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八章 止戈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94 2020-04-09 21:58:06

  城门口战火连天,血流成河,可双方主将却没有一人愿意止戈。

  徐冰清斜倚榻上翻着医书,这是她这段时日以来最常做之事。

  “想不到外面烽火连天、民不聊生的,宁安郡主竟还能如此坐得住。”窗外传来修允杰的声音。

  “难道像修公子这样怨天尤人才能证明自己关心民生吗?”

  “安王悄无声息便拿下蒲城,现又在渭城打了两天两夜,一副誓要攻下渭城之态。郡主嫁到北夷,本就是为了东皇和北夷两国的邦交,东皇如今这样出尔反尔,是为哪般?”

  徐冰清放下书,看向窗外的修允杰,“修公子还真会自以为是,明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澹台朔,却故意来为难我,可真够……”

  “无耻的。”三个字,徐冰清没有说出口。

  被说中心事,修允杰也没有丝毫尴尬,“安王与殿下誓要将这几十万将士葬送在渭城城下,难道郡主就这般看着?要知道,这些将士中,不但有北夷人,还有东皇人,更有北境的人。况且,安王为何而战,殿下为何不肯放下,如今的渭城之难,郡主也难辞其咎。”

  徐冰清没有言语,其实修允杰说的并不全面,澹台朔不肯放过姬逸风是因为百里芳华之死,而姬逸风……除了想除掉澹台朔这个劲敌,更多的则是因为自己,这一点她不得不承认。

  “修公子是不相信你家殿下会赢?”

  “那郡主认为谁会输?”

  “看来北夷都城的形势并不乐观。”

  修允杰无奈一笑:“郡主果然聪慧无双,足不出户,竟也能知晓天下所有事。”

  “只是看你乱了分寸,有所猜测罢了。”

  修允杰抬头看向远处战场的方向,仿佛站在这里就能闻到鲜血的腥味,就能看到堆积如山的尸体。

  徐冰清也看向那里,轻轻叹息。

  修允杰忍不住叹息:“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徐冰清敛眉轻笑:“说到底,不过都是自己的私欲作祟罢了。”

  修允杰闻言回头看向她,“郡主心里是否已有对策?”

  “你想让我怎么做?澹台朔要为百里芳华报仇,誓要除掉安王,而安王所做不过是不想束手就擒罢了。俗话说:匹夫一怒,血溅三尺。两人又是两国之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又岂是我能阻止的?”

  修允杰一愣,转而道:“其实郡主可以阻止,只不过,郡主的心……在东皇,不在……这里。”

  徐冰清不置可否,因为这是事实。

  她不想燃起战火,让无数将士和百姓深陷战乱之苦,但这是姬逸风的决定,原因又是为了她,她不能阻止,也不知道怎么阻止。

  有侍卫急匆匆而来,修允杰看了一眼徐冰清。

  徐冰清并未理会,径自低头看书。

  修允杰走上前,附耳倾听侍卫的密报。

  而后不久,修允杰走了回来,“宁安郡主!”对着徐冰清弯腰躬身行礼,似有所求。

  “修公子这是作何?”

  “先前失礼之处,还请郡主海涵,但望看在数万无辜百姓的份上,请郡主出面止战。”

  “看来都城的形势很危险。”

  “不瞒郡主,王上驾崩,大皇子澹台鹏即将继位……”

  对于此消息,徐冰清并未感到惊讶,想来澹台鹏早与姬逸风达成一致,姬逸风进攻渭城拖住澹台朔,澹台鹏趁乱先行登基称王。

  “如今的北夷,早已是千疮百孔,根本无力再战东皇。再者,据我所知,东皇南境的战局还未结束,郡主又身中黄泉之毒,想来郡主定是想尽快回到东皇的,所以……请郡主……阻战。”

  徐冰清低首敛眉,沉默一阵,道:“既然收到了北夷王故去的消息,还是尽快通知澹台朔吧!毕竟,百善孝为先。”

  修允杰愣了一下,微点头,举步离开。

  一盏茶之后,将军府里便传来四皇子妃突发疾病的消息。

  还不等修允杰抵达城门口,四皇子妃过世的消息已在渭城渲染开来。

  徐冰清的“过世”,令渭城之战终于停了下来。

  澹台朔策马疾驰而归。

  将军府中已挂满白帆,侍女和侍卫们皆身穿麻衣白布,灵堂也在布置当中。

  待到澹台朔来到徐冰清暂住的院落时,有人已率先到达。

  房内除了榻上躺着的人,就只有此人站在榻前看着榻上的人,仿若静止一般,一动未动。

  很显然,此人来之前,有人先把房内其他多余的人“请”了出去。

  澹台朔走上前,“姬逸风,我说过,不论你怎么做,到最后,你都会与我一样。”

  是,站在榻前的人正是姬逸风,脸颊上的血水还未凝干,伸出的手指还未触到榻上之人的面纱,他在害怕……

  “她先前身中黄泉之毒,早已是命不久矣!”

  “黄……黄泉……黄泉之毒吗?”

  原来她中了黄泉之毒,怪不得……怪不得当初在渭城外遇刺时,他看到她面纱掉落下苍白瘦削的脸颊,他当时只以为她是受伤颇重所致,却原来……是身中黄泉之毒。

  忽然,他手指紧握成拳,一把掀开榻上之人的面纱……

  不是她!

  待终于看清榻上之人的面容时,姬逸风软倒在地,当然不是因为失望,而是太过兴奋。

  此时此刻,他无比庆幸这个人不是她,她还活着。

  没有人知道,当听到她过世的消息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唯一存留的念想就是要来见她,且一定要见到她……

  “看来她已经离开渭城了。”澹台朔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希望徐冰清死了,还是希望她活着。

  “可即便如此,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若是能让姬逸风痛苦一分,他心里便高兴一分。

  姬逸风站起身,准备离开。

  “姬逸风!”澹台朔喊住他,“你应该感谢你有一个好兄长,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此战我们不相上下,若有机会,我定要再与你一战。”

  “我的确有一个好兄长,但你不是我的对手也是真。”

  “哼!狂妄!”

  “还有……”姬逸风看向他,“我与你不一样,我会陪着她,一直陪着她。”说完飞身离开。

  “有人陪着……真好。”澹台朔喃喃自语,“我多希望……你也能陪在我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