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二百章 余毒复发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545 2020-03-22 21:33:53

  话说徐冰清来到勤政殿面见北夷王。

  “恭喜大王清除逆贼,平叛内乱。”

  “说起来,这其中还有宁安你的功劳啊!”北夷王看着徐冰清,笑着道。

  “若大王说的是怀柔公主之事,那我还真是功不可没呢。”徐冰清淡淡笑着,“虽说我事先并不清楚她的身份,但好歹是我把她带回北夷的。您说,对吗?”

  “怀柔的身份,你不知道,难道你父亲当年也不知道吗?”

  “哦!这您可能要去问先父了。”

  “放肆!”北夷王身边的内侍冷声呵斥。

  徐冰清也不在意,淡淡道:“当年南宫菁身怀六甲宁愿遭受非议、受尽侮辱,亦不愿入宫为妃,大王可知是何原因?娴妃为何宁愿把自己的亲生女儿交给身边的嬷嬷也不愿相信你?百里芳华为了澹台朔和融熠,被你逼得忍辱负重远嫁东皇,她不只是为了成就澹台朔,也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孩子,哪怕自己身死异乡。大王又是否知道澹台朔为何要远赴东皇,为何又要向东皇求娶我?”

  “你想说什么?”北夷王脸色铁青,冷冷看着她。

  “大王自以为的给予澹台朔所有的爱,殊不知他要的爱是什么,就像……大王自认为自己最爱南宫菁,却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闭嘴!”北夷王暴喝,一举掀翻了案桌,书卷、奏折散落一地。

  徐冰清嘴角轻勾,她承认自己是故意的,故意刺激北夷王,目的……当然是让他情绪崩溃,让他……不好受。

  “大王明明早就怀疑是南宫莹害死南宫菁,却还是封南宫莹为后;明明知道北战雄与南宫莹牵扯不清,却还是任由他们在你眼皮子底下蹦踏;明明知道澹台朗可能不是你的儿子,却还是对他偏宠有加……而这一切,皆是因为你想保住你的王位;你想要利用北战雄对付东皇,震慑他国;你想要澹台朔承袭你的王位……这所有的所有,说到底都是为了你自己,为了这至高无上的皇权,南宫莹、北战雄、澹台朗、百里芳华,还有澹台朝、肖家,甚至包括南宫家、百里家,他们都只是你弄权的工具……”

  “徐冰清!”北夷王飞身而起,瞬间便来到徐冰清面前,“你找死!”宽厚的手掌直朝徐冰清脖颈处袭去。

  徐冰清衣袖轻甩,转身挪至一边,躲过北夷王的奇袭。

  北夷王还欲追赶,却软倒在地上……

  “大……大王……”内侍急喊,“快来人啊!”

  殿外的侍卫匆匆跑进来。

  “快宣御医!”徐冰清紧张大喊,神情与适才的淡然自若天差地别。

  内侍惊异地看了一眼徐冰清,而后朝侍卫大吼:“还不快去宣御医!”

  “这就去!”一个侍卫匆匆离去。

  而此时的北夷王已说不出话来,只能睁着圆滚的眼眸恨恨地看着徐冰清。

  徐冰清走上前,蹲下身,手指轻探北夷王的脉搏,“大王这是旧毒复发……”嘴角轻勾,“看来南宫莹是真的非常想要大王……”

  “死啊!”两字从嘴间轻轻吐出,只有北夷王和内侍、徐冰清三人听得到。

  听闻此言,一旁的内侍已不知自己该作何表情了。

  “你是澹台鹏的人?”徐冰清看向内侍。

  内侍此时已吓得面色皆白了,惊惧地看着徐冰清,又胆寒地看向北夷王。

  “你……你们……”北夷王推开内侍,再次摔倒在地上。

  徐冰清站起身,朝侍卫道:“去请怀柔公主前来,大王想要见她。”

  “这……”

  “还不快去!”徐冰清冷声道。

  “是。”

  看着侍卫去请紫罗,徐冰清眼眸清亮,暗道:希望他们能在御花园顺利救下紫罗。

  原来徐冰清先前让人在别的宫殿放火,并不是为了声东击西趁机从永安宫救出紫罗。

  她知道,北夷王既然想要利用紫罗来引诱自己上钩,那永安宫内外一定布满了守卫,她想要救出紫罗并带出皇宫肯定是不行的,但若是出了永安宫,防卫和守备定不会那么严。还有就是,从永安宫到勤政殿必须经过御花园,而御花园宽大且人少,适合隐匿藏身,若是趁机救下紫罗,还是有一定胜算的。

  只不过,有时候即便你算的再好,结果也许并不能尽如人意。

  “父王!父王怎么了?”澹台鹏姗姗来迟。

  北夷王已被安置在勤政殿的软榻上。

  “大……大殿下……大王他……”内侍嘤嘤哭泣,也不知要说什么。

  “大王身上余毒未清,这才复发的。”徐冰清淡淡道。

  澹台鹏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殿门处的侍卫,“还不快去请御医,愣在这里干什么?”

  “回殿下,已经去请了。”

  澹台鹏看了看北夷王,发现其已昏迷不醒,走近徐冰清身旁,“弟妹说话做事好像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徐冰清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先前她让闻路与澹台鹏做交易,以北夷王的秘密交换紫罗被关的位置,而这个秘密就是……北夷王只剩下一个月寿命,提醒澹台鹏想要夺得王位必须要早做准备,以防澹台朔捷足先登。

  而后,也就是这次,她让闻路再次通知澹台鹏,说……北夷王大限将至,要他速来皇宫,以防大权旁落。

  “这世上,瞬息万变的事情那么多,人总要学会以不变应万变。”

  “弟妹言之有理。”

  不一会儿,御医们先后赶来。

  “臣等参见大殿下……”

  “不必拘礼,快来看看父王怎么样了?”

  “是。”

  徐冰清走远几步,静站一旁,也不知今日的营救怎么样了?

  一番诊断过后。

  “父王怎么样了?”

  御医们纷纷低头不语。

  “先前父王身体里的毒不是已经解除大半了吗?”

  “这……”

  一个御医站出来,道:“殿下,这毒实在霸道,又潜伏在大王身体里这么久,医圣莫修染乃世间医家圣手,请恕臣等……”

  “庸医!”澹台鹏大怒,“来人,把这人拉出去……”

  “这是怎么了?”冷肃中却又带些慵懒的声音传来。

  “见过四殿下。”

  只见澹台朔阔步走来。

  看见他在此时进宫里来,徐冰清心中“咯噔”了一下,先前总觉得心绪难安,好像有什么被自己算漏了,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澹台朔就是那个“漏网之鱼”。

  她没想到,澹台朔竟然这么快便解决了北战雄的二十万大军,这么快便来到了皇宫。

  紫罗!

  徐冰清心中一紧,袖中手指紧握成拳。

  而澹台朔的突然出现,显然也在澹台鹏的意料之外。

  “四弟果然文武双全,竟然这么快便解决了叛逆,平息了内乱,实在功不可没啊!”

  “是父王深谋远虑,我不过是遵从皇命而已。”

  “四弟过谦了。”

  “父王怎么了?”

  “先前父王被南宫莹下毒,虽经医圣之手缓解了不少,但现在余毒复发……”

  “余毒?”澹台朔看了一眼徐冰清,又看了一眼澹台鹏,眼眸微眯,没有言语。

  “启禀两位殿下,还是请医圣前来……帮大王诊断一下吧!”

  澹台鹏看向澹台朔,“四弟你看呢?”

  澹台朔走到徐冰清身旁,“宁安,你看呢?”眼眸直直盯着她,一只手握着徐冰清的纤手,另一只手掌覆上徐冰清的手……

  徐冰清只感觉到有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入手心。

  待澹台朔松开手掌,徐冰清看清了手心里的东西。

  这是……紫罗的玉珏!

  这一刻,徐冰清只觉得上面刻着的“晴”字意外刺眼。

  紫罗在澹台朔手中!

  这个结果让徐冰清神情紧绷又无奈暗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