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七十五章 北夷都城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89 2020-01-24 21:30:03

  姬逸风离开后,徐冰清就这样静坐着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房内光线渐暗,窗外夕阳落下,黑暗笼罩大地。

  “安王走了。”莫修染进来道。

  徐冰清从思绪中醒来,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才发觉手脚发麻,想来这个姿势已持续了很久,以至于身体都没有什么感觉了。

  “和亲队伍应该已经到达北夷都城,我们明日一早出发,尽快赶上队伍,省得落下什么麻烦。”

  莫修染点燃烛火后,又执壶倒茶,“放心吧!队伍这一路不太平,现在恐怕还没到都城。”

  “什么?”徐冰清惊,“是又遇到行刺了?”

  “想当然耳。不过你也无需担心,本来上次遇刺,队伍伤亡就十分惨重,人人都需要好好养伤,因此耽搁了几日,而后又遇到一次行刺,就更寸步难行了……”

  “紫罗她们如何,可还安好?”

  “放心吧!对了,紫罗现在以你的身份待在队伍里,倒也没有引起怀疑。”

  “嗯。”

  徐冰清相信姬苍昊的办事能力,也相信紫罗的模仿能力,更相信颜末、茗香和茗音的武力。

  “安王回北境了。”

  “哦!”

  莫修染叹气,“人家千里迢迢来寻你,得知你遇险,又心急如焚地来救你,可你呢?不但没有感激人家的救命之恩,也没有体谅人家千里相寻的辛苦,更是直接拒绝了人家的真心……唉!可怜啊!一颗炽热的心呐!就这样被浇灭了……”连连摇头惋惜。

  “他不应该出现在北夷。”

  “既然不在乎人家,那人家待在哪,又与你何干?”

  “莫叔叔!”

  “恼羞成怒了?”

  “若是我们此行顺利,自然不需要更多人待在北夷;若是我们此行不顺,那东皇与北夷之间必将有一场恶战,他作为北境的领将,就更不应该待在这。”

  “说到底,还不是担心他的安危。”

  徐冰清想要辩解,可最终归于沉默。

  “冰清,你不必这样把所有事情提前考虑周全,顾虑着每个人的安危,却忽略了你自己……他想要替你分担,你却不给他机会。你先前认为他不信任你,可你这样做,岂不是一样不信任他?”

  “莫叔叔,你知道的,若是在信任与活着之间做选择,我会选择活着,让他活着,让我身边所有人都安然活着,这样我……才能真正地活着。”

  听闻此言,莫修染心中很是心疼,眸中隐有湿意,道:“可你有没有想过,若你死了呢?你让这些人如何活着,他们所希望的难道不是你能安然活着?”

  徐冰清顿住,随后道:“我会尽我所能,让自己好好活着。”

  “那就好好记着你今日之言。”

  话说姬逸风离开小院后。

  “主子要回北境吗?”闻路现身。

  姬逸风看了他一眼,“去北夷都城。”

  “啊!”闻路惊,“可您不是……”

  “我怎么?我又没说过我现在回北境。”

  闻路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王爷这一招以退为进,郡主知道怕是会发怒吧!

  其实姬逸风早就知道,徐冰清若是知晓自己来了北夷,一定会想尽办法逼他离开,所以他从未想过要现身于她面前。

  只因这次来刺杀她之人各各武功高强,他担心她的安危,所以才不得不出面解决,但他从未想过要离开北夷,离开她身边。

  她要做什么,他不管;但她若遇险,他一定要保护好她,因为他不能失去她。

  翌日。

  莫修染驾着马车,载着徐冰清离开村落。

  姬逸风一路尾随,看着他们平安到达和亲队伍当中才安心离开。

  北夷都城。

  城门口,四皇子澹台朔亲自来迎。

  与之一起前来的还有大皇子澹台鹏,三皇子澹台朝,九皇子澹台朗,可谓是阵容强大。

  队伍停下。

  澹台朔策马过来,“宁安郡主一路辛苦,还请先到驿馆休息。”

  “有劳四皇子。”

  “请!”

  而后,众人浩浩荡荡朝驿馆行去。

  驿馆内。

  徐冰清先行进入后院沐浴更衣。

  澹台鹏、澹台朝、澹台朗坐在大堂翘首以盼,等着徐冰清的现身。

  澹台朔嘴角轻勾,仿若在讥讽着自己的这几个兄弟,优雅地执杯喝茶,不问世事。

  “这怎么还没来?”澹台朗坐不住了,不耐烦道。

  “九弟稍安勿躁。”澹台鹏道。

  “真不明白,一个郡主而已,父王何苦让我们一同来见她?”

  澹台朝微敛眉,暗道:看来父王对宁安郡主身上的秘密也很感兴趣,甚至有些忌惮,不然不会让自己的几个儿子一同前来迎接她。

  “郡主,北夷的那几个皇子还在大堂等着。”颜末看着刚刚沐浴出来的徐冰清道。

  “不必理会,让姬苍昊打发了也就是了。”

  紫罗心惊,“我们初到北夷都城,如此做法怕是不太好吧?”

  “放心,就是因为在北夷都城才安全,至少不用担心各方的暗杀。”

  “为什么?”茗香问。

  “此联姻是北夷率先提出来的,我东皇为两国邦交才应允的,若是此时我死在北夷都城,北夷王是没有办法向陛下交待的。再者……”徐冰清轻轻一笑,“北夷王也不敢。他同意我与澹台朔的婚事,是想帮其子除去麻烦,增加筹码,在我还有利用价值之前,他不会对我出手。”

  “那北夷王先前不还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北夷这些人行刺?”茗音不解。

  “他想看看我的实力。”

  “难道……”紫罗看向房外守着的护卫,“这些并不是你真正的实力?”

  “是啊!但很显然,他们不信。”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茗音道。

  “好啦!赶这么多日的路,又受了这么多苦,身上的伤也都没好利索,都先下去休息吧!”

  颜末执剑而立,“郡主先休息,属下来守着。”

  “不用,都去休息!”

  “郡主……”

  “我说了,这里是北夷都城,‘暗杀’暂时不会有,但暗箭会无处不在。现在的我们需要养精蓄锐,去休息吧!”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无奈道:“是……”相继离开。

  “郡主。”姬苍昊在房门外行礼。

  “请进!”

  姬苍昊走进房内,“见过郡主。”

  “如何?”

  “属下说,郡主连日赶路,又多次遇刺,身受重伤,早已是身心皆疲,刚到驿馆就晕倒了。”

  徐冰清挑眉,“干得不错!”

  “不过……北夷王好像并没有要郡主和澹台朔立马成亲的意向,礼官只说让郡主安心养伤,待伤好之后,命人领郡主好好逛逛北夷都城。”

  “北夷王这个老狐狸!”

  “郡主与澹台朔成婚之前,都城内的各方势力恐怕都会蠢蠢欲动,进而对郡主不利。”

  “他想让这些人与我打得两败俱伤,好坐收渔利。”

  “不过,北夷王既然想要替澹台朔清除隐患,又为何会拖延郡主和澹台朔的婚期?”

  徐冰清眸光流转,嘴角轻勾:“他好像在怕我?”

  “怕?”姬苍昊不明白。

  “他想要借助联姻来解决北夷的祸患,早日结束皇权之争,又不想让我在北夷壮大,进而威胁到北夷根基,所以他想在利用完之后再甩掉我。哼!他想得可真美!”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这几日先休养生息,过后会有硬仗要打。”

  “是。”

  徐冰清看着姬苍昊离开的身影,想到了苏婉茹,不知她现在可好?还有秦雪萱,还有……姬逸风,也不知他可有回到北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