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零七章 中毒之痛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16 2020-03-29 21:06:58

  话说闻路带着颜末一起离开。

  马背上,颜末趁闻路不备,伸手挥开闻路圈着她的手臂,跳下马背。

  “你若是对郡主不满,先前王爷让你来保护郡主时,你可以不接受的。现在你是什么意思,一有危险,便撇下郡主离开?你离开就离开,拉我做什么?”

  闻路无奈,跃下马背,“你没看到郡主受伤颇重,即便我们带郡主离开,郡主的身体又怎经得起我们这样的颠簸?还有,郡主以卫可信为饵吸引修允杰的目光就是为了借机让我们离开,若我们不离开,不但辜负郡主的好意,还不能通知王爷去救人。你以为就单凭我们两人就能救出郡主,且能平安带其回东皇?”

  “至少不能留下郡主一人,她本就身纤体弱,先有内伤,现在又有外伤,她一个人在修允杰的手上,要怎么活?修家本就对郡主充满敌意,现在郡主落单,他又岂会轻易放过郡主?”

  “放心,修允乐还在我们手中。”

  说完这句话,闻路心里有些不安,也不知是为了安慰颜末,还是为了宽慰自己,又接着道:“至少他现在不会对郡主下杀手。”

  颜末叹气,“那现在怎么办?”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通知王爷。”

  “那好,你去通知王爷,我去找霍统领。”

  “你去通知王爷,我去找霍统领,争取在王爷来之前救出郡主。”

  颜末挑眉,“我看你是不敢承受王爷的怒火吧!”

  “哪有?”闻路尴尬一笑,“当然是因为我比你更熟悉霍统领这个人,寻找他的行踪相比起你来更容易些。”

  颜末冷哼,跃上马背,“懒得理你!我走了!”

  闻路松了口气,施展轻功离开。

  待闻路找到霍奇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你怎么这么晚到?”

  “郡主被修允杰带走了。”

  “什么?”

  “这下坏了。”霍奇皱眉。

  “怎么了?”

  “王爷和姬苍昊分兵两路回东皇,估计他现在正带着百里融熠前往渭城。”

  “王爷要我们在渭城汇合?”

  “是。”

  “可是,这离渭城还有好长一段路,我怕郡主……”

  “我先派人去查修允杰的行踪,而后,我们再想办法营救。”

  “也只能如此了。”

  可是颜末和闻路皆不知道徐冰清身上不但有内外伤,还身受黄泉之毒的侵害,随时可能一命呜呼,她现在的身体已不能用“虚弱”二字来形容了。

  此时的徐冰清可以用“惨不忍睹”来诠释。

  卢显扬端着药碗进来,看到徐冰清瘫趴在地上,衣裳已被鲜血和汗水浸湿,额前的发丝也湿哒哒地贴在脸颊上,腿上的伤口又崩裂开来,一双纤细的手上满是血迹,不知是手心被戳破的缘故,还是她自己吐出来的毒血,反正地上摊着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即便如此,听到脚步声,徐冰清还是睁开了她那双疲惫却很清澈的眼眸。

  卢显扬放下药碗,走上前,“失礼了。”说着,蹲下身,拦腰轻轻抱起徐冰清,走向床榻。

  徐冰清早已疲累地说不出一句话,也就更没有精力去在乎什么男女有别了。

  “你先喝药,一会儿我找侍女来为你更换衣裳。”

  看着嘴边的药碗,徐冰清没有张口。

  “你放心,你们的人抓了修允乐,修允杰暂时还不会拿你怎么样。这碗药是我亲眼盯着的,没人有机会下毒。”

  其实卢显扬误会了,试问这世间还有什么毒能够比得上黄泉之毒的?

  她不喝,是因为嘴里还残留着自己的血,还有满身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想吐。

  徐冰清嘴唇微动,“我……想休息了。”眼眸微敛,呼吸微弱,很是疲累。

  黄泉之毒的发作,外人难以想象,但单看此情景,就能猜想到徐冰清究竟经受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卢显扬忍不住想:她究竟是怎么撑过来的?又是因为什么才能坚持到现在的?她这具瘦弱纤细的身体里究竟蕴藏着多大的毅力和勇气?

  看着她苍白瘦削的脸颊,“那你……”卢显扬放下药碗,“你先休息……”

  直到听见轻轻的关门声,徐冰清才睁开眼眸,盯着床帐的一角发呆。

  她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九岁那年,身中春药又被人追杀,孤身一人躲在黑暗角落里忍受着无边的痛苦和恐惧,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知道牧叔和素英在不断寻找自己的行踪,而此时呢?

  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忍受多久这样的伤痛,她也不知道身上的黄泉之毒能不能解,她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到东皇,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直到此时,她才允许眸中隐忍许久的眼泪滑落,在这无人的房间内,在这陌生的地方,在这不知何时就有可能毒发身亡的情况下。

  两日后。

  闻路在房间里急得乱转,已经两日没有郡主的消息了,他有些担心她的安全,更不知道该怎么向王爷交待。

  正在这时,霍奇推门而入。

  “如何?”闻路焦急地看着他,期待着他能带来好消息。

  霍奇看了他一眼,“郡主的伤势是不是很重?”

  “什……什么?”闻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照你所说,当时是修允杰和卢显扬在场,那郡主现在很可能与卢显扬在一起……”

  “然后呢?什么意思?”

  “飞鹰堡最近在暗查医圣前辈的下落。”

  闻路听闻此言,心中一喜,眼眸晶亮,“你是说……”

  “你先前不是说郡主与北战雄一战时受了内伤,而后被卫可信刺伤了双腿,按道理来说,这样的伤,一般的良医就能治愈……难道除此之外,郡主还受了其它伤?”

  “你在说什么?”闻路有些听不懂,“说清楚!”

  “近两日,卢显扬在周边的城镇不停地寻找大夫。我已派人去查过了,请过去的看诊大夫都说,他们是去替一个姑娘看病,那姑娘伤势很是严重,他们也都无能为力。”

  “你说的这个姑娘难道是……郡主?”

  霍奇点头。

  “修允杰敢对郡主用刑!他难道不知道他妹妹还在我们手中?”闻路急得跺脚,“不行!不能等了。你有没有查到关押郡主的地方?”

  “没有。不过,按他们寻医的方向,他们应该在往南走。”

  “往南?那不是……”

  渭城就在北夷的南边。

  “不用猜也想得到,我们要离开北夷,必须经过渭城,而且渭城有个武功高强又德高望重的大将军夏侯琨。看来,澹台朔已在渭城布好战局,就等着我们入局。”

  “那我们怎么办?”

  “马不停蹄前往渭城。”

  “我是担心郡主的安全。”

  “我已传信医圣前辈,相信卢显扬很快就能得到医圣前辈的行踪。”

  “那就好,那就好。”闻路松了口气,“就是不知颜末可有找到王爷?”

  “先不管那么多了,我们尽快离开这。”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