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二十章 说谎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55 2020-04-11 22:14:34

  只不过,徐冰清的这一觉睡了足足两天。

  “郡主究竟怎么了?”

  “是啊!怎么会睡这么久?是伤势加重了吗?”

  “远嫁异国他乡,又连番遭遇行刺,好不容易回到东皇,心神自然就放松下来了,但随之而来的还有这么多时日以来积压的疲累,所以她才会沉睡这么久……”

  徐冰清朦朦胧胧醒来时,便听到房外颜末、茗香和莫修染的谈话声,想要起身时才发现自己浑身软弱无力,暗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黄泉之毒又复发了?”

  正在这时,“郡主……醒了吗?”颜末推门进来。

  徐冰清连忙戴上面纱,道:“嗯。”

  颜末走过来拉开床帐,“郡主终于醒了。”

  徐冰清在颜末的搀扶下坐起身,“我睡了很久?”

  “两天两夜了。”

  “郡主醒了吗?”茗香走了进来。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郡主睡了好久,我和颜末都很担心,可莫前辈说,郡主是因为这段时日太累了,所以才会沉睡这么久。”

  徐冰清悄悄活动了下四肢,“是啊!终于回到东皇了,突然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颜末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徐冰清,总觉得郡主哪里有些异样,可她又找不到这抹异样出自哪里。

  茗香见徐冰清醒来,很是高兴,道:“郡主饿不饿?属下去端吃食过来。”

  “好啊!正好,我想洗个热水澡。”

  “属下这就去准备。”

  待茗香出去,“郡主既然已经到北境了,要不要先去见见北境军中之人?”

  “不用了。”

  “秦雪萱和苏婉茹还在北境,且就在宁州大营,难道她们……郡主也不见吗?”

  “来日方长。”

  “莫前辈说,郡主不想更多人知道你在宁州之事……”

  徐冰清轻轻叹息,“相信现在四国已经传遍了,远嫁北夷的东皇宁安郡主突发疾病而离世的消息。”

  “是。前几日,北夷已昭告天下,说郡主突发急病而离世。昨日京城也已传来昭告,证明郡主之死为真。可是,为什么呀?”颜末不懂。

  “颜末……”徐冰清无奈叹息,“我知道你关心我,可这就是事实。不管是北夷的四皇子妃,还是东皇的宁安郡主,亦或是宁国侯府的徐冰清,都已不在尘世。我现在……”轻轻一笑,“就只是徐冰清,一个平民百姓,与世间大多数人一样平凡普通。”

  “这难道有什么不同吗?”

  “我累了,只想做个不管世事的老百姓。还有……等送走茗音,你和茗香……回大营吧!相信……相信陛下会妥善安置你们。还有就是,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的下落,若有人问起,就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让他们不要担心。”

  “郡主不打算见任何人吗?”

  “颜末,我好不容易可以悠闲两天,就让我清静一段时日吧!”

  “郡主难道……连王爷也不见吗?”

  房内一时陷入静寂。

  “不用了。”嗓音淡淡。

  “郡主为何不问,我和茗香怎么会知道郡主没死,还知道郡主到了宁州会来这里?”

  “反正……你们已经知道了,不是吗?再说,我并没有想隐瞒你们……”

  “是!郡主没想隐瞒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但郡主却想悄然离开北境,不见任何人!”

  “怎……怎么了?”茗香提着热水进来。

  颜末接着道:“听闻郡主离世的消息,王爷失魂落魄地跑到渭城的将军府,誓要亲自确认消息的真假,而后才发现那具尸体并不是郡主本人,这才得知郡主还活着,且已悄然离开渭城。”

  茗香闻言放下水桶,“我和颜末这才快马加鞭赶往宁州,想着在宁州与郡主汇合。”

  “你们一到宁州就来了这里?”

  “是。因为不知道郡主的行踪,离开渭城时,王爷说,莫前辈在宁州有一处院落,郡主回宁州一定不愿意再回大营,可能会来这里。”

  其实这些,徐冰清早就有所猜测,只不过不想承认而已。

  “昨日,王爷已回到宁州。”

  “颜末!”徐冰清看向颜末,“我说过,你误会了,我与王爷之间……并无可能。”

  “为什么?是顾及名声吗?我知道,先前是因为郡主要杀北战雄……”

  “不是!”徐冰清截断她的话,“我虽然身出富贵之家,自幼饱读诗书,但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家闺秀。说实话,这些所谓的名誉、地位、权力,我自己并不怎么看重。我的所作所为看似是为了徐家,为了北境,为了东皇,其实都只是为了我自己,因为我想做,然后便去做了,仅此而已。”

  “属下不太明白。”

  “若我想要做成一件事,哪怕前路危险重重、步履维艰,我也会去做;若是我……心怡一个人,哪怕前方万人阻拦,我也会……不顾一切!”

  言下之意就是:我并不心怡姬逸风。

  颜末和茗香惊愕当场。

  因为谁都知道,安王姬逸风不顾自身安危潜入北夷,就是为了宁安郡主,可现在郡主却说她并不喜欢姬逸风,这个结果是谁都未曾料想到的。

  房门口,一身白衣的莫修染站在那,仰天长叹一声,而后悄然离开。

  约一炷香之后,徐冰清洗漱完毕,又喝了一碗粥,便让子暮去准备马车,打算亲自去安葬茗音。

  马车上,三个姑娘皆闭口不言,不知是因先前的争执,还是因为装着茗音骨灰的罐子就在身旁。

  待马车行至一处山清水秀之地。

  “就这吧!”淡淡的嗓音传出马车。

  子暮闻言停下。

  茗香抱着罐子先行下了马车,颜末紧随其后,徐冰清在最后,所以她们两人并没有看到徐冰清下马车时颤颤巍巍的姿势,即便在子暮的搀扶下,她依旧累得气喘吁吁。

  茗音的离世不仅让茗香伤痛不已,也是徐冰清心上一道难以磨灭的伤。

  待安葬好茗音,徐冰清淡淡道:“你们回宁州大营吧!若是什么时候不想待在北境了,也可以回京城……”

  “郡主……”两人皆不舍。

  “走吧!”

  子暮牵来两匹马,走了过来,把它们交给颜末和茗香。

  颜末看向徐冰清,她没想到郡主竟然早就准备好了。

  在其他人看来,徐冰清此举不免让人心寒,这段日子,颜末她们跟着她几次三番地出生入死,谁曾想,最后却被她无情赶走。

  但颜末她们知道,徐冰清并不是这样的人,但又无法理解她现在的所作所为。

  “颜末!”

  两人刚要跃上马背,就被徐冰清喊住。

  “郡主有事吩咐?”

  “世事无常,请珍惜眼前人。一个心里、眼里满是你的人,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涂傲……就很好。”

  颜末眼眶微红,“属下知道了,多谢郡主提醒。”

  “还有……告诉姬苍昊,婉茹千里寻君,还请君不要辜负这段情。至于苏家那里,我会去书信一封,帮忙劝解一二。”

  “是。”

  “另外,告诉紫罗,我忙累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放下了,现在只想好好地游玩一番,等我玩累了,自会回来看望大家。”

  “属下一定转告。”

  “嗯。”

  两人策马而去。

  徐冰清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站在那一动未动。

  莫修染从她身后走过来,“你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啊!这么早就开始交代后事了。”

  “也没有,只是有些不放心而已。”

  “天生的操心命!”

  “我们也走吧!”

  “不再看看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站在北境的土地上。”

  “莫叔叔适才不是还说要我相信你吗?怎么?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医术了?”

  “贫嘴!”

  两人说笑着走向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