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离山遇刺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15 2020-01-20 21:51:33

  队伍刚至离山脚下,一群黑衣人疾驰而来。

  “郡主,人来了!”

  “嗯。”

  而这一次,颜末并没有先前遇到刺客时的兴奋和激动,手执长剑,却未动分毫。

  徐冰清从书中抬起头,听着车外的厮杀声,“看来这一次的杀手不易解决。”

  “属下担心不止一批刺客。”

  颜末话音刚落……

  “来者格杀勿论!”马车外传来姬苍昊冷冽的喊声。

  刀剑声,惨叫声,马儿嘶鸣声,声声震耳,声声入心……

  忽然,徐冰清坐的那辆马车的马儿嘶鸣,而后拉起马车飞速前进。

  颜末飞出马车,才发现车夫已被斩杀,连忙拉住马缰想让马儿停下来。

  只是……就在这时,有黑衣人从天而降,杀向颜末。

  在马儿出现异样时,徐冰清已握紧袖中的匕首,准备伺机而动。

  紧接着,又是一群黑衣人来袭,誓要将徐冰清杀死于当下之势。

  子暮现身马车,“小姐,我们离队伍有些远了,情况有些不妙。”

  “先着手解决眼前的情况再说。”

  “是。”二人同出马车先行抗敌。

  待徐冰清出马车后才发现这次来的黑衣人确实不是一般人,单看颜末略显凌乱的招式就知道了。

  “冰清!”莫修染着急忙慌地赶来,随手轻甩衣袖,便有数人口吐黑血,倒地不起。

  “紫罗她们怎么样?”

  “这次情况不容乐观……”

  正说着,山上林中有利箭蜂拥而来。

  “大家小心!”徐冰清一边朝刺客洒毒粉,一边跑到树下躲起来。

  莫修染的到来令局面有所缓解,但山上的利箭在黑衣人的围攻下让人躲无可躲。

  颜末和子暮皆被利箭刺伤,一边与刺客厮杀,一边躲着山上的利箭。

  徐冰清看了一眼山道上,不见一丝人影,想来紫罗她们那边与此间的情况也不相上下。

  在莫修染的掩护下,徐冰清当机立断朝山上奔去,她要迅速解决山上放箭之人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

  而另一边,紫罗被茗香和茗音保护在身侧,即使这样,她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

  “郡主呢?”姬苍昊飞掠过来,眼神搜寻了四周都没看见徐冰清的纤影。

  紫罗闻言,也慌忙四处搜寻徐冰清的身影。

  只见四周到处都是刀剑相击的光影,到处都是杀人或被杀的景象,到处充斥着鲜血的浓重腥味……

  “不见了!”紫罗心惊。

  “我先去找郡主,你们……”

  茗香忙道:“这里我们可以顶住。”

  “好。”姬苍昊飞身去寻徐冰清。

  待姬苍昊找到颜末他们时,徐冰清已不在原地,可他们一时又挣脱不开去找寻徐冰清的下落,只得选择先解决眼前的境况。

  话说徐冰清悄悄奔上山,找到了那些射箭之人。

  他们各各身着黑色夜行衣,脸蒙黑布,只露一双眼睛,分不清到底是何人。

  其实就算他们不蒙面,徐冰清也分辨不出是何人,因为这些人是北夷人,她根本就没见过。

  不过即便这样,也不妨碍徐冰清猜出这些人的来历,不外乎是北夷的大皇子,三皇子,亦或是王后、北战雄这些人罢了。

  总之,北夷境内凡是不希望澹台朔娶徐冰清的人,恐怕都想要徐冰清死。

  “谁?”

  徐冰清刚有所动作,便被人察觉出来。

  “是谁在那边?”有人手中的弓弩已对准徐冰清的方向。

  这一箭射出来,足以要徐冰清的小命。

  徐冰清苦涩一笑,内力低微的坏处就是很容易让人发现端倪。

  只见她缓缓走入众人视线,举止淡然,从容镇定。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缓缓走近,“小女子不愿招惹江湖恩怨,本想安安静静躲起来保住小命,没曾想,却被阁下看出来,实在惭愧。”

  “一个女子来山里做什么,还穿着一袭红衣……”

  “小女子乃山下百姓,昨日是小女子的出阁之日,谁曾想,夫君却在大婚之日不知所踪。有村中邻里说,看见他来了离山,故而来山上寻找,却遇到此种情况……”说着执帕擦拭眼角,模样很是伤心。

  “百姓?”那人狐疑地打量她,“我怎么看着不像呢?”

  “是……吗?”徐冰清闪身于他身旁,手中匕首架于他脖颈处,“让你的人停止射箭!”

  那人冷笑两声,“你以为你能威胁我?”

  “那就试试看!”匕首划破他的颈项,渗出血来。

  “我死了,他们也难活!”那人指着山下的颜末他们。

  “医圣的大名,阁下应该听说过。适才我已经在这周围洒了毒粉,你们全都跑不掉。现在我只需要你们先行放下箭弩,咱们各让一步。况且,你这个领将还在我手中,他们……怎敢轻举妄动。”看了一眼周围的黑衣人。

  虽然适才她挟持这人时,其他人的反应不明显,但徐冰清还是察觉到了此人的重要性。

  “姑娘什么意思?”

  “若我将你交给北夷王,想来他定能给我个交代。”

  那人敛眉,冷笑一声,“原来是宁安郡主,果然是胆色过人。”

  徐冰清柳眉微蹙,自己还是大意了。

  她敢肯定,这人先前并不能确定自己的身份,是自己适才主动提起北夷王才让这人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拥有如此训练有素的将士,又有装备精良的箭弩和刀剑,想来北夷国内也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你说是吧,肖越彬公子?”

  “宁安郡主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冰雪聪明。”

  肖越彬,三皇子澹台朝的人,其父肖正茂为北夷兵部尚书。

  其实徐冰清并不清楚会有何人来刺杀她,又会在什么时候出手。这几日,紫罗把北夷国内各方势力的管辖范围和具体情况全都细细告诉了她,好让她有所防备,而她……一向记忆不错。

  大皇子澹台鹏以温文尔雅著称,其麾下多是文官;三皇子澹台朝,其母淑妃出身武将世家,而肖正茂就出自其帐下,想当然,肖越彬就成了澹台朝的左膀右臂;至于九皇子,不必多说,其身后是王后和北战雄这两座大山,手下强者如云,说不定,山下的那些杀手里,就有他们的“功劳”。

  “公子……”已经有人中毒倒下。

  肖越彬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人,挥手让众人停止射箭,“所谓擒贼先擒王,郡主在用兵一道上倒是颇为娴熟。”

  “公子谬赞了……”许冰清虽然看着肖越彬,眼角余光却密切注意着山下的动静。

  只见山下没有了利箭的威胁,颜末几人很快便掌控局势,迅速解决黑衣人,并火速往山上奔来。

  “射箭!”肖越彬立即出声,且动作凌厉又快速地袭向徐冰清。

  “嗯!”徐冰清被肖越彬一掌打飞,随即吐出一口鲜血来。

  “郡主!”颜末躲着箭羽,又着急地想尽快冲到山上来帮忙,可总是事与愿违,只能干着急。

  肖越彬冷眼看着徐冰清,“我早知道郡主聪慧,却原来故弄玄虚的本事也不遑多让。我适才就在怀疑你是如何让我的这些将士中毒的,直到刚才,我才想起,你并没有靠近他们所有人,这毒当然毒不到他们所有人,而你能毒死的只能是适才你接近我时悄悄洒向我身边的那几人。你说对吗,宁安郡主?”

  徐冰清颤微着身子站起,“若我说,我也给肖公子下毒了呢?”

  “你要用我做人质,又怎会……”肖越彬话未完,捂着脖颈处,“你对我下毒!”

  “肖公子能杀我,我又怎能不对你下毒?”

  “果然是心思缜密、思虑周全。”

  “彼此彼此。”

  “可你今日也休想活着走出离山……”肖越彬嘴角勾着冷笑,看着她。

  徐冰清立刻意识到不对,连忙侧身闪躲,可是为时已晚,左肩被人从后面一剑刺穿,疼痛瞬间袭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