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七十四章 情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21 2020-01-23 21:36:14

  接下来的几日,姬逸风带着徐冰清和莫修染隐居在一处偏僻村落里。

  这里人烟稀少,静谧安宁,非常适宜休养生息。

  徐冰清在来这里的第二日就醒了,只不过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很是沉默。

  这一日,她斜倚榻上看着窗外出神。

  姬逸风端着汤药进来,“喝药吧!”把药碗递给她。

  徐冰清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好似丝毫感觉不到药的苦涩。

  姬逸风看了她一眼,坐在椅子上,无奈一叹,“你想知道什么?”

  “王爷此言倒是奇怪,冰清应该知道什么?”

  “你能不能别这样?”

  徐冰清不再开口,转头又看向窗外。

  其实院中只有一颗杏树,且早已花谢,只有碧绿葱郁的叶子和清嫩娇小的果子,实在没什么欣赏的意义。

  “徐冰清!”姬逸风怒从心起。

  徐冰清仍未言语,也无动作。

  姬逸风瞬间便来到她面前,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颚,逼迫她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她淡然冷静的眼眸和他暴怒心伤的眼眸在刹那间相会,擦出说不清的火花。

  “你明知道……”眉头紧皱,心有千万句话要说,却终归只剩叹息。

  徐冰清看着他,袖中手指紧握成拳,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从容,不露一丝破绽。

  姬逸风却不想轻易放过她,紧盯着她的眼眸,慢慢逼近她,“你知道吗?我有时候真的恨你,恨你可以轻易斩断情丝,恨你可以随意舍弃对我的感情,恨你自始至终都不肯对我吐露真心……”

  徐冰清眼眸中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心口微紧,“冰清不明白王爷此话何意?”

  “何意?你说我何意?”姬逸风松开捏着她下颚的手指,怒吼。

  “我……我不懂。”

  “秦雪萱和苏婉茹就在北境,要不要把她们带来你面前?”

  雪萱和婉茹?她们怎么会来?

  这是率先涌入徐冰清脑海里的问题,但这……绝对不是姬逸风心中所希望的。

  徐冰清略一怔愣,而后了然,苏婉茹远赴北境是为了姬苍昊,而秦雪萱……怕是看热闹的成分居多吧!

  “怎么不说话?”

  徐冰清抬头看他,“是吗?”

  她知道姬逸风的意思,只不过……她并不认为秦雪萱和苏婉茹知晓自己的女儿家心思,虽然她们曾经存疑过,也曾好奇过,但并不肯定,因为徐冰清从未承认过。

  姬逸风冷哼,就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

  “这个你应该认识吧!”扔给她一把朴实无华的匕首。

  看见此匕首,徐冰清心中一动,这把匕首怎会在姬逸风手里?

  她敢肯定,姬逸风当初离京时,这把匕首还在姬御宸手里,不然姬逸风不会那么干脆地离开。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把匕首而已,不足为奇吧?”

  “是吗?”姬逸风还真想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从袖中掏出另一把相似的匕首,“那这把呢?”展现在徐冰清面前。

  徐冰清抬眸看了一眼,刀柄上面刻着的竹子昂首挺拔、栩栩如生,这是外祖父送给她的礼物,她幼时一直佩戴在身侧,况且这竹子还是她刻的,她当然熟悉。

  “现在你手中的那把匕首是赵星儿刺伤你用的那把匕首。你当时不是躲避不及,而是根本想不起来闪躲,因为你认为这是我送给她的,对吗?”

  徐冰清沉默不语。

  姬逸风对此并不意外,“冰清,你知道吗?每次我猜对你的心思时,你总是沉默对我;每次我质疑你的时候,你也是沉默,不予辩解,但你心里并不是这样毫不在乎的,是吗?还是说,让你承认喜欢我,就这么让你难以说出口,还是说……爱上我,就让你这么不堪……”

  “不是!”徐冰清猛然抬头看他,而后又撇开,“王爷何必妄自菲薄?”转头看向窗外,“这里是北夷,王爷在这里乃下下之策,还请王爷早日回北境。”

  “你在担心我?”姬逸风继续凑近她。

  徐冰清极力忽略掉眼前的那张俊脸,“若是北夷和东皇开战,王爷不在北境,怕是无人主持大局,到时岂不是将北境拱手相让?”

  “你还在北夷,他们拿什么理由开战?”

  “如今南境对峙南黎,战争一触即发,谁又能预料到北境就是安全的?”

  “冰清……”声音低沉,像似低喃,且不断靠近徐冰清。

  徐冰清只感觉有道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想阻止他的靠近。

  “王……”转头的瞬间,她怔住了。

  因为姬逸风已来到面前。

  一时间,两人眼眸对眼眸,鼻尖碰鼻尖,很是亲昵。

  徐冰清大脑一片空白,呼吸间皆是姬逸风身上清爽干净的味道。

  姬逸风很高兴她的反应,仿若这样还不够,伸出手掌覆上她跳动的心脏处,“你不承认喜欢我,我来问它,想来它比你诚实……”

  徐冰清“唰”的一下羞红了脸颊,想要远离他,刚有所动作……

  “别动!”

  姬逸风口中热气一下喷上徐冰清的脸颊,让她更是羞红了脸。

  她下意识地闪躲,却……

  时间仿佛被定格,这下子,两人都怔愣住了。

  鲜艳的红唇碰上性感的薄唇,一切都静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争相远离彼此。

  姬逸风远离榻边,徐冰清只能转头看向窗外,极力想要避开适才发生的一幕。

  但两人疾速的心跳,都在提醒着他们适才发生的一幕有多么惊心动魄。

  徐冰清紧张地咬着下唇,而后又意识到适才偶然间的碰触,脸色越渐羞红,这大概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碰到这么羞窘之事。

  姬逸风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而后又恢复如常,心道:反正自己心怡她,她心中也有他,这种事情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

  看着徐冰清通红的脸颊,姬逸风挑眉,效果就很好。

  “冰清……”

  “请王爷早些回北境吧!”语气淡淡。

  眨眼间,徐冰清又恢复如常,无不让人感叹她的变脸速度。

  “我会回北境,也会把你带回北境。”

  徐冰清转头看向他,“我要嫁给澹台朔,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你!”

  “请王爷不要胡闹了,早日回北境去吧!”

  “徐冰清,你很聪慧,也知道我的为人,甚至比我以为的更了解我。我为什么放弃东皇王爷的责任千里来此,我又为什么来北夷,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你心里很清楚。今日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所有,不管结果如何,我并不后悔,但……”姬逸风敛眉,不去看徐冰清的神情,“倘若有一日我真的放弃了对你的感情,希望你不要后悔!”说着夺门而出。

  徐冰清透过窗户看着他飞速离去的身影,泪眼模糊。

  感情之事,她已不敢再奢求,也不乞求他原谅,她只希望他能平安,继续做他潇洒肆意的安王爷。

  关于他,能与他相识,且与他历经种种,她此生已足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