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五章 温和的交易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76 2020-04-06 21:35:51

  话说莫修染带着徐冰清抵达渭城后,便改骑马换乘马车前往城西。

  这里聚集的都是一些平民百姓,人多且嘈杂,素日里奔走生活已够疲累,对于来此的陌生人自是懒得理会,也就更方便外人隐藏于此。

  徐冰清进城的消息自是瞒不过澹台朔的耳目。

  这不,她一出现,澹台朔就得知了消息,才会匆匆忙忙地从城楼上下来去找徐冰清。

  还有一点就是……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让他再也坐不住,必须尽快前去验证心中的猜测。

  街边的一处茶寮处,徐冰清端坐在那,淡看着街边吆喝的商贩和来往的行人。

  澹台朔策马过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闲适淡然的画面。

  看到他到来,徐冰清执壶倒茶,并把盛满茶的茶杯放于对面。

  很显然,她在等澹台朔。

  澹台朔下马,“宁安郡主可真是智计无双。先是调虎离山,让姬苍昊诱夏侯将军前往东城救人;再是攻其不备,命人暗杀渭城的几位主将;后是转移视线,引我上钩。”

  “错!”

  “哦!怎么错了?”

  “我让姬苍昊放出修允乐的消息是为了引你前去。只不过……”低首敛眉,“现在看来,我还是高估了她在你心中的地位。”

  “你不用挖苦我。”澹台朔抿了一口茶,“修允杰下落不明,连生死都不知,我不可能放任修家的儿女全都命丧渭城而不顾。更何况,现在北夷都城的朝局皆在澹台鹏手中,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修家这个助力。所以……这一切,你早就算到了。你故意放出修允乐的消息,本就是诱我上钩,因为你知道,即便我不亲自前去,也会派足够分量,又有能力的人前去解救,毕竟姬苍昊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徐冰清不置可否。

  “其实刚离开城门口时,我就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哦!那你还来?”

  “因为你在这啊!”

  徐冰清刚想冷哼,却被人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纱。

  “你……”看到她瘦削苍白的脸颊,澹台朔执面纱的手顿了一下,随后把面纱放在桌上。

  徐冰清对于他的举动也没在意,看着桌上的面纱,没有言语。

  “原本我听闻你中毒受伤的消息,还以为是在故弄玄虚。现在看来,倒是我想多了。”

  徐冰清依旧没有言语,拿起面前的茶杯自饮。

  澹台朔这才发现她执杯的手枯瘦如材、苍白无力,适才她执壶时一直在用衣袖遮挡,怪不得他没有发现。

  看了一眼桌上的面纱,“最近你一直在用此方法蒙骗身边的人?”

  徐冰清放下茶盏,重新覆上面纱,“我是怕殿下见到我如今的模样吓坏了。”

  “姬逸风已经出城,你这是……打算留下来了?”

  “我想跟你……再做一笔交易……”

  “交易?用来换你的命?哦!不对!医圣前辈做不到的事,我更无能为力。这么说,你是想让我放你离开渭城?”

  “都不是!”

  “什么?”

  “等你回都城后,向所有人宣布北夷四皇子妃已亡故。”

  澹台朔一愣,“所有人?包括东皇?”

  “这笔交易你并不吃亏。”

  “你明明还活着,却让我宣布自己的妻子已过世,这难道不吃亏?”

  “殿下。”有侍卫来报。

  “看来已经找到了。”徐冰清淡淡道。

  澹台朔看了她一眼,问侍卫,“如何?”

  “公子是在一户农家找到的,看样子,没受什么委屈,也没吃什么苦。”

  “下去吧!”

  “是。”侍卫退下。

  “如何?一个轻易简单的昭告文书换你儿子平安,很划算吧!”

  “这难道不应该是我自己的功劳吗?”

  “若不是我引你来此,你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百里融熠会被藏在这些平民百姓之中。”

  的确!像姬逸风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任谁都不易想到他会把手中最重要的筹码藏在这小小的陋室之中。

  俗话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不外如是。

  “徐冰清,只要你还在我手中,姬逸风即使已经出了渭城,难道他就不会再回来了吗?”

  这话倒是不错,以姬逸风的性格恐怕真会如此。

  “他是东皇安王,清楚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

  “是吗?前几日,他还来找我宣示主权。这么快就放弃,实在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徐冰清站起,“走吧!去看看夏侯琨将军。”

  “看来事情皆照你所愿在进行。只不过……”澹台朔站在她面前,“徐冰清,你打算如何救你自己呢?”

  “这就不劳四皇子费心了。”抬脚离开。

  前方不远处,莫修染驾着马车等在那。

  徐冰清走上马车,立即服下一粒药丸。

  她的身体早就不允许她任性胡闹了,所以她必须尽快离开北夷。

  澹台朔骑马走在马车旁,“去将军府吧!”

  莫修染没有动作,等着徐冰清的答案。

  “好。”车里传来淡淡的嗓音。

  “你不怕……我对你不利?”

  “我的生死于你……重要吗?”

  澹台朔没有言语,问自己:重要吗?

  好像并不重要。

  他与徐冰清本就是交易的关系,他们之间一直以来都是逢场作戏。

  只不过,不知为何,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希望她就这么死的。

  将军府。

  这本是夏侯琨的府邸,自澹台朔入渭城以来,一直在此暂住。

  前厅。

  “殿下。”夏侯琨看到澹台朔连忙行礼。

  只不过,待他看到澹台朔身后的蒙面女子和莫修染时,浓眉紧皱,眸色冷寒。

  “夏侯将军,又见面了。”

  “我以为宁安郡主嫁入北夷是出于真心?”

  澹台朔挑眉,忠心耿直的老将就这点不好。

  “那你要问问你家殿下求娶东皇郡主是否出于真心。”

  “废话少说!侧妃和修家公子在哪?”

  徐冰清没有理会夏侯琨,而是看向澹台朔,“放姬苍昊他们出城,我自会告知他们的下落。”

  说起姬苍昊,夏侯琨不由得怒火中烧,“你们东皇的人,就会使些阴谋诡计……”

  莫修染这才注意到夏侯琨的脸上、身上都带着有一些血迹,看来姬苍昊把他折腾得够呛。

  “夏侯将军久经沙场,竟还不敌我东皇一个未上过战场的小小兵卒。说起来,您不嫌丢面,难道也不怕你家殿下丢脸?”

  “好了!”澹台朔出言制止,“放他们走。”挥手让侍卫去办。

  “多谢。”

  “殿下!若是放他们出了城,她不告诉我们修家公子和侧妃的下落怎么办?”

  徐冰清看向澹台朔,没有言语。

  “放心!宁安郡主向来说话算话。更何况……”看着徐冰清,“我想,他们俩人现在很安全,对吗?”

  “这可不一定。”徐冰清挑眉。

  “你!”夏侯琨气结,“先前我以为你武艺虽比不上你父亲,但胸怀和心性倒还算纯善,没想到……”

  “夏侯将军!”莫修染开口阻拦,“冰清从不滥杀无辜,不管是百里融熠还是修允乐,他们虽是北夷人,但对冰清来说,百里融熠还是个孩子,修允乐是无辜被牵扯,即便对她满怀不满的修允杰,冰清也从未对其下杀手,虽然北夷王和修家一心想置冰清于死地。不然你以为,你家殿下会轻易答应冰清的要求?”

  夏侯琨一愣,看向澹台朔。

  “医圣前辈说得不错。说起来,我比姬逸风还要了解你。怎么样?要不要考虑留在北夷?”

  徐冰清撇开头,懒得理会他。

  “殿下!”夏侯琨眉头紧皱,“渭城守将连死数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将军先去守城。我想,他……快来了。”

  “是。”夏侯琨领命而去。

  “徐冰清,这是我与他的战场,即便你强硬进入战局,可最终还是要靠我们俩人亲自去了结的。”

  “你这是打算毁了先前的交易?”

  “你放心!此战一了,我定会放你离开。”

  徐冰清柳眉紧蹙,暗自祈祷:希望姬逸风不要再做出什么令他自己陷入险境的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