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一十章 针锋相对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3090 2020-04-01 22:19:36

  渭城大营。

  澹台朔正在房内处理公文。

  窗外一阵风吹过,桌上的纸张“哗哗”作响。

  一个颀长的身影落入房中。

  澹台朔放下墨笔,“你的武艺又精进了,来到这里竟然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连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他们。”语气傲慢,表情不屑,就连嘴角勾起的笑意都充满嘲讽的意味。

  “姬逸风,这里是北夷……”

  那意思是让姬逸风收敛点。

  可是他本人却没有那份自觉。

  只见他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那姿势慵懒又肆意,一副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之姿。

  不知为什么,离开东皇后,姬逸风变得更加任性肆意了,好像东皇对他来说,是压制他秉性的牢笼。在这里,他没有在北境时的冷静自持,没有在京城的故作冷漠,没有在姬御宸面前的乖觉服从,没有在朋友面前的任性胡闹,好似他终于恢复了年幼时的本性,那就是……随心所欲。

  “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谁给了你这样自信傲慢的资本?”

  澹台朔早就听闻过东皇安王的脾气秉性和行事风格,所以在东皇时才会想着去算计他,而不是姬御宸。只是没想到,他这样看似肆意张狂的性子,有时候做事才更让人措手不及。

  “是谁给了我资本?”嘴角勾笑,“那我告诉你,是我自己。因为世间很多人在面对权和利的时候就率先放弃了自己最初坚守的东西,比如……百里芳华。”

  澹台朔眼眸冷厉如刀,看着他。

  姬逸风也不在意,接着道:“不管她当初嫁入东皇是心甘情愿,还是被逼无奈,但作为她打算托付终生的你……那个时候又在哪里呢?她从北夷到东皇这一段漫长而绝望的路途中,你可有为她做过什么?即便你阻止不了她嫁入东皇,难道你能做的就是安稳地待在北夷看着她不顾自身安危在东皇搅弄风雨?”

  “那你呢?你与我又有什么区别?芳华与徐冰清很相似,不管是身世、经历,还是她们的所作所为。”

  “不!她们一点都不像。”姬逸风摇头,“或许连百里芳华自己都觉得她与徐冰清很像,但她们真的一点都不像。百里芳华的所作所为是出于私心,她做的一切皆是为了你,确切地说是为了你的利益;而徐冰清……她不是,她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没有害人之心,没有权利之欲,但所有人却都不想让她活着,包括百里芳华。”

  “你今日来此,是来替徐冰清抱屈的?”

  “徐冰清不是百里芳华!”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认清现实。”

  澹台朔邪魅一笑:“你……吃醋了?”

  “北夷王答应冰清嫁入北夷是因为他想借机除掉冰清背后的势力,而你……或许先前是因为想借此让我痛苦,又因为有百里芳华的临终授意,还有北战雄的威胁,所以你答应与冰清做交易,她嫁入北夷,你与她合力除掉北战雄……”

  “哼!都说东皇安王只懂带兵打仗,从不涉足朝堂政局,更不喜欢谋略算计、勾心斗角。如今来看,世人可要重新认识一下现在的安王殿下了。”

  “不喜欢不代表不明白。说起来,还得感谢你们这些人整日里的阴谋算计,让我学会如何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

  “融熠很喜欢冰清。”

  从“徐冰清”到“冰清”,姬逸风知道澹台朔的言外之意。

  只见他脸色冷寒,眸色深邃如海,恨不得把澹台朔生吞活剥了。

  “恐怕任何人都很难想象到,一个小小孩童竟然会对一个初见面的女子心生亲切之感,并想要永远跟在她身边。此举就算是对他的亲生母亲,怕也不过如此吧!”

  澹台朔好似并未看到姬逸风满含怒火的眼眸,接着道:“说实话,我也很难相信。先前我以为她与芳华相似,隐忍、坚强、勇敢……可是后来我发现,她不一样,她的谋略算计是因为不想伤及无辜,不想身边人为她受伤,她坚持的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所以为了除掉北战雄,远嫁北夷,甚至为此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

  “看来你对你这个儿子并不怎么看重。”

  “我知道融熠在你手里,但……你敢杀他吗?”飞扬的剑眉,挑衅的眼神,邪笑的嘴角。

  “你以为我不敢?”

  “我刚说过,冰清不喜欢滥杀无辜,更何况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稚子。”

  “我想杀谁,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可徐冰清还在我手里。”

  姬逸风冷哼一声,“我听闻百里芳华是自尽而亡,你说她为什么要自尽呢?肯定不是因为她对姬宗黋和姬苍晔心生失望吧!毕竟她对他们只有利用,又怎会因为他们这些人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因为百里芳华是澹台朔的痛,徐冰清是姬逸风的伤,所以两人在不停地互揭对方身上的伤疤,以此来让对方痛苦。

  “百里芳华不是徐冰清,而我……也不是你。”

  “可你还不是任由她嫁给我。”

  姬逸风把玩着桌上的杯盏,“嫁入北夷是她的决定,跟随她来北夷是我的选择,不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可以无愧于心,而你呢?”

  澹台朔知道姬逸风说得没错,事实上,当他听闻姬逸风出现在北夷的消息时,他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姬逸风会为徐冰清做到如此地步。

  “你与我并无什么区别。”

  “区别?”姬逸风站起来看着他,“至少我站在这里就是区别。”

  是啊!姬逸风放弃身份、地位、权力,甚至北境的万千军民,孤身前来北夷,只为了一个徐冰清,此举怕是世间少有人能够做到。

  “你今日来此就是为了讨论你对她的感情?”

  “没有啊!闲来无事,找你聊聊天。”

  姬逸风是闲来无事便找人聊心事的人吗?

  很显然,他不是。

  他来此不过是为了提醒澹台朔,百里芳华之死是他的过错,怪不得旁人,而徐冰清……并不属于他。

  话毕,姬逸风飞身离开,来去无痕。

  澹台朔看着敞开的窗户,嘴角勾笑:“都说姬御宸多智而近妖,可谁曾想到他的弟弟姬逸风也不遑多让。”

  连澹台朔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对徐冰清不仅仅只是存了利用之心,还有那么一丝与众不同,而这点不同,所有人都没看出来,却偏偏让姬逸风看出来了。

  卢显扬是飞鹰堡的人,澹台朔让卢显扬跟踪徐冰清,不只是为了监视她,还有就是……保护她。

  就拿闻路带徐冰清离开都城一事来说吧!

  从一开始,卢显扬就知道徐冰清的行踪,他在半途现身并不是为了刺杀徐冰清,而是为了提醒她修家的人已经追来了,让她小心。

  澹台朔知道修家不会放过徐冰清,虽然他自己也不想放徐冰清离开,所以才让卢显扬暗中跟随,但他却并不想要徐冰清的命,不仅仅是为了引诱姬逸风上钩,而是他私心里觉得让徐冰清做他的正妃也不错。

  话说徐冰清再次毒发而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徐冰清感觉有人在靠近自己,她尽量放缓自己的呼吸,让自己进入沉睡状态,而锦被下的纤手却握紧匕首,早早进入防御状态。

  有人掀开锦被一角,徐冰清手中一紧,准备袭向来人。

  仿若来人早就察觉到她接下来会有的动作,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冰清,是我。”轻柔温和,显然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莫叔叔!

  徐冰清悄悄松了手中匕首,但双眸并未睁开。

  莫修染坐在榻前,为徐冰清诊脉。

  而后,朝徐冰清口中塞了一颗药丸,起身离开床榻。

  莫修染来到外间。

  “前辈,郡主怎么样了?”

  是卢显扬的声音。

  莫修染深重的叹息声连内间床榻上的徐冰清都听得清清楚楚。

  “黄泉之毒为天下奇毒之首,就连我也无能为力。”

  “可前辈不是……”

  卢显扬的话还未完,就被修允杰截断了。

  他怀疑地看着莫修染,“就连医圣您也没有办法?”

  莫修染看向他,“难道你有办法?”

  “这倒不是,我是听闻当年宁国侯府小世子也是身中黄泉之毒,而后经过医圣之手就奇迹般痊愈了……”

  “你认为我不想救她?”

  “医圣前辈误会了,在下……”

  “莫叔叔……”内间传来徐冰清虚软无力的嗓音。

  莫修染几人走了进来。

  “莫叔叔不必为难,我知道……”虚弱一笑,“我时日不多了。”说着又是一口鲜血吐出,瞬间染红了前襟和被褥。

  “郡……主。”卢显扬见此欲上前。

  莫修染越过他,掏出银针为其压制毒性复发。

  没有人注意到徐冰清吐血时,修允杰下意识地向前移动了下自己的身体,而后瞬间又恢复如常。

  “你们先出去,我要为她封住穴道,暂时压制住毒性。还有她腿上的剑伤,伤口已经溃烂,再得不到良好的医治,她就算不死,也会成为废人。”

  “怎么会呢?我们一直在寻找良医为其医治……”卢显扬惊诧,“难道那些大夫……”

  “出去!”

  修允杰看了一眼榻上的徐冰清,拉着卢显扬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