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九十八章 部署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17 2020-03-20 21:36:58

  徐冰清起身下榻,径自往外走去。

  “郡主,你要去……”

  待看清徐冰清去的方向,颜末住了口。

  莫修染摇头叹气,没有言语。

  他知道冰清重情,不管她把自己想得有多冷血,可现实中她总是宁愿自己受苦受累受伤,亦不愿、也不忍心身边的人为其所累、所伤、所痛。

  来到茗音的房间。

  “颜末,去准备热水,我要为茗音送行。”

  “是。”颜末领命而去。

  徐冰清从衣柜中拿出一套茗音惯常穿的衣裳,放在榻边,看着茗音永远沉睡的容颜,想起她临终时的言语,终是忍不住轻声啜泣。

  “郡主……”颜末准备好热水,走了过来。

  徐冰清执袖抹去脸颊的泪水,若无其事地低头去解茗音的衣襟,“我知道了。”

  颜末知道郡主要帮茗音洗漱更衣,道:“郡主,属下来吧!”

  她怕郡主看到茗音身上的伤心里更难受,况且郡主本身就内伤极重。

  “你先出去吧!”嗓音淡淡,好似没有丝毫感情。

  可是经过这么多日的相处,颜末知道,她所跟随的宁安郡主总是用自己冷静淡然的外表包裹着她那颗火热多情的内心。

  一炷香之后。

  “郡主。”颜末在门外等得有些焦急。

  “进来吧!”

  颜末和莫修染一起走了进来。

  “你打算怎么办?”莫修染看着坐在榻边的徐冰清,“都城内的战局还未结束,你想带茗音一起离开,恐怕行不通。”

  颜末闻言看向徐冰清,原来郡主是想带着茗音一起离开北夷吗?

  徐冰清低首敛眉,无人能看清她的情绪。

  过了半晌,“颜末!”

  “嗯?”

  “我把茗音交给你。”

  颜末一愣,而后道:“郡主放心,属下一定保护好茗音的遗体……”

  “不!你先带着茗音出城,而后找个静谧的地方……火化了吧!”

  “郡主?”

  徐冰清看着榻上的茗音,“我们这样是带不走她的,但也不能就这样把她留在北夷的土地上,最起码……我们要把她的骨灰带回东皇……”

  颜末忍不住哽咽,“是。”

  “走吧!”徐冰清走离床榻,转身看向另外一处。

  颜末上前,轻轻抱起茗音,又看了徐冰清一眼,而后离开。

  徐冰清没有回头,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去送送颜末,一会儿去宫里……”莫修染担心现在城内的战局未稳,颜末不易出城,所以想去帮忙,但又担心徐冰清孤身奋战,没人护其安全。

  “莫叔叔,宫里之事,我自己可以解决。”

  莫修染叹气,对她的固执感到无奈,但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他顾虑太多,他还是决定先去帮颜末,然后再尽快赶回来帮徐冰清。

  待莫修染他们离开后,徐冰清在茗音房间待了许久,而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沐浴更衣。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徐冰清感到有些陌生。

  身上的青色羽衣是花灯节那夜与颜末一起买的,发上的玉簪是她素来经常佩戴的,袖中的匕首刚刚染过北战雄的血,随身携带的绣包里装着一些药粉和毒粉,绣着青竹的手帕里包裹着一枚玉佩……

  徐冰清取出手帕,打开,收玉佩于掌中……

  由于自己贴身保存的缘故,晶莹剔透的玉佩上还残留着一些体温。

  这是姬逸风的玉佩,不知为什么,徐冰清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还给他。

  可能是他们每次在相遇或相离时总是不欢而散,也或许是徐冰清自己下意识地不想还给他,想自私地保留着属于他的东西。

  徐冰清抚摸着玉佩镂空处的棱角,感受着那个“风”字,仿佛这样就能感受到他,能够从中获取一些力量,让自己安心又静心。

  她告诉自己:若是此事之后,她能平安回到东皇,她一定对姬逸风坦言自己的真实内心,她一定不会再辜负姬逸风对自己的真挚感情。

  “郡主。”子暮现身房内。

  徐冰清若无其事地将玉佩放入手帕,包裹起来,贴身放好之后,才道:“可有收获?”

  “茗音……”

  “茗音之事,我已经知道了。紫罗的下落查的如何?”

  “紫罗被关在皇宫里,至于具体的位置……我们的人暂时还没有查清楚。”

  “我明白,北夷的皇宫可不是那么好查的,北夷王也不是傻子。”

  “现在怎么办?”

  “我让颜末带着茗音先行出城,虽说有莫叔叔从旁协助,但……”顿了一下,转而问道,“都城里现在还有多少我们的人?”

  “姬苍昊走的时候只把府中的护卫带走了,其他先前隐蔽在都城四周的还有十一人。”

  “你派两人悄悄出城,跟上颜末。待颜末……待颜末火化了茗音的遗体,让他们相伴离开北夷。”

  “是。”

  “还有,你知会剩余的九人,随时等待命令。”

  “是。”

  “去吧!”

  “是。”

  子暮刚离开,闻路跳窗而入。

  “郡主。”

  “如何?”徐冰清急切道。

  “紫罗被关在南宫莹的永安宫。”

  “确定吗?”

  “先前我以为北夷王会把她关在紫罗先母的宫里,便派人去查,可惜那里并没有。据宫人报,好像南宫莹逼宫前的一个时辰里,也就是我和茗音去大牢救人时,有侍卫押着一个女子到南宫莹的寝宫。适才澹台鹏来信,紫罗的确被关在了南宫莹的永安宫里。”

  “知道确切位置就好。”

  “不过……恐怕这又是北夷王的一个局。他知道郡主会救紫罗,所以才会想法设法地引诱郡主入局,先是大牢,又是永安宫,属下担心……”

  徐冰清敛眉轻笑:“他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一箭双雕罢了。还真不愧是北夷王啊!果然好算计。”

  “郡主的意思……”闻路看向徐冰清,“北夷王想要借此……刺杀郡主吗?”

  闻路有些吃惊,不是因为北夷王要杀徐冰清,而是徐冰清听闻此事的淡然和从容,仿佛这件事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仿佛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闻路,你身边还有几人?”

  “十人。”

  闻路没有说,这些人是姬逸风留给他用来保护徐冰清的。

  “十人,足够了。”徐冰清看向他,“这个时辰,颜末差不多已经出城了……”

  “什么?颜末出城了?”

  “一会儿我进宫去见北夷王,你带人去……不!”徐冰清想要闻路带人闯入永安宫去救紫罗,但她又立即否决了这个决定,“你通知澹台鹏,宫里马上会有大事发生,就看他能不能抓住这个良机。你带人暗中在四个城门处设伏,最好设置那种不损伤自己又能阻挡敌人追出城的埋伏。到时候,我会派人通知你们在什么时间动手。”

  “那紫罗……”

  “我会去救。”

  “郡主的安全……”

  “莫叔叔一会儿就回来。”

  “还请郡主保护好自己。”

  若是郡主有什么闪失,闻路可不敢想象,王爷到时候会怎么虐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