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八十一章 深夜话谈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54 2020-03-03 21:17:13

  来到驿馆后院,紫罗几人正在为护卫们包扎伤口。

  “如何?”徐冰清看着院内的众人。

  “见过郡主。”众人行礼。

  “先包扎伤口。”

  “是。”

  徐冰清来到莫修染身前,“莫叔叔,怎么样?”

  莫修染刚帮几个受伤颇重的护卫包扎好伤口,正在闭目休息。

  听到徐冰清的嗓音,抬头看了她一眼,“刺客出手毒辣阴狠,不好对付,好多人都受伤了。”

  “看到了。”嗓音淡淡。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徐冰清并未回答,因为她并不打算告诉莫修染自己的计划,因为驿馆里还有前来灭火的北夷人。

  好在对于徐冰清回不回答他的问题,莫修染也不在意。

  过了一会儿,修允杰走过来,“郡主,一切皆已准备妥当,还请郡主移驾。”

  “有劳。”

  而后,徐冰清一行前往澹台朔的别院。

  流淌的夜色,一如既往的深沉,就如这世上那些心怀叵测的人。

  徐冰清低首敛眉,不知在想什么。

  紫罗在旁细细道来原委,“你离开驿馆不久,就来了一群黑衣人,他们见人就杀,边杀人边扔油罐,而后……便点了火。这些人行事速度奇快,动作一气呵成,像是蓄谋已久。”

  “你们是如何躲过的?”

  若只是刺杀,她带来的这些人各各都能以一当百,即使刺客再武功高强,他们也不会弄的这么狼狈。其实,这一战最危险的还是油火,油一旦沾染上火,那情形便不可掌控,令人在劫难逃。

  “回郡主,火势起来时,我们便躲到了后院的水井中,这才幸免于难。只不过,有些在外厮杀的将士就……”茗香愧疚道。

  “好个北夷王!果然够狠,也够毒!”

  茗音惊,“郡主是说……今夜之事是北夷王所为?”

  “除了他,我想不到还有谁有此能力,又有此胆量,又这么有恃无恐。”又像是想起什么,看向颜末,“街上的那场刺杀可有什么发现?”

  “应该是澹台朝的人。”

  “为何这般说?”

  “其中一人没有下场参与刺杀,我猜测那人应该是肖越彬。”

  “你看到了?”

  “直觉。”

  怕徐冰清不相信,颜末又道:“过后我问了子暮,他也察觉到了。”

  “我不是怀疑你的直觉,我是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蹊跷?”颜末不懂。

  “你是怀疑……澹台鹏?”紫罗向来聪慧,也最易明白徐冰清的话意。

  “澹台鹏?这与他有何关系?”颜末越听越不明白。

  “他突然出现在这,难道不值得奇怪?更何况……”徐冰清眼眸微睁,一片清澈明亮,“先前蓝玉衡前来驿馆并邀约我出去赏灯,应该也是澹台鹏的授意。”

  紫罗瞬间领会其意,“你是说……澹台鹏与蓝家……”

  徐冰清点头。

  “他在向我们示好!”

  徐冰清挑眉,看!紫罗还是那么聪慧可爱。

  “可是,你不是想要与澹台朝结盟吗?”

  “先前想过,不过……现在……也不是不可以。”话语中有些含糊其辞。

  “什么意思?”

  徐冰清并未回答,转而道:“总而言之,此次刺杀是北夷王的授意,修允乐和蓝玉衡之所以邀约我去逛灯会是想让我躲过这场刺杀。”

  可是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皆在北夷王的算计之中,北夷王想要杀的并不是徐冰清,而是徐冰清身后的这些人。

  “北夷王为何要派人暗杀郡主?他想要解除这桩婚约?”颜末不解。

  “为了削弱我们。确切地说,他在怕我。”徐冰清眸中的笑意越发淡然,对于此次的刺杀,她好像一丝一毫都未曾放在心上。

  “怕!为什……”

  紫罗对于徐冰清的放松有些无奈,阻断颜末的问话,问出心底的担忧,“若说蓝家是为了澹台鹏特意来示好的,那修允杰又是怎么回事?北夷王为何要暗中杀你,却又特意派他前来相救?而这个修家又到底站哪边?”

  “修家世代忠于皇室,但现在的修家,或者说以后的修家要效忠的人不会再是现在的北夷王。”

  “澹台朔与修允乐……”紫罗皱眉,“他们什么意思?”

  徐冰清不在意道:“这不重要。对了,我们的其他人安排的如何了?”

  茗香道:“回郡主,这座别院里除了姬苍昊和医圣前辈,护卫郡主安全的只有二十人,且其中有几人重伤,而其他人则已分散在都城各处。”

  “要他们小心应付,毕竟这里是北夷都城,想要隐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说到这,还要感谢这场刺杀和大火,可以借此隐藏实力。”紫罗道。

  “凡事有利有弊。好了,天色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紫罗看了徐冰清一眼,像是有话要说,而最终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经过这一连番的折腾,徐冰清有些疲累,所以并未注意到紫罗的异样。

  紫罗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有人不请自来。

  看到来人,紫罗很是淡定从容,“两位去而复返……”眼睫微抬,看向其中一人,“有事?”

  “你说呢?”来人随手扯下面巾,露出一张俊逸出尘的脸庞,不是姬逸风又是谁?

  原来适才驿馆发生那场刺杀时,姬逸风也在。

  确切地说,姬逸风收到有人要杀徐冰清的消息,特意赶来,只不过他并未现身。因为当时并未找到莫修染,所以才会让闻路提醒紫罗,让他们小心防备。还有就是,因为这次前来,闻路见到了紫罗本人,从而怀疑她的身份,所以才会又特意跑来别院进而确认她的身份,打探她的企图。

  “紫罗姑娘为何要来北夷?”随姬逸风一起前来的闻路问道。

  “那你又为什么没有回你该回的地方?”紫罗没有回答闻路,而是看向姬逸风,她相信徐冰清并不知道姬逸风还留在北夷。

  姬逸风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转而道:“你的身份,她知道吗?”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徐冰清了。

  提及徐冰清,紫罗一时语塞,摇了摇头。

  “战云熙知道?”

  战云熙掌管红袖招这么多年,所掌握的情报想来并不少。

  “是。”

  姬逸风敛眉,既然战云熙知道紫罗的身份,想必皇兄也早已知晓。难道紫罗此次来北夷,这其中还有皇兄的授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

  “这……不劳你费心。”

  “唰”的一声,长剑出鞘。

  只见闻路执剑架于紫罗雪白的颈项,“紫罗姑娘隐藏郡主身边多年到底是何居心?”

  紫罗对颈肩的长剑视若无睹,不知想起什么,眸中神色有些迷离,“若是可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入此地,但……义父义母对我有恩,冰清对我情深义厚,我……不得不来。”

  姬逸风闻言不再相逼,淡淡道:“希望如此。”说着转身欲走。

  “你们怎么进来的?”紫罗相信别院内守卫森严,更何况别院内外还有北夷国的侍卫。

  姬逸风并未理会她,系上面巾,飞身离开。

  闻路见此,收剑归鞘,紧跟着离开。

  紫罗走近窗户处,看着外面漆黑静谧的夜空,柳眉微蹙,而后释然,想来放姬逸风进来的人是姬苍昊吧!

  可惜这次紫罗猜错了,因为守在别院一角的人是……莫修染。

  姬逸风看到他,微一点头,而后悄然远去,仿若不曾来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