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一章 非碧落花可解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83 2020-04-02 21:20:23

  卢显扬和修允杰在房外等候,屋内仅留莫修染一人帮徐冰清诊治。

  看着修允杰又在院内加派人手,卢显扬斜睨他一眼,“她病得有多重,你这些天又不是没看到,用得着这样日夜提防的吗?”

  “在下这是在保护郡主的安全。”

  “郡主?”卢显扬轻笑,“她现在不应该是四皇子妃吗?”

  修允杰一愣,没有言语。

  “倘若四殿下真要留下她,修家身为臣子,难道还想谋反不成?”

  修允杰轻扯唇角,“若是她在最后选择留下,那修家自会奉她为四皇子妃,且她只能是四皇子妃,与你……没有丝毫关系。”

  “难道跟你就有关系了?”

  修允杰懒得与他废话,转身欲离开。

  卢显扬看着他的背影,“若是医圣前辈要带她走,你以为就凭你这些人……说句不好听的,还不够他一瓶毒药解决的。”

  “医圣前辈仁术仁心,相信他不会对我们这些无辜之人下手。”说完举步离开。

  “无辜?”卢显扬冷哼,“可真够无耻的。”

  而后,看向紧闭的房门,喃喃道:“希望你能挺过此劫。”

  房内。

  莫修染好不容易帮徐冰清抑制住毒发。

  “莫叔叔辛苦了。”

  看着徐冰清瘦骨嶙峋、虚弱无力的模样,莫修染很是心疼,他甚至可以想象到这些日子她独自一人承受了多少苦痛和煎熬。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腿伤我可以医治,但……黄泉之毒……没有碧落花,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

  “我知道。”

  “莫叔叔先前给我吃的药丸应该只能暂时缓解,并不能根除,对吧?”

  “是。这些年,我对黄泉之毒的了解也不算少,但直到现在,我仍然找不到其它的药材来代替‘碧落花’这味主药。”

  “我明白。”徐冰清幽幽一叹,“父亲、浩然皆中此毒,莫叔叔对没能救活父亲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其实,人各有命,有时候非人力可逆转……”

  “冰清!”莫修染截断她的话语,坚定道:“我一定会治好你。”

  徐冰清轻轻一笑,并未真正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她心里所想的是尽快解决眼下的困境。

  “我曾听闻,‘黄泉之毒’的制作方法早已失传,且想要制作成功难之又难,即使是莫叔叔也要研究好久都不一定能制出来。由此,可以想象到赵琴韵的毒术已经恐怖到了何种地步。我担心若是南黎手中有更多的‘黄泉之毒’,若是这样,恐怕后果不敢设想。”

  “你……”莫修染无奈叹气,“自己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心里想的却还是别人的安危。”

  “我是听说‘黄泉之毒’中最重要的一味毒来自于碧落花的根……”

  “原来你派子落去了南黎。”

  徐冰清愣了一下,“是。”

  早在先前,徐冰清得知父亲的真正死因之后,便派子落前往南黎。

  “这么说也没错,确切地说,是来自于‘碧落草’。”

  “碧落草?”

  “碧落草开花之前,它的毒才能真正制成‘黄泉之毒’。开花之后,它的毒已被花稀释,早已不具有任何毒性。只不过……”

  “什么?”

  “一珠制作‘黄泉之毒’的碧落草,它的成长时间是一年,但碧落花的盛开却需要大概十年的时间。”

  “那当初……”

  “也许是上天怜悯,当年我好不容易在死亡岛找到了一株含苞待放的碧落花,回东皇后,利用药材日夜喂养,才得以让它早些盛开,这才救下浩然。”

  “多谢莫叔叔。”

  徐冰清知道,死亡岛没那么容易闯,碧落花也没那么容易寻,南黎更没那么容易出,这其中的艰辛和苦难不是短短几句话就能概括的。

  “据我所知,当年师妹……”意识到什么,立即改了口,“赵琴韵也只是从死亡岛带出一株碧落草,即使她成功制成了‘黄泉之毒’,想来并不会太多。再说,她先前一心要对付你父母亲……”

  “莫叔叔的意思是她做成的‘黄泉之毒’……很少吗?”

  “在京城时,我曾经问过她,她应该没有撒谎。再者,我适才诊测过你的身体,毒量极少,只不过你身体极弱,又伤重在身,所以才会比浩然当年中毒时更严重。”

  “的确,卫可信倒入我口中的只有一滴。”

  “那应该就是最后一滴了。当年你父亲和浩然中的毒更深,只不过你父亲内力高深,还有你外祖父从旁协助,所以发作起来并不那么严重。而浩然年纪尚幼,身体内的毒素比之你父亲又稍微轻一些。现在想来,浩然身上少的那一份……”

  “用在了我身上。”徐冰清苦涩一笑。

  “只不过,即便毒量较少,但也只有碧落花才能解。赵世勋既然多留了这一手,想来死亡岛应该……再无‘碧落花’。”

  “我知道。既然这是最后的‘黄泉之毒’,最起码其他人不会再身受其苦,这样也挺好的。”

  “冰清!”莫修染心疼地看着她。

  “莫叔叔可知道这是哪里?”

  “怎么了?”

  “这里离渭城还有多远?”

  “还有二十多里路。我会让他们晚些再出发,你的身体已经不起任何颠簸。”

  “我先前知会过霍奇,若出变故,让他在渭城等我。”

  “霍奇?你说的是那个霍统领?”

  “莫叔叔认识?”

  莫修染看了眼房门处,低语:“我与子暮、茗香来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你口中的那个霍统领,还有闻路,只不过……”示意了一下房外的方向,“这里守卫深严,以防万一,我只得孤身前来。”

  “他们也在?”

  莫修染点头。

  “你可能联系上他们?”

  “你要做什么?”

  “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澹台朔要做什么。看这行走的路线,修允杰应该是奉澹台朔的命令要带我去渭城。”

  莫修染看了她一眼,有些心虚,“那个……姬逸风在渭城。”

  徐冰清看向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霍统领说,从一开始,姬逸风的命令就是让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渭城。”

  难道霍奇跟姬逸风说了些什么?

  徐冰清让霍奇去渭城,是为了以防中途出现像现在这样的突发状况,且渭城离东皇北境还很远,也可以借此消减澹台朔的戒心。还有就是,渭城是距离东皇北境最近的第二个城池,而下一个城池就是蒲城,蒲城的守将欧阳鑫是早些年东皇安插在北夷的人。

  难道姬逸风与她想到一处去了?

  但……既然澹台朔的目的也是要在渭城做最后的了断,那可以想到的是现在的渭城定是守备甚严。更何况,渭城内还有一个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夏侯琨。

  “那就麻烦莫叔叔在这两天帮我调理调理身体,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你呀!”莫修染无奈叹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