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零五章 紫衣樊琼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12 2020-03-27 21:44:10

  姬逸风几人的逃离,让澹台朔极为愤怒。

  “把城门各处全都封锁,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飞出去?”说着前往城门口。

  行至半途,澹台朔勒紧马缰,“不对!姬逸风明知道就算他救出紫罗,我一旦关上城门,他们照样逃不出去……既然这样,他又怎会从城门口出逃?”

  “殿下!”百里惊鸿疾驰而来。

  “怎么了?”

  “融熠不见了。”

  澹台朔脸色铁青,“姬逸风!”

  “殿下,侧妃不见了!”有侍卫来报。

  “好啊!以自己为饵,竟然暗中做了这么多事。”澹台朔眼眸如刀,脸色冷寒,“我倒要看看,就算你逃出了都城,但你别忘了,这里是北夷!”看向百里惊鸿,“通知下去,先前怀疑的几处东皇暗桩,全都进去查看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暗道直通都城外。”

  “是。”

  “徐冰清那里呢?”

  “已经出城了。不过……修家有追踪到其行踪。”

  “那就好。只要徐冰清还在我手里,姬逸风就不会乱来。”

  “融熠怎么办?”百里惊鸿现在最担心的是百里融熠的安全。

  “让人查东皇安插在都城内的暗桩,我们去城外。”说着策马疾驰。

  话说姬逸风一行离开百里家,跟着紫衣女子来到都城内最大的一座“玲珑阁”。

  只不过,往日热闹非凡的“玲珑阁”,今日却是空无一人,异常冷清。

  子暮打量了一下阁内,发现这里陈列的都是女子极为喜爱的发簪首饰等物,看了一眼紫衣女子,暗道:难道这里是东皇在北夷的一处暗桩?

  “跟我来。”紫衣女子领着众人前往后院。

  接着,众人来到一间厢房。

  房内并不是空无一人,而是……

  莫修染!

  “莫前辈。”姬逸风见到莫修染在此并未感到惊讶,显然是早就知情。

  子暮皱眉,这个紫衣女子究竟是谁?看情景,王爷和莫修染竟都与之相熟。

  “澹台朔的人应该很快就能查到这里来,我们赶快走。”

  子暮这才发现,房内的床榻已被人掀起来,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地洞。

  这是……暗道!

  怪不得先前姬逸风不带着他们从城门口逃离,原来早就留有后手。

  “好,走!”姬逸风先行跳入洞中。

  紧接着,众人先后跳入。

  莫修染负责善后,尽可能把床榻恢复原状。

  众人进入床榻底下,才发现原来这里有一条暗道,道内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

  姬逸风打开火折子,领着众人前行。

  莫修染快步走到姬逸风身旁,“你是如何打算的?”刻意压低音量,“你知道的,即使我们出了都城,但只要我们还在北夷的领地,澹台朔就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没关系,我在都城还留了个‘礼物’给他。对了,适才你在洞口撒了什么?药粉?”

  “嗯。虽不致命,但会让人三天之内不得动弹。”

  “前辈还是太过心慈。”

  “冰清不会想让太多人死的。”

  徐冰清想要报仇,但她只想杀……她要杀的那个人,她并不愿意牵连太多无辜,更不愿殃及更多人的性命。

  姬逸风闻言,没有言语。

  “清风。”紫衣女子开口道,“待我们出了都城,要去哪里?澹台朔肯定已经下令封了北夷国内所有的城门,我们想要离开北夷,恐怕有些困难。”

  “先去村落汇合。”

  待众人出密道后,已有人在附近等候多时。

  “王爷。”

  子暮惊讶,竟是姬苍昊。

  “把密道口封住,相信澹台朔很快就能找到玲珑阁,我可不希望他顺着这条密道找到我们的行踪。”

  “王爷放心。”

  待众人离开密道口,策马来到一处偏僻的村落。

  姬逸风与姬苍昊直接前往房中商量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过了一会儿,“小姐不在?”子暮闯入房中。

  两人谈话被打断,皆看向子暮。

  莫修染紧随而来,“冰清没有出都城吗?”

  “我让闻路和颜末带着她先行离开。”

  子暮转身便走。

  “你去哪?”

  “我去找小姐。”

  “你去哪找?”

  “小姐身边没人保护,我要去保护小姐的安全。”

  姬逸风无奈道:“霍奇已经去了,现在你……”

  子暮转身,“不行!小姐不会武功,其他人不会……”

  姬逸风打断他,吼道:“你以为这么多人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谁?”

  “子暮!”莫修染感到奇怪,子暮今日怎么了?性情怎么这么反常?虽然他平日的性情也不怎么正常。

  “你为什么不亲自去保护小姐?”

  姬逸风蹙眉,“现在情况紧急,本王没时间跟你废话。总之,一会儿你和莫前辈随姬苍昊一起离开。”懒得再搭理他,揉捏着眉间闭目养息。

  子暮还欲开口,莫修染拦下他,看向姬逸风,“冰清那里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姬逸风没有回答。

  姬苍昊见状,开口道:“霍奇原先是先宁国侯的下属,又是东皇安排在北夷的暗桩统领,郡主其实是他在北夷的首领,所以他一定会保护好郡主的。”

  莫修染闻言,拉着子暮离开。

  “王爷。”

  姬苍昊知道,其实姬逸风心里更不是滋味,他比任何人都更担心徐冰清的安全,只不过他现在更要护眼前的所有人安全离开北夷,实在无心他顾。

  “去吧!”姬逸风轻呼口气。

  莫修染拉着子暮来到院中一角,“子暮,你今日怎么了?”

  子暮没有言语,而后看到前方一抹紫衣飘过,眉头紧皱,“前辈,你认识那个紫衣姑娘吗?”

  “怎么了?”莫修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有抹紫衣人影正往姬逸风的房间走去,“你怀疑她的身份?”

  “她是谁?”

  “她叫樊琼,也算是霍奇的人吧!”

  “这么说,玲珑阁是东皇在北夷的暗桩。”

  “也算,也不算。她的父亲是霍奇的手下,她的母亲是北夷人,后来,她父母执行任务故去,霍奇照顾她长大。而后,她虽未加入东皇暗探,但却一直帮东皇在暗中收集情报。”

  “姓樊?”子暮记得当时小姐在霓裳阁选衣裳时,霓裳阁的掌柜就是称那女子为“樊姑娘”。

  却原来,那日所见之女子与这个紫衣女子竟真是同一个人。

  她在有意接近小姐?她想做什么?

  “你认识?”莫修染不解。

  “她见过小姐。”

  “所以你适才才会那么反常?”莫修染有些哭笑不得。

  “她与安王的关系不寻常。”

  所以这才是子暮针对姬逸风的原由。

  莫修染轻咳出声,“这你都能看出来?”

  当然了,莫修染也看出来了。

  其他人自然也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没人敢当面说出来,毕竟这是人家两人的私事。

  “我担心小姐的安危。”

  莫修染轻拍他肩膀,“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这样才能尽快见到冰清。走吧!先离开这里。”

  “嗯。”

  两人并肩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