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二章 相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68 2020-04-03 21:14:46

  两日后,修允杰一行带着徐冰清前往渭城。

  莫修染与徐冰清共乘一辆马车。

  路过一片茂密的山林时,两人相视一眼,无声的默契在空中形成。

  没人注意到,莫修染随手朝车外投掷了一个纸包。

  而后,马车附近的护卫接连倒地不起。

  卢显扬率先发现异样,只是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莫修染驾着马车往另一方向行去。

  “快追!”前方的修允杰终于察觉过来。

  正在这时,从山林里冲出一群黑衣蒙面人,全都袭向修允杰。

  护卫们见此,忙去保护修允杰,只有极少的人追着马车而去。

  卢显扬看看修允杰,又看看马车远去的方向,犹豫半晌,没有动作,暗道:这难道是徐冰清的计谋?

  “卢显扬,别忘了,你是北夷人,一个小小的飞鹰堡……并不足以承受殿下的怒火。”

  卢显扬不耐道:“用不着你提醒。”说着朝马车离开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这边,莫修染驾着马车远离战局。

  车内的徐冰清,身上裹着厚厚的锦被,承受着因马车疾驰带来的眩晕感和身体不断碰撞到车壁随之而来的疼痛。

  这种状况并未持续太久。

  “郡主。”

  “小姐。”

  是茗香和子暮。

  马车也随之放缓了速度。

  “如何?”

  “郡主放心,已准备妥当,修允杰追不上来。”

  “那就好。”

  子暮重新隐于暗中,茗香留在车内照顾徐冰清。

  徐冰清身体虚弱,得知事情已办妥,便安心地睡了过去。

  待徐冰清醒来时,马车已停了下来,周围寂静又漆黑。

  推开车窗,看到不远处的地上点燃了篝火,有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闲聊。

  看身形,应该有莫修染、闻路、茗香他们,还有……颜末!

  不光如此,旁边还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她是……谁?

  徐冰清心中一紧,好像有什么再次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果不其然,“醒了?”清朗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而来。

  徐冰清慌忙从袖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面纱系上,她不想姬逸风看到自己虚弱无力的模样。

  她刚系上面纱,声音的主人已一手端着药碗,一手拿着火折子走进马车。

  “王爷。”嗓音淡淡,她在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没错,来人正是姬逸风。

  姬逸风看了她一眼,点燃火烛后,把药碗递给她,“喝药吧!”

  徐冰清暗吸口气,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你的身体……”

  “多谢王爷。”

  姬逸风看着她冷漠疏离的模样,有些难过,又有些无奈,最终只是接过药碗,坐在车门处。

  一时间,两人皆陷入沉默,空气中凝结的沉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其实是徐冰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得道:“霍奇呢?”

  “他不是你的底牌吗?不到最后,又何必让他露面。”

  “王爷应该已经知……”

  “这是在北夷,你用得着一口一个‘王爷’的吗?”姬逸风扭头看着她。

  因她脸覆面纱,所以只能看到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

  不过……即使她身上裹着厚厚的锦被,姬逸风还是看出了她的瘦削。

  况且,现在正值夏中,即便天已入夜,也不至于冷到如此地步。

  “为什么要戴面纱?”说着伸手去摘。

  见到他的动作,徐冰清忙将头扭向一边,“我现在身份特殊,不宜出现在人前。”

  姬逸风疑惑地看着她,“这里全是我们的人。”

  “但也不妨有其他人在暗中跟踪。”

  不知是这句话起了作用,还是徐冰清有先见之明。

  “谁?”姬逸风已施展轻功离开。

  徐冰清惊,她本是随口扯了一句谎言,目的是为了阻拦姬逸风摘下面纱,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姬逸风的离开,自然惊动了篝火旁的其他人。

  “郡主?”颜末率先来到马车旁。

  “我无碍。”

  “是刺客吗?”娇柔魅惑的嗓音让人听之便沉醉其中。

  紫衣女子来到马车前。

  徐冰清这才得以见其真面目,但也只看到了她的侧脸。

  颜末看见她,冷冷道:“你不去帮忙?”

  紫衣女子执帕轻笑:“颜末姑娘这是不相信……逸风的能力?”

  逸风?

  徐冰清对其更好奇了,什么女子会对姬逸风如此熟稔,竟能直呼其名?

  “哎哎哎!我都说了,我不是刺客,我是来保护郡主的,我真的认识你们郡主……”

  是卢显扬!

  徐冰清推开车窗,正看到闻路把他绑了扔在地上。

  卢显扬抬头看着闻路,“你怎么每次都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动手?”

  闻路也不理会他,看向姬逸风,“主子,怎么处置?”

  姬逸风冷冷地看着卢显扬,“听闻郡主在北夷途中多番遇刺,而你……也是其中一员?”

  “那都是误会。”卢显扬笑着道,“不管何时,在下对郡主绝对没有谋害之心,亦无任何伤害之举。再说了,先前郡主病重,还是我千方百计地寻找良医为郡主医治……”

  “你是说……这些日子,是你……陪在郡主身边?”姬逸风渐渐逼近他,眼眸凌厉如刀,脸色冷寒如冰。

  不知为何,卢显扬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比闻路更危险,仿若下一刻就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似的。

  他原本藏得很隐蔽,也相对较远,因为他知道徐冰清的厉害,所以他藏好后,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不知为何竟还是被此人发现了端倪,并一举拿下了他,让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是修允杰让你来的?”徐冰清替卢显扬解了围。

  闻其声,卢显扬扭头看向马车,待看到车窗处徐冰清探出的脑袋时,嘴角轻勾:“又见面了,宁安郡主。”

  闻路在旁恨不得一剑刺死卢显扬,简直是不知死活。

  也许有人听到了闻路的心声,旁边真有人一剑刺向卢显扬……

  “等……等……”徐冰清想要起身阻止却扯痛了身上的伤,忍不住喘息。

  “哎!你……没事吧?”卢显扬顾不得即将来到身前的长剑,而是担忧地看着徐冰清。

  “完了!”这是闻路的心声。

  因为刺向卢显扬的那把剑,它的主人叫“姬逸风”。

  姬逸风手中长剑没有放下,同样看着徐冰清,眸中的不解和伤痛显而易见。

  徐冰清嘴唇蠕动半晌,没有言语。

  最终,“你要救他?”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冷寒、沉重、压抑……

  莫修染走上前,“此人乃我一位故友的儿子,还请你看在我的面上手下留情。”

  卢显扬本人却没有差点命丧的自觉,而是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一下姬逸风。

  这人是谁?

  好像身份不简单。

  还有,这里的人好像对其都极为尊重。

  姬逸风看了一眼莫修染,又看了一眼徐冰清,再看了一眼卢显扬,而后利落地收剑离开。

  紧随他离开的还有那个紫衣女子。

  徐冰清看着卢显扬淡淡道:“这次饶你一命,以还你寻医求药之恩。”说着关上车窗,不再理会。

  “哎!我……”

  不待卢显扬再废话,莫修染一根银针封了他的哑穴,并喂他吃了颗丹药。

  “呜呜呜……”

  莫修染仿若知道他要问什么,“放心,你不会死。这两天,你就先待在这,我会通知你父亲,让他派人来接你。”又看向闻路,“三个月之内,他什么也做不了。”说完离开。

  闻路拎起他往林中走去,打算找个偏远的地方让他独自待着,省得其到王爷面前瞎晃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