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九十四章 城门对战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08 2020-03-16 21:50:15

  城楼上。

  澹台朔站在城楼上,看着城门前的北战雄,冷冷道:“大将军这是要谋国造反吗?”

  “造反?”北战雄冷哼,“我北战雄一心为北夷,这么多年征战沙场,多少次出生入死,可谓是忠心耿耿、鞠躬尽瘁。可是北夷给我的回馈呢?大王偏听偏信谣言不说,还一心要我死,我当然不能坐以待毙。”

  “那就看看这一战到底谁输谁赢?”

  “澹台朔,你以为你能赢得了我?北夷都城外是二十万大军,而你……就凭城内的巡防营和宫里的近卫军就想赢我。哼!简直是痴心妄想!”

  澹台朔不再理会他,挥手应战。

  一时间,战鼓响起,战火被点燃。

  当然,战火燃烧的不只是城门外,还有城内。

  “殿下,城内有人把粮草烧了。”有人来报。

  “几处?”

  “东西南北四处。”

  “可有查到是何人所为?”

  “没有,想来是北战雄的人。”

  “命令其他三座城门的守将,这个时间,务必守好城门,安抚好军心,待援兵一到,定要合力并尽快将北战雄的这二十万大军彻底解决。”

  “是。”

  过了一会儿,“殿下!”户部的一个官员气喘吁吁地跑来。

  “你不好好在户部待着,来这里做什么?”

  “殿下,出事了!户部和兵部皆被人给烧了,还有……”

  “什么?”

  先是粮草,再是兵部、户部,的确像是北战雄可能会做的事,但澹台朔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有人闯入皇宫了……”

  他还未说完,又有人来报。

  “殿下,大王……”意识到在众将士面前说出来不妥,忙跑上前,“殿下,属下有要事禀告。”

  见他神情严肃谨慎,澹台朔走到一边,看着他。

  “大王好像中毒了。”

  澹台朔眼眸微眯,中毒?怎么会呢?

  “御医说,中毒时日已久,应该……应该是王后暗中下的毒。”

  南宫莹!这个歹毒的女人,她还真是好算计!

  “殿下。”又有人前来。

  “百里惊鸿!”澹台朔蹙眉,“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皇宫吗?”

  百里惊鸿刚想回话,后面又有人登上城楼。

  “四弟放心,宫中已尽在掌握。”澹台鹏回道,说着看向后面,“来人啊!”

  接着,只见侍卫押着……

  南宫莹!

  不过这还不是令澹台朔感到惊讶的,而是紧接着上来的人……

  徐冰清,颜末,还有……百里融熠!

  澹台朔下意识看向百里惊鸿,想要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南宫莹带人杀入大王寝宫,我等奋死抵挡,又幸得大殿下及时赶到,事情才总算告一段落。我从宫中出来原本是想送融熠回府的,恰巧路上遇见四皇子妃,听闻你在守城,融熠便想前来看看你。”语气中略显无奈和宠溺。

  原来澹台朔在宫中早就有所准备,特意命百里惊鸿在宫中保护北夷王的安全。

  就是不知,澹台鹏又是如何得知的消息,南宫莹竟然没有出城,而是趁机进攻皇宫。

  澹台朔挥手让百里融熠上前。

  百里融熠见状,乖巧地走上前,睁着他那双明亮圆滚的眼眸看着他。

  澹台朔伸出手掌,爱怜地抚摸着百里融熠的小脑袋,同样看着他,没有言语。

  不知为什么,徐冰清总觉得他们两人之间有种无言的默契和亲昵。

  这难道就是血脉的力量?

  澹台朔牵着百里融熠的小手,看向徐冰清,“宁安怎么会来?”

  “早就听闻北夷四皇子,文能安邦,武能定国。我想看看,若是对战北夷最强大的……哦!不!应该说,四国之中最厉害的大将军,胜算几何?”

  “是吗?”澹台朔轻轻一笑,“那宁安觉得谁输谁赢?”

  “那就等着看呗!”

  澹台朔挥手让人把南宫莹押至城墙边,“北战雄!看看这是谁?”

  南宫莹双手被绑,口又被封,只得委屈巴巴地看着城墙下的男人。

  “澹台朔,她可是你母后!自古以来,弑杀亲人,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人神共愤之事。就算你以后位登大位,又有几人会臣服于你这样的人?”

  澹台朔轻轻一笑:“旁人不知道实情倒也罢了,但大将军你信口雌黄的能力还真是渐长啊!”看着城墙下的将士,大声道:“我的亲生母亲乃南宫家大小姐,而她……”将南宫莹又向城墙边推了一下,“一个害死我母亲的凶手。你说,我该用哪种方式‘回报’她?”

  澹台鹏走上前,开口道:“反倒是大将军你……与王后的关系倒是不清不楚的,私相授受不说,还生下孽子澹台朗,企图混乱皇室血脉,现在又起兵谋反,可谓是罪上加罪。父王已下旨,北战雄、南宫莹、澹台朗就地处决!”

  战场上一时有些安静下来,像是都被这个消息震慑住了。

  徐冰清敛眉轻笑,这一次,他们兄弟俩倒是都说了一回实话。

  “大王下旨?”北战雄冷笑,“你们以为他还能活多久?”

  澹台朔轻笑:“大将军大概忘了,我刚刚成亲,而所娶之人……”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徐冰清。

  徐冰清走上前,颜末紧跟在后。

  “又见面了,大……将……军!”

  “徐冰清!”北战雄眯眼打量了一下此女子,初次见她时,她脸覆面纱,所以北战雄并未真正见过徐冰清的真面目。

  颜末看着城墙下的将士,徐徐开口:“当年,南黎的暗探宋诚故意接近我东皇宁国侯,并对其下毒,而北战雄与宋诚勾结,趁此机会多次出兵我东皇,故意挑起东皇和北夷的战争,目的就是为了军功,还有如今的地位。这么多年,北战雄在北夷的军功、名望、地位日涨船高,却全都是用卑鄙手段换来的,不知将军怎对得起那些在你故意挑起战争的沙场上死去的将士们,又怎对得起这些被你蒙在鼓里,对你推崇至今的百姓们?”

  “哼!徐明渊是东皇人,是我北夷的敌人,我所作所为也都是为了北夷。而徐明渊错信他人,反误了自己性命,又能怪谁?说到底,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将来,若是我坐上了这北夷大王之位,又有谁能说我错了?”

  “成王败寇!好一个成王败寇!”徐冰清语气淡淡。

  “我知道莫修染医术高超,可北夷王……你认为你救了他,他就会感激你吗?恐怕他活下来的那一日,就是你徐冰清的死期!”

  这话徐冰清倒是赞同。

  “当年北夷和东皇之仇,我和徐明渊之战,说到底,还不是北夷王和南黎王的暗中勾结。你以为,当年宋诚投毒,徐明渊中毒,我出兵东皇北境,北夷王毫不知情吗?你们东皇太强了,东皇人也太强了,有一个文采惊艳天下的太子,又有一个文武双全的侯爷,还有一个初露锋芒的皇长孙,不管是北夷、南黎,又或是西羌,他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想东皇太子死,不想你父亲死?”

  徐冰清嘴角勾笑:“但亲手杀害我父母亲的人却是你!而你……还多活了这么多年。”

  “怎么?想杀我?就凭你?”北战雄脸上满是不屑。

  徐冰清看着远处腾起的沙尘,“那就等着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