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围杀北战雄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25 2020-03-17 22:04:58

  很快地,急促纷乱的马蹄声伴随着滚滚扬起的沙尘,由远及近飞速而来。

  “将军,有人率军队而来。”

  不用士兵禀告,北战雄早已听到了声响,看向城楼上的澹台朔,“你果然早有准备。”

  “大将军带兵打仗多年,经验丰富,我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北战雄冷哼,“你今日真能杀得了我吗?”

  “大将军此话怎么说的?我这不是……”扯了一下南宫莹,“还有她吗?”

  “嗯……嗯……”无奈南宫莹手被绑,口被封,只能怒瞪着澹台朔。

  北战雄敛眉,思索了一瞬,“不如你我比试一场,若是你赢了,我随你处置,但必须放了她。”

  “呦!大将军对她倒还算重情重义,不愧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就是不一般。”

  北战雄轻笑:“说起青梅竹马,怎比得了四殿下和百里公主。可惜呀!百里公主最后却成了东皇的恒王妃,年纪轻轻便早逝。而百里融熠,他这辈子也休想入皇家玉牒。”

  徐冰清闻言,看了一眼百里融熠。

  只见他稚嫩的脸上并未有任何异样,很显然,他的身份,澹台朔并未隐瞒他。

  澹台朔眸中的狠厉一闪而过,笑着道:“恐怕不能如你所愿。”看向徐冰清,“宁安非常喜欢融熠,已收融熠为义子,父王考虑到北夷与东皇的联姻,又怜惜他聪敏乖巧,已封他为北夷的皇长孙。”

  徐冰清没有言语,暗道:原来北夷王和澹台朔早已安排妥当,他们还真是先斩后奏,又物尽其用啊!就是不知,利用完她之后……哼!想来,此事一了,北夷王绝对不会放自己平安返回东皇。

  澹台朔此言一出,旁边的澹台鹏不淡定了。

  他是怀疑过百里融熠的身份,可他绝对没想到父王为了澹台朔竟然不顾北夷的律法和规矩,不但要把北夷的王位交给澹台朔,还想把北夷的将来交给澹台朔和百里芳华的私生子。

  北战雄对此却没有丝毫的惊讶,道:“果然,这个老匹夫,他的心里就只有你这个儿子。”看向澹台鹏,“大殿下,你看到了吧!你的父王从来就没想过要把王位交给你们兄弟其他人。自始至终,不管是他的儿子,还是他的王位,最后的归属权……只有澹台朔,他和南宫菁的私生子。”

  “这样很好……”澹台鹏冷嗤道。

  反正他对他们这个父王早就不报任何希望,更不奢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父爱。

  看向澹台朔,“以后……各凭本事!”

  这应该算是正式宣战了。

  澹台朔看了他一眼,并未理会,挥手与城楼下开战。

  这一次,澹台朔誓要把北战雄解决掉。

  徐冰清看着先前飞速赶来的军队,只见他们手起刀落,见人便杀,狠辣又残忍。

  颜末执剑站在徐冰清身旁,低声道:“是百里家的军队。”

  百里家?

  果不其然,澹台朔早有准备。

  或许他就是冲着北战雄这二十万将士来的,目的就是彻底瓦解澹台朗的势力,杀了南宫莹,既消灭了与之争王位的对手,又替母亲报了仇,一举两得。

  “看来这一役,北战雄必败。”颜末看着城墙下的战局,“两相夹击,即使他武功高强,战术娴熟,也撑不了多久。”

  “你不觉得少了点什么?”

  “什么?”

  “澹台朗不在。”

  颜末这才恍悟,看向徐冰清,“难道北战雄也有后招?”

  “自古以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不知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又或是……谁都不是。”

  “嗯?”颜末不解。

  “不过……”看着城墙下身着盔甲还活动自如的北战雄,“我不想看他再多活一日。”

  颜末顺着徐冰清的视线看过去,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把拉过南宫莹,把剑横于她颈项,朝城楼下喊道:“北战雄,适才不是为了佳人要与四殿下决一死战吗?怎么?你不想救她了?”

  “放肆!”北战雄一剑横扫四周,瞬间又有几人命丧黄泉。

  “杀他们有什么意思?你的对手是四殿下。”说着,颜末手中的长剑又更贴近了南宫莹的脖颈,渗出鲜红的血来。

  “找……死!”

  “颜末小心!”

  北战雄已飞身跃上城墙,手中利刃直指颜末胸膛。

  颜末早有准备,松开南宫莹,迎了上去。

  徐冰清站于一旁,纤手紧握成拳,眸光紧盯着两人。

  “颜末姑娘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澹台朔走到徐冰清身旁,感叹道。

  徐冰清全身心都放在北战雄和颜末的对战上,并未注意到他的言语。

  “说起来,姬逸风还真是御下有方。如此女子,他竟然舍得放其入北夷,就不怕……”

  徐冰清斜睨了一眼澹台朔,“颜末不是对手,四殿下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吗?”

  “你身边的其他人呢?”

  不得不说,澹台朔的聪敏和警觉的确非一般人所有。

  “都是一些小女儿家的花拳绣腿罢了,自然不敢在四殿下面前献丑。”

  “是吗?”

  看着北战雄又一次躲开颜末的长剑并快速回刺回去,“颜末小心!”徐冰清的心脏差点从身体里跳出来。

  几番打斗后。

  “噗!”颜末一口鲜血喷出来,跪倒在地上。

  徐冰清终于忍不住道:“澹台朔,还不去帮忙!”

  澹台朔执剑上前挡开北战雄刺向颜末的致命一击。

  徐冰清连忙上前扶起颜末,“如何?”

  颜末咬唇,摇了摇头。

  “看来这些年,他的武功倒是不曾荒废分毫,且还日益精进了。”

  徐冰清看向战局,若不是如此,他又怎能活这么久。

  颜末看了一眼城楼上的人,百里惊鸿抱着百里融熠站在一侧,紧张地看着澹台朔和北战雄的对战,并没有下场的打算。

  澹台鹏站在一旁,淡淡看着。

  他的武功,甚至连颜末的五分都没有,更不会下场。更何况,以他的立场,怕是恨不得澹台朔和北战雄两败俱伤。

  再就是,楼上的这些将士,一心只顾着守护这座城门,怕也顾不上这边。

  “郡主,怎么办?”

  只有颜末知道,徐冰清身边除了她,早已没有其他人了。

  徐冰清手指摩挲着袖中的匕首,“等着!”

  果不其然,澹台朔的武功比起北战雄来还是远远不及的。

  当看到澹台朔再次被北战雄刺伤时,“殿下!”百里惊鸿放下百里融熠,飞身上前帮忙。

  看着三人的战局,颜末道:“恐怕他们两人合力亦不是北战雄的对手。”

  高手对决,不管是身形,还是剑法,都太过凌厉和迅速,徐冰清有些辨不清谁是谁。

  “郡主,我要不要上去帮忙?”

  “你的伤?”

  “无碍!都是一些皮外伤。”说着重新执剑准备加入战局。

  “等等……”徐冰清拉住她,从荷包中拿出一个药瓶,把里面的粉末撒到了颜末的剑上。

  “这是?”

  “去吧!”徐冰清并未回答。

  颜末也不再过问,执剑飞入战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