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八十章 驿馆走水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39 2020-03-02 22:02:24

  马车内。

  “好了!废话少说。我且问你,今夜是不是有人要在驿馆行暗杀之事?”

  霍奇闻言连忙正襟危坐,恭敬道:“是。属下私闯小姐马车也是因为此事,小姐现在不能回驿馆。北战雄的徒弟北野灏和其义子端木佑之死皆与小姐有关,北战雄不会就此放过郡主,北夷王后南宫莹也不会轻易放过小姐。还有,先前在离山,肖越彬带人刺杀小姐一事已不是什么秘密,小姐想借放过肖越彬性命之机就此结交上三皇子澹台朝一事,怕是不能成功……”

  徐冰清敛眉,而后道:“依你潜伏在北夷这么多年的观察来看,大皇子澹台鹏此人如何?”

  “小姐是想……”话刚准备问出口,遂又察觉到自己随意揣测小姐的想法有些不妥,改口道:“此人看似温文,实则难测。况且,据我们收集到的消息来看,他的野心并不小。对了,最近我们探查到,他与蓝家颇有来往。”

  蓝家?

  果然,徐冰清对此早就有所猜测。

  从蓝玉衡前来驿馆面见自己时,她就有些疑惑;再加上,适才遇见澹台鹏与蓝玉衡走在一起时,她就更是怀疑,虽然他们说是因为迷路才恰巧走到一起的。

  不过……这个澹台鹏选择在这个时机把他与蓝家之事暴露于自己面前,是故意为之,还是另有目的?

  “不管怎样,先回驿馆。”

  “小姐不可!现在驿馆已被团团包围,里面的人怕是已经凶多吉少,小姐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就是因为适才在茶馆里,徐冰清突然猜到了修允乐和蓝玉衡白日里前来驿馆面见自己,并邀约自己晚上逛灯会的意图,所以她才怀疑今夜有人要在驿馆对自己下手。

  “霍统领先行离开,此事我自有决断。”

  “小姐……”霍奇还欲再劝。

  “既是我把他们带来的,那他们在北夷待一日,我就要护卫他们周全一日。”

  霍奇语塞,可又毫无办法,只得先行离开。

  马车继续前行,眼看着马上便要抵达驿馆。

  “小姐小心!”颜末拔剑而起,马车也在瞬间四分五裂。

  紧接着,刀剑声、惊叫声、厮杀声遍布。

  子暮现身徐冰清身旁,斩杀着试图靠近行刺的杀手。

  没办法,徐冰清自上次受伤后到现在都还未完全好利索,实在不宜再战。

  再说了,就她那微末的功夫,不是敌人的对手也是真。

  “郡主,快看!”颜末在厮杀中惊惧叫喊。

  徐冰清顺着她的视线转头去看,那里是驿馆的方向。

  只见那里火光满天,驿馆上空明亮如昼。

  看来有人不但要杀人,竟然还要毁尸灭迹!

  “子暮,带我回驿馆。”

  子暮一剑横扫数人,立即携起徐冰清朝驿馆飞去。

  只是,待徐冰清到达驿馆时,这里早已是火势冲天,满地尸首,哪里还寻得到东皇护卫们的身影?

  “紫罗,紫罗……”喃喃低语,带着一丝急切,步履慌乱,像个失魂落魄的孩子。

  子暮拉着她,“小姐,这里火势太猛了,小姐你……”

  徐冰清甩开他,急切地想往火里去寻找紫罗。

  “小……”子暮还欲阻拦。

  就在这时,驿馆外来了一群训练有素的侍卫,而领头人正是修允杰。

  “见过郡主。”

  徐冰清对此不予理会。

  修允杰也不在意,挥手让侍卫们去灭火,扫了一眼地上的尸首,没有言语。

  “郡主!”颜末和车夫赶来,身后还跟着澹台鹏和他的护卫。

  修允杰微不可察地打量了一下澹台鹏,拱手行礼,“见过大殿下。”

  “原来修公子也在,想来局势已尽在掌握。”

  一句话,仿若意有所指。

  “殿下此言差矣!在下也只是刚刚收到消息,奉王上的旨意来此,且到这时已经是如此光景了。”

  “唉!就是不知好好的驿馆怎会突然就走水了?也不知郡主出行一趟怎就遇上刺杀了?”

  徐冰清见有人去灭火,已停止动作,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火势,好似失魂落魄一般。

  其实,修允杰和澹台鹏之间的言语试探,她听到了,只不过故作无动于衷罢了。

  “郡主可有受伤?”颜末担忧地问。

  徐冰清摇头,搀扶着颜末的手,无声询问:是什么人?

  颜末手指轻划徐冰清手掌,写了个“三”字。

  是澹台朝吗?

  徐冰清眸光如刀,暗思:看来先前放过肖越彬之举并不能让澹台朝感受到自己想要与之合作的诚意。既如此,那也不必再留着他了。

  “郡主可还安好?”

  “无碍!多谢大皇子关心。”

  “郡主,适才亏得北夷大皇子恰巧路过,帮忙击杀了刺客,这才救下属下。”

  “如此说来,多谢大皇子相救之恩。”

  “郡主严重了,举手之劳而已。”

  徐冰清嘴角轻勾,看向修允杰,“既然修公子是奉北夷王上之命前来救援,就请修公子代为转告一句话……”

  “郡主请讲!”

  “我东皇国的护卫可不能……白……死!”

  “这……王上定会给郡主一个公道。”

  “如此甚好!”

  “此地已不宜居住,在下马上为郡主另外安排住处,还请郡主移驾。”

  “不必了!”徐冰清阻断他的话,“我听闻四皇子在京都的别院常年闲置不用,不如今夜就搬去那里吧!”

  修允杰内心一惊,面色不显,“也好。在下这就去安排。”说着举步离开。

  澹台鹏看了一眼身旁脸覆面纱的徐冰清,薄唇轻勾:“郡主还真是不拘世俗的高人!”

  “哦!大皇子此话是说宁安举止有失,是放浪不羁之人?”

  “郡主这话是如何说的。本殿下是觉得郡主乃性情中人。”

  “那就多谢大皇子盛赞了。”

  “郡主。”姬苍昊灰头土脸地从后院跑来,衣襟上满是血迹,很是狼狈。

  “出了何事?”

  “有人到驿馆行刺……”眼睫微不可察地对着徐冰清轻眨一下,“我们的人……负伤累累。”

  “辛苦了。”眼神示意身旁的颜末。

  颜末心领神会,开口道:“郡主今夜要移居四皇子别院,整理一下,准备出发吧!”

  “是。”姬苍昊恭敬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那本殿下就先行告辞了。”

  “大皇子慢走。”

  看着澹台鹏离去的身影,颜末开口道:“郡主……”

  徐冰清抬手阻断了颜末的话,“以后再说,先去看看紫罗她们。”

  “是。”

  两人朝火势渐熄的驿馆后院走去。

  看着驿馆内各处的狼藉,还有遍地的焦尸,徐冰清眸中的冷冽越渐冰寒,这些人,可真狠啊!

  不过,不管是谁要杀她,既然到了北夷都城,那就看看究竟谁能笑到最后,她对此可是非常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