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决策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43 2020-03-15 21:51:13

  回到府中。

  姬苍昊阔步而来。

  “郡主。”茗香、茗音也已回到府中。

  “嗯。”

  姬苍昊率先开口:“想必郡主已经听说了,北战雄率领大军围了北夷都城,南宫莹和澹台朗已不知去向,澹台朔已带兵去往城门口备战。还有……”

  这些徐冰清都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

  “现在都城内人心惶惶,四处散播着流言,说当年与北夷王两情相悦的人其实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菁,只不过这段感情却不被先北夷王允许,而后南宫菁逝世,南宫莹嫁入宫中。而南宫莹在入宫之前就与北战雄有……苟且,据说就是他们俩相互勾结,从而害死南宫菁,且南宫莹在入宫之后,与北战雄的关系并未‘疏远’。据传,九皇子澹台朗其实并不是北夷王的亲生子。此外,当年北夷王的娴妃也是被南宫莹和北战雄所害,就连娴妃的娘家……洛家也因此消亡殆尽。”

  “我们也听说了。”茗音道,“传闻澹台朔其实是北夷王和南宫菁的私生子,但也有人说,当年北战雄强迫南宫菁,令其有喜,而南宫菁心善,不舍得伤害无辜的孩子,便把他生了下来。”

  徐冰清轻笑,这流言可传得够快的。

  她可以肯定的是,澹台朗或许是北战雄的儿子,但澹台朔肯定是北夷王的亲生子,单看今日北夷王对澹台朔的偏爱和器重就知道了。

  茗香不在意道:“不过这些都是北夷的事,反正与我们东皇无关。”

  “紫罗姑娘……”姬苍昊犹豫了一下,看向徐冰清,“紫罗是北夷的怀柔公主。”

  徐冰清敛眉,“我知道。”

  “现在北战雄和澹台朔对战,我们要不要趁乱……”

  徐冰清抬眸看了他一眼,她明白姬苍昊的意思,他们可以趁此机会彻底解决北战雄,但她还想为父亲洗刷当年的战败之辱……

  “当年北战雄与宋诚合谋暗害先侯爷之事现在已经人尽皆知。”姬苍昊仿佛知道徐冰清的担忧,直言道。

  “你说什么?”徐冰清惊,而后想起什么,看向一直未曾言语的颜末。

  颜末轻咳一声,“是王爷。”

  徐冰清已不知该说什么了,她要做的,姬逸风都已经替她做完了。

  “对了,牢里可有我们的人?”

  “王爷已经安排好了,郡主不用担心。”

  “牢里?”

  颜末解释道:“你有所不知,北夷王已经把紫罗押入大牢了。”

  姬苍昊连忙看向徐冰清,紫罗入狱,最担心的人应该是徐冰清了吧!

  徐冰清思索片刻,当机立断道:“茗音帮忙去救紫罗,人救出后就不要再回这里了,想办法带着紫罗尽快离开北夷。”

  “这?”茗音惊,看看茗香,又看看颜末,最后看向徐冰清,“那郡主呢?”

  “事已至此,我要亲眼看着北战雄身败名裂之后命入黄泉!”

  “属下愿陪郡主前去!”颜末拱手道。

  徐冰清点头。

  “那我呢?”茗香问。

  “你去找霍奇。既然已闹到如此境地,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把北夷的兵部、户部,还有粮草全都烧了吧!烧完之后,与茗音一样,全都尽快撤离北夷。”

  茗香兴奋道:“是。”

  徐冰清看向姬苍昊,“你身份特殊,不宜再待在都城。”犹豫了半晌,“安王还在北夷,你想办法……”像是想到了什么,“东皇南境与南黎大军已经开战,北境需要有人主持大局,以防备北夷趁机进军北境……”

  姬苍昊知道,徐冰清想用此谎言逼迫姬逸风回东皇。

  “是。”

  “把其他人也都带走。”

  “其他人?”三人不解。

  “把府中的护卫全部带走。至于都城内隐藏的其他人,让他们继续隐藏,等着我的命令。”

  “可是……我们都走了,郡主你的安全怎么办?”茗香担忧道。

  徐冰清轻轻一笑:“不是还有颜末吗?”

  “郡主想要留下……”

  “姬苍昊!”徐冰清截断姬苍昊的言语,“你的任务十分艰巨,一定……要离开北夷。”

  姬苍昊盯着徐冰清,他知道,徐冰清是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姬逸风带离北夷。

  “我们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做。”

  “这场战事很快就会结束,不管是北战雄,还是澹台朔,他们都希望速战速决。但无论事态如何发展,北战雄必死,因为我不许他活!所以……澹台朔不会放过安王。而紫罗的身份和所作所为,北夷王也定不会放过她。”

  “那郡主呢?”颜末猜到了姬苍昊适才被徐冰清阻断的话语。

  郡主想留下,好为其他人离开北夷争取时间。

  徐冰清没有回答颜末的话,而是看向另外三人,“既然是我带你们来北夷的,自然要把你们安安全全地带回去。记住,每人办完自己的事情,必须尽快离开此地。”

  “可是我和茗音是郡主的贴身侍女,陛下命我等……”

  “听命行事!”徐冰清冷然道。

  “是。”三人见劝阻不成,只得无奈离去。

  房内只剩下徐冰清和颜末。

  “郡主!”

  “颜末,你怕死吗?”

  颜末惊愣一瞬,而后轻轻一笑:“郡主忘了,属下征战沙场多年,早就见惯了生死。”

  “我怕死。”嗓音淡淡,仿佛在说一句很平常的话。

  “属下会保护郡主的。”

  “所以我会尽全力保护好自己。”

  颜末明白其意,“属下也会尽全力保护好自己。”

  徐冰清轻轻一笑:“很好!”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徐冰清推开木窗,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今日的天气真好!”

  “嗯?”颜末歪头看向窗外,没明白徐冰清的意思。

  “很适合杀人!”

  颜末点头。

  徐冰清转过身来,“我要杀人。颜末,你会帮我吧?”

  “当然!”颜末斩钉截铁道。

  “走吧!”

  “是。”

  徐冰清缓缓走在前,颜末执剑跟随在后。

  有些事,的确该做个了断了。

  看着徐冰清的身影,颜末心里很高兴,因为郡主把其他人安排走了,却唯独留下了她,证明在郡主心里,她已经是自己人了,可以与郡主并肩作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