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三章 恩人“情敌”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10 2020-04-04 21:40:29

  翌日,天刚蒙蒙亮。

  徐冰清在缓缓行驶的马车里醒来,向车内的茗香问道:“离渭城还有多远?”

  “回郡主,十里左右。”

  “怎么了?”颜末跳上马车。

  “已经一夜了,澹台朔不可能没有动静。”

  “修允杰一行已被下药,皆不可动弹。就连卢显扬也被我们抓获,澹台朔又身在渭城,没有收到消息也无可厚非。”

  “不对!他不可能算不到我会中途逃跑,肯定还有后手。”

  颜末握紧手中长剑,“那怎么办?”

  徐冰清没有回答,沉默了一阵,“颜末,茗音的骨灰……”

  颜末一愣,“郡主放心,我已命人带回东皇。”

  “那就好。”看向两人,“记住,无论出现何种情况,我都希望你们能先顾惜自己的性命。你们的命与我的命一样珍贵,并无任何区别。”

  “郡主……”茗香眸中含泪,“我想茗音她……并不后悔。”

  颜末叹息:也许就是因为她不悔,郡主才这么耿耿于怀、自责不已。

  “紫罗她怎么样了?”

  “紫罗已在渭城,姬苍昊他们也在。现在的渭城守卫深严,又有夏侯琨坐镇,如若不然,他们早已离开渭城。”

  “这么说,姬苍昊、紫罗,还有修允乐和百里融熠,他们都在渭城?”

  “修允乐一直都是姬苍昊派人看管,百里融熠则是王爷在负责,至于这两人现在在哪,估计也只有王爷和姬苍昊知道,即使澹台朔亲自带人去寻,一时之间怕也很难寻到。”

  徐冰清不停揉捏着眉心,不知是在缓解头痛,还是在消除心中的忧绪。

  “郡主……”颜末欲言又止。

  徐冰清看向她,“什么?”

  “郡主为何不与王爷商议一下,看看下一步要如何做?”

  茗香闻言也看向徐冰清,她也正奇怪呢,郡主和王爷之间总有种难以言说的怪异,只不过她是下属,对于主子之间的事也不好多嘴。

  “颜末,你去……”

  “见过郡主。”娇柔魅惑的嗓音在车外道。

  颜末听见其声便忍不住蹙眉。

  徐冰清顺着声音看向车窗外马背上的人影,这才想起队伍里还有一个女子。

  茗香见状撩开车帘,打开车窗。

  徐冰清朝外看去,是那个紫衣女子。

  “郡主或许不认识我,我姓樊,单名一个‘琼’字。”

  樊?

  有些耳熟。

  还有这张魅惑众生的脸颊,也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樊……姑娘?”

  得益于徐冰清超乎常人的记忆力,终于想起自己与这个女子的确有一面之缘,是在花灯节那日,都城的霓裳阁中。

  “郡主认识我?”

  徐冰清嘴角轻勾:先前的相遇,恐怕是这女子故意为之吧!

  只是,原因为何?目的又为何?徐冰清有些不明白。

  “也许吧!”

  “众人皆言:宁安郡主聪慧无双,不知我们接下来应当如何?”

  徐冰清低头敛眉,“樊姑娘有何良策?”

  “北夷的目标是王爷,以王爷的武功,想要出渭城肯定轻而易举,但这么多人同时出渭城,怕是难之又难。若是以修允乐和百里融熠为人质,我们即便出了渭城,怕也难逃虎口……”

  徐冰清抬眸看她,她竟然知道姬逸风绑走了修允乐和百里融熠,她是谁?又是什么身份?

  “你什么意思?”颜末不耐烦道,“有话难道不能直说?”

  樊琼并未理会颜末,而是看向徐冰清。

  其实樊琼所说的,徐冰清很清楚,也明白她的意思,因为她俩所想一样。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徐冰清知道了一些事,樊琼……心怡姬逸风,且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从昨夜她对姬逸风的称呼,还有今日看似针对现状的提议,当然还有更早之前霓裳阁的“巧遇”。

  这种小女儿家的勾心斗角,徐冰清见过许多,从来都不屑参与,可总有一些人自以为是地拉她入局。

  “颜末,通知下去,尽快到渭城。”

  “是。”颜末斜睨了樊琼一眼,飞出车外。

  “茗香,你帮我办件事……”

  “郡主请讲。”说着附耳过去。

  徐冰清朝她耳语几句。

  而后,茗香飞身离开。

  樊琼魅惑一笑:“看来郡主已做好安排。”

  徐冰清轻轻一笑,没有言语。

  樊琼识趣地策马离开。

  “小姐。”子暮现身车内。

  “怎么了?”

  “她本是火麒麟暗探与北夷人的女儿,父母为打探北夷的情报而死,由霍统领负责照顾长大,虽未加入火麒麟,但却执掌着北夷都城内最大的珠宝首饰阁……‘玲珑阁’,负责收集各方的消息。”

  徐冰清点头。

  “紫罗能够救出来,这其中就有她的帮忙和参与。我们能够出都城,也是多亏她帮忙,利用‘玲珑阁’内的暗道送我们出都城。”

  “我知道了。”

  “小姐……”

  徐冰清看向子暮,“怎么了?难道你以为我会对她做何?”

  “不是,子暮是怕小姐……误会……”

  “放心吧!就凭她帮紫罗,帮你们,那她就是我们的恩人。恩人,要铭记于心,待有朝一日自当涌泉相报。”

  “是。”子暮无奈隐去。

  徐冰清明白子暮的意思,他是担心自己误会姬逸风与樊琼的关系。

  其实她早该猜到樊琼的身份的,毕竟当初是她让霍奇联系闻路的,认为这样,若是出了什么事,可以相互照应。

  姬逸风在北夷除了闻路一些人,他能够认识并信任的就只有霍奇他们。加之,颜末先前在霓裳阁曾见过樊琼却对其素不相识,现在又对樊琼那么不胜其烦,想来不会是闻路他们这边的人,那就只能是霍奇的人了。

  颜末讨厌樊琼不是因为她对姬逸风没有忘情,而是因为徐冰清;子暮特意现身说出樊琼的来历,是不想徐冰清误会。

  对于颜末和子暮的好意,徐冰清只能暗自苦笑,看着自己苍白露骨的手指,现在的她有什么资格去误会,又有什么资格去计较……

  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徒劳,因为她与他之间终归是有缘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