王不是从北夷带回来一个姑娘吗?叫什么……樊琼是吧?”

  对于秦雪萱时不时的转移话题,苏行夜只能无奈叹气。

  “冰清,你是不知道,安王一回宁州便抓紧时间安排好军中事务,而后便离开了,还带着这个樊琼,恨不得时时相伴、寸步不离,颇有一番‘夫唱妇随’之态。”

  “秦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胡言乱语?”

  “我说错了吗?若安王与她只是一般朋友关系,用得着这么片刻不离身吗?”

  苏行夜语塞。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樊琼究竟什么来头?”

  “为东皇而死之人的后人。”嗓音淡淡,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你认识?”秦雪萱好奇地看向徐冰清。

  “有过几面之缘。”

  虽然那些缘是樊琼故意为之,仅因为她认为徐冰清是她待在姬逸风身边的“威胁”。

  “为人如何?”

  “其实我与她并未有什么交集。不过……她在北夷帮了我们许多。没有她,紫罗很难救出来,甚至连我们这些人都很难平安离开北夷。”

  “冰清……”秦雪萱心里有些疼,为徐冰清心疼。

  其实秦雪萱误会了,对于樊琼,徐冰清是真心感激。

  “郡主……以后有何打算?”苏行夜回到原话题。

  徐冰清看看他,又看向门口不知何时到来的众人,“这么些年,我也累了,打算跟莫叔叔一起云游四海。”敛眉轻笑一声,“我原本想偷个懒,省了一一告别之苦,和莫叔叔两人悄悄地走,让颜末和茗香告知你们我还活着的消息,好让你们心安,没想到……”

  婉茹接着道:“没想到我们不甘心你就这样离开,特意跑来相见。”

  姬苍昊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徐冰清,没有言语。

  苏行夜道:“末将今日来此,也没有其他意思,主要是因为婉茹的婚事,郡主既是婉茹的知心好友,想来多留两日也是无所谓的。”

  “婚事?”徐冰清看看苏行夜,又看看苏婉茹和姬苍昊。

  “过两日,我打算在宁州为婉茹和姬苍昊举行婚礼,郡主留下喝杯喜酒吧!”

  看到婉茹羞红的脸颊,还有姬苍昊喜上眉梢的模样,徐冰清轻轻一笑:“恭喜。”

  “恭喜……”众人纷纷道贺。

  一时间,房内倒是少了许多沉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