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零六章 伤上加毒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20 2020-03-28 21:57:32

  话说徐冰清三人离开都城后,改马车换骑马持续前行。

  三人马不停蹄地疾驰了许久,直到……

  “郡主,这里离都城已经够远了。再说,我们走的都是小路,澹台朔一时也难以找到我们的行踪,先歇息一下吧!”颜末有些担忧地看着徐冰清。

  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如雪”来形容了,而是已近透明,可见她的身体到底有多虚弱,仿若下一刻就会烟消云散。

  闻路厉声道:“不行!王爷说过必须尽早离开澹台朔的领地……”

  “你!”颜末勒紧马缰,停了下来,“我累了,要休息。”

  “颜末,我们现在是在……”

  不待闻路说完,徐冰清也停了下来,“休息一下吧!”

  闻路这才发现徐冰清的异常,无奈道:“是。”

  颜末扶徐冰清到树下休息,“我听闻郡主与北战雄一战时受了内伤,难道这内伤到现在都还没好吗?”

  徐冰清虚弱一笑:“无碍。”

  颜末皱眉,打量了一下四周,“我去取些水来。”

  “辛苦你了。”

  颜末走到闻路身旁,“你保护好郡主,我去取水。”

  “我……去”

  闻路口中的“吧”字还未出口,颜末已飞身离开去取水。

  闻路走到徐冰清面前,“抱歉,属下忘了郡主身上还有伤。”

  “无碍!再说了,你不也是担心我们被澹台朔的人追上吗。”

  “郡主不用担心,王爷已安排霍统领带人接应,若是再往前行十里,应该就能汇合。”

  “嗯。”

  其实一直以来,闻路因为姬逸风之故,都对徐冰清颇有微词,只是无缘得见。

  今日见到徐冰清,闻路想为自家主子言语几句,看着徐冰清,欲言又止,“郡主……”

  “宁安郡主,又见面了。”有人从天而降。

  徐冰清站起身,“还真巧啊!”

  闻路手中利剑出鞘,“你是谁?”

  “卢显扬。”打量了闻路一下,又看向徐冰清,“郡主身边的护卫倒是不少,不知这位的武功……”

  “卢?”闻路冷哼,“原来是飞鹰堡的人,不自量力!”说着执剑迎去。

  徐冰清看着两人对战,知道卢显扬不是闻路的对手,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这个卢显扬竟是澹台朔的人。

  对此,徐冰清先前曾经怀疑过,所以并未感到惊讶。

  “你一直跟着我们?”嗓音淡淡。

  “其实你……”卢显扬应对着穷追猛打的闻路,“其实你不必如此凶神恶煞,在下并未想要宁安郡主的性命。再说,上次,郡主还救过我,我就更不会……”

  闻路对他的废话毫不理会,手中长剑未停。

  “唉!你……”卢显扬被闻路打得无处闪躲,“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

  就在这时,卢显扬无意间瞥到徐冰清的方向,“哎!小心!”

  有人趁机袭向徐冰清。

  徐冰清武功低微,遇到这种高手自是躲避不及。

  “你怎会……”来人惊讶,愣了一下。

  徐冰清看了眼前襟,衣裳被来人刺破,露出金丝软甲的一角。

  “原来如此……”来人像是明白了什么,紧接着又是一剑横扫,直指徐冰清。

  只不过……这次……是腿!

  “呃!”

  徐冰清闪躲不及,双膝被刺伤,跪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

  来人趁机往徐冰清的嘴里倒了一滴透明的水滴。

  徐冰清只觉得口中一凉,而后便消失无踪,好像适才入口的水滴只是一种错觉,但她知道不是。

  那会是什么?

  无色无味。

  而另一边,“郡主!”闻路挥开碍事的卢显扬,直奔来人。

  徐冰清连忙从绣包里拿出一颗解毒丸吞下,她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看着闻路与之对战,徐冰清坐了下来,朝受伤的膝盖处撒了药粉,随意包扎了一下,心中暗道:既然此人要对自己下毒,那定然不是一般的毒,而且对方明知自己的底细,还敢对自己下毒,那他一定有足够的自信,此毒或许连世间最厉害的解毒圣手莫修染都束手无策。

  那会是什么毒呢?能是什么毒呢?

  不待徐冰清推测出来,所中之毒便发挥了它的效用。

  “噗!”鲜血夺口而出。

  徐冰清手捂胸口,抑制着体内不断上涌的腥意和撕心裂肺的痛感。

  这下不用猜测了,是“黄泉之毒”。

  看着场中的黑衣人,“你是南黎国人!”

  那人身形微顿,像是不曾想到徐冰清会这么快便猜出自己的身份。

  而闻路趁机刺穿他的肩胛骨,扯下他的面巾。

  乍见此人真面目,一旁的卢显扬惊了一下,“卫可信!”

  卫可信,北夷王身边的近身侍卫。

  怪不得,北夷王会被南宫莹算计,中毒多日;怪不得,先前在勤政殿上北夷王会突然中毒昏迷,虽然这中间有徐冰清的参与,但徐冰清只是激发了北夷王体内的余毒,并未再令行下毒。

  “原来你的主子是赵世勋。”徐冰清冷笑一声,“他还真是看得起我,为了杀我,竟然把暗藏在北夷王身边多年的暗探给暴露了。”

  卫可信冷笑:“若不尽快找到医圣,你将命不久矣!”

  “然后呢?”

  “直到此时,你还不把自己最后的底牌亮出来吗?”

  徐冰清喃喃:“原来他是这个目的。”

  “郡主,快走!”颜末匆匆而回。

  随颜末一起回来的不是霍奇,而是……修允杰!

  徐冰清没有动作,看着受伤的双腿,感受着体内“黄泉之毒”的肆意侵扰,伤上加毒,事到如今,她又能走去哪里?

  “修允杰,卫可信是南黎王赵世勋的人……”徐冰清大喊。

  她知道自己走不了,所以她把修允杰的目光集中向卫可信,想要借此为闻路和颜末争取时间。

  修允杰看了一眼场中,挥手示意众护卫,道:“全都拿下!”

  徐冰清猛然站起,手中短刃割断拴在树上的缰绳,马儿脱离束缚,兴奋地跳起。

  “颜末、闻路快走!”而后,自己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郡主!”颜末见状不肯离开。

  “走!”徐冰清怒喊。

  “走!”闻路携起颜末,迅速上马而去。

  见二人离去,修允杰并未命人去追,因为只要徐冰清还在这儿,他们就一定会回来,并且会带着更重要的人回来。

  而这边,护卫们联手擒下卫可信。

  “南黎人?”修允杰看着他。

  卫可信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着他,“我姓赵。”

  “赵”,南黎的国姓。

  不言而喻,此人真是南黎人,赵世勋的手下。

  “北夷还有哪些是你的同党?”

  “哼!”卫可信懒得搭理他,转而看向徐冰清,“宁安郡主,黄泉之毒的滋味可还好?”

  “黄泉之毒?”卢显扬震惊地看向徐冰清。

  他当然知道黄泉之毒,恐怕这世间所有人都知道黄泉之毒,因为它害死了东皇文采、武略皆绝艳天下的徐明渊。

  徐冰清虚弱一笑:“若这是赵世勋最后的手段,那我觉得‘还好’。”

  “哈哈哈……不愧是徐明渊的女儿!徐家三人皆受‘黄泉之毒’之苦,现在……徐明渊死了,徐浩然中毒时,尚且年幼,而你……内、外伤皆重,即使有大罗神仙相助,你又能活到几时?”

  “这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卢显扬面露不忍,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从未想过要徐冰清死,他也不知道卫可信在暗中等着伺机而动,他更不知道卫可信手中有黄泉之毒。

  卫可信在侍卫们的压制下双膝跪地,朝南叩首,“大王,臣……幸不辱命!”说完,牙齿一咬,口吐黑血而亡。

  对于见惯了这种一旦被抓就服毒自尽的暗探,众人都见得多了,对此倒也没有丝毫惊讶。

  修允杰看了一眼卫可信的尸首,“看看他身上可有留下什么证据。”又看向徐冰清,“安排宁安郡主上马车。”

  徐冰清自知不敌,听闻此言,很是自觉,不待侍卫上前缉拿自己,纤手扶着树干,费力地站起,只是刚刚挪动下身体,便重重摔下。

  卢显扬走过去,扶起她,“我帮你。”

  徐冰清看他一眼,“多谢。”

  卢显扬惊愣一瞬,而后低头扶着她上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