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零四章 硬闯百里府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86 2020-03-26 21:57:36

  翌日。

  府门前。

  修允乐走出府门,便看到府门前停着两辆马车,一辆普通简单,一辆精致大气,两辆马车的风格简直是天壤之别。

  而那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马车前站着一人,正是徐冰清。

  修允乐走上前,打量了一下马车前的徐冰清,“王妃打算一起去吗?”

  “是啊!”

  修允乐看了一眼驾车的子暮,心中疑惑,但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向另一辆马车。

  徐冰清见状走进马车,“走吧!”

  “是,小姐。”

  两辆马车先后驶离。

  半途,有人悄然进入马车。

  “郡主。”

  “颜末!”徐冰清蹙眉,姬逸风又要做什么?

  “属下护送郡主出都城。”

  “不行!”

  “郡主放心,紫罗那里,王爷已安排妥当。”

  “不是,你快回去告诉他,让他不要贸然出手。”

  “属下接到的命令是护送郡主出城。”颜末显然不愿妥协。

  徐冰清知道这是姬逸风的命令,无奈道:“澹台朔命修允乐去百里家接回百里融熠,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蹊跷。我今日出府,澹台朔肯定知情,我怕这是一个局。”

  “王爷知道,所以已经派人去救人了……”

  “什么?既然知道这是澹台朔设的局,为何还要硬往下跳?现在百里家定是里三层外三层全都布满了暗卫,就等着请君入瓮呢。他可倒好,就这样跳下去了。”朝车外道:“子暮,速去百里家。”

  外面没有传来子暮的声音,但马车已经在快速行驶当中了。

  即使这样,还是让徐冰清察觉到了不对劲。

  “郡……主。”

  不待颜末反应过来,徐冰清已迅速推开车门。

  “闻路?”

  赶马车的人不知何时已换成了闻路。

  徐冰清关上车门,看向颜末,等着她的解释。

  “是王爷的命令,我们……不得不从。”

  徐冰清柳眉紧蹙,想起适才颜末的话,“他去了。”

  这个“他”显然是指姬逸风了。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这个……”颜末吞吞吐吐。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北夷,要他的命的人比要我命的要多得多!”

  颜末没有言语。

  “这个局明显就是针对他的……你们可知道,澹台朔自始至终都是想通过我来引出他!”

  “所以主子去了百里家,让我们护送郡主出城。”闻路在车外直言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怨念。

  “不行!现在!马上!立即赶到百里家。我若不去,澹台朔肯定会怀疑的,若是这样,他想在修允乐到达百里家之前救出紫罗是不可能的。”

  颜末轻咳一声,“子暮和茗香已驾着另一辆马车赶往百里家……”

  徐冰清叹气,看来姬逸风全都安排好了,甚至连她的心思都算到了。

  百里家。

  姬逸风亲自去往百里家,不只是为了救出紫罗,还有就是……

  如徐冰清所说,百里家的确布满了暗卫。

  姬逸风刚到后院就被发现了行踪。

  而带人赶来的正是澹台朔,显然是预谋已久。

  “姬逸风,好久不见。”澹台朔看着院中为首的黑衣人。

  姬逸风对于澹台朔能轻易便识破自己的身份一事也不感到惊讶,随意摘下银色面具,嘴角轻勾:“北夷四皇子果然好算计。”

  “东皇国安王私闯我北夷将军府,的确英勇无量。”

  “那也比不上四皇子的大义灭亲之举,不但除了澹台朝和南宫莹,还解决了北战雄这个心腹大患,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澹台朔轻笑,早就了解过姬逸风的性格,听闻其行事素来肆意随心,没想到其撒起谎来竟也如此驾轻就熟。澹台朝他们这些人之死,包括北夷近日的内乱,都与姬逸风脱不了关系,如今他竟还能如此肆无忌惮地站在这说这一切皆是他人所为。

  “这可真不像安王会说的话……”

  众人皆知,在战场上,安王向来不爱说废话。

  澹台朔转念一想,“你想拖延时间?”立即挥手让侍卫上前捉拿姬逸风他们。

  即使身在北夷,即使处于如此境地,姬逸风嘴角的笑意也一直未曾消散。

  姬逸风带来的都不是一般人,但澹台朔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时之间,倒也难分胜负。

  “殿下,侧妃的马车很快就要到了。”

  “徐冰清呢?”

  “还在后面跟着。”

  看着场中的姬逸风,澹台朔有些疑惑,“确定?”

  “是那个叫子暮的亲自驾的马车。”

  “车里可有人?”

  “我们的人一直在暗中看着,马车不曾停下,子暮也未曾离开马车,马车里也的确有人。”

  “让人拿下他们。”

  “是。”

  一个侍卫刚离去,又来了一个。

  “殿下,人不见了。”

  这个“人”指的自然是紫罗了。

  澹台朔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来最近些时日,姬逸风倒是聪明了不少,不过……”飞入场中,长剑直指姬逸风,“姬逸风,就算你救出了紫罗,只要徐冰清还在我手里,你又能如何?更何况,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

  “自身难保?”姬逸风冷笑,“那就剑下见真章。”

  两军对战,兵法战术极为重要,但若是高手两两对决,那就要论谁的武艺更高了。

  虽然姬逸风和澹台朔都是年少从军,且征战沙场多年,但澹台朔一心两用,用于朝政算计上的时间更多一些,所以他的武艺自是不及姬逸风的。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澹台朔就已经落于下风,身上已有数道剑伤。

  姬逸风冷嗤:“不自量力!”

  澹台朔看了看身上的伤口,暗道:看来姬逸风的武艺又精进了不少,恐怕在四国之中他的武艺仅次于北战雄,而现在北战雄已死,那北夷……就更不能让姬逸风活着离开了。

  “拿下姬逸风!”

  一声令下,所有人直攻姬逸风。

  “公子!”嗓音娇柔魅惑,让人听之便沉醉其中。

  一阵香气伴随着无数花瓣从天而降。

  澹台朔忙喊:“捂住口鼻,小心有毒。”

  可是已经晚了。

  只见那些围着姬逸风的侍卫们各各中毒倒地,惨叫声随之响起。

  “你怎么来了?”姬逸风看向来人。

  “公子快走!事情皆已办妥。”

  “好。”挥手示意其他人,“撤!”施展轻功飞速离去。

  澹台朔见状,喊道:“追!”

  姬逸风刚到府外便碰上子暮和茗香,“怎么样?没事吧?”

  “王爷放心。”

  “郡主可出城了?”

  “城门口已传来消息,闻路已驾着马车出了城。”

  “那就好。”

  “清风公子。”是适才救姬逸风的女子。

  只见她一袭紫衣,紫纱蒙面,一双眼眸很是魅惑迷人。

  子暮看见此人,眸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女子有些眼熟,像是花灯节那日小姐和颜末去逛霓裳阁遇到的那个女子,只不过当时他在暗处,并不能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

  茗香去找霍奇时见过此女子,所以看见她出现在这也并不觉得奇怪。

  “多谢樊姑娘,不知紫罗他们……”

  “清风放心,我已安排他们平安离开,想必现在已经出了都城。”

  “那就好。”

  “清风随我来。”紫衣女子施展轻功离开。

  姬逸风示意众人紧跟而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