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她的心思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67 2020-01-12 21:36:22

  宁州城。

  送走徐冰清一行后,姬逸风回到自己的院落……练剑。

  这应该是他近段日子最常做之事了。

  “王爷,苏将军回来了。”有侍卫来报。

  说着,有人来到院子里。

  姬逸风对此并未理会。

  “见过王爷。”嗓音悦耳动听。

  这是?

  女子的嗓音。

  姬逸风看了一眼来人,停了下来。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安王爷。”秦雪萱一身寻常布衣,嘴角勾着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冷凝。

  与之一起的还有苏行夜的妹妹苏婉茹。

  姬逸风看向旁边的苏行夜,无声询问原由。

  苏行夜无奈叹息,没有言语。

  “有事?”姬逸风看向正四处打量的秦雪萱。

  秦雪萱收起打量,看向姬逸风,“我来到宁州才知道冰清已经走了……”

  “你若想去,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秦雪萱冷笑:“我没有冰清那么傻,也不会像她那么笨……”

  姬逸风沉默不语。

  “王爷就没有想过百里芳华之事,澹台朔为何这么轻易便放过了你?还有,北野灏之死……澹台朔明明有机会制造由你来杀死北野灏,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你再也翻不了身,可他却提前通知了冰清,让冰清可以早做应对。”

  “你想说什么?”姬逸风眼眸微眯,盯着秦雪萱。

  “在王府引你上钩的人是赵琴韵没错,对你和北野灏下毒的人也是她,但最后利用你手中长剑杀死北野灏的却是澹台朔身边的初丹,并不是赵琴韵,也不是那个南黎暗探香蜜儿。”

  “那日押入殿前的人就是初丹。”

  “那是因为冰清跟澹台朔早就在暗中达成了交易,不然谁又能那么容易便抓获真凶?”

  苏婉茹接着道:“冰清总认为她与王爷的婚事从未经过您的同意,且是在您远在北境之时便被定下,从未考虑过你的想法,所以她一直心中有愧。得知你中毒,她心急如焚地前来北境,还把她母亲留给她的‘玉莲’拿来救王爷的命,但又想尽办法地不让王爷知晓其中内情。到北境之后,听闻了军中将士们的传言,她误以为……王爷心有所属,所以决意解除她与您的婚约。恰巧在回京途中,有匪徒企图要她性命,她便利用匪徒一事来毁坏自己的名声,想要以此理由来解除这桩婚事,以还王爷自由……”

  姬逸风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命是她救的,原来她纵容涂傲和颜末真的是因为自己,原来她故意被匪徒截杀也是为了自己……

  “她知道王爷不喜阴诡算计,她也从未想过要欺骗王爷,只不过……她素来不喜解释,一向都是做的比说的多……冰清她经历了太多本不该她这个年龄所承受的事情,所以她才会事事思虑周全……”说着,苏婉茹忍不住轻轻哭泣,实在是因为她真心地替徐冰清感到委屈。

  秦雪萱接着道:“她远嫁北夷,把京中所有事情全都安排妥当,因为她知道,她可能再也回不来。就算有一日她能再回来,一个嫁过人,且所嫁之人还是敌国之人的女子,让宁国侯府如何自处?让东皇百姓如何看她?她不能回应王爷,是因为她最不想伤你……”说着把手中锦盒递给姬逸风,“这些日子,王爷如何难熬,她比王爷更甚。王爷心怡冰清,这我看出来了,我原本以为依照王爷的性情,会阻止她前往北夷,没想到,你却亲手把她送到北夷人手中……”

  苏行夜欲言又止,想要替王爷说几句话,只是看着身边轻声啜泣的妹妹,终是闭了口。

  姬逸风心中震动,面上却未显分毫,“你为何先前不告诉本王?”

  “我原以为冰清对你无情,所以只要她还活着,她人在哪,那便无所谓。但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了她的心思,就绝不可能让她的心思被埋葬,让王爷你……心安理得地另娶佳人!”

  苏行夜惊,这姑娘为了徐冰清还真是够狠!

  姬逸风晃了晃手中的锦盒,“这是什么?”

  “陛下让我交给你的。”

  “你们来此就是为了跟本王说这些?”

  苏婉茹垂头不语。

  “不然呢?”秦雪萱不在意道,“难不成学着徐冰清去北夷?我又不傻!”

  “雪萱!”

  “你也不许去!我只答应陪你来北境,可是他人走了,我也没办法。”

  “婉茹你!”苏行夜惊,竟是为了姬苍昊吗?

  “二哥,对不起。”

  “我明日派人送你回京城。”

  “不!二哥,我不走,我要留在这等他回来。”

  姬逸风懒得理会他们,拿着锦盒径自朝书房走去。

  直到房中,姬逸风才打开锦盒。

  看着盒中的东西,他惊愣了。

  原先听到秦雪萱和苏婉茹说徐冰清心怡自己时,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可这一刻,他突然就相信了。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把匕首,极其普通,若是放入一堆兵器中,怕是根本瞧不见。

  这把匕首与自己身上的那把匕首极其相似,或者说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把匕首的刀柄上并没有刻着栩栩如生、昂首挺拔的竹子。

  怪不得当时问战云熙关于那把匕首的信息时,他轻巧地避了开去;怪不得当自己提出想看一看那把匕首时,却被告知并未有任何异样,所以直到最后,他也未曾见过那把赵星儿刺伤徐冰清的匕首。

  原来宇文倩早就察觉到了徐冰清对自己的心意,故意设计;原来皇兄知道徐冰清对自己的心意,却迟迟未提分毫;原来战云熙也知道徐冰清对自己的心意,却一直未曾说明……

  “徐冰清!徐冰清!徐冰清……”姬逸风喃喃自语,像似要把这个名字咬碎了吞入腹中。

  “你在时,你不说,他们也不说;你不在时,你不说,他们却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我,因为他们心疼你,了解你,明白你……可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早些明白呢?”

  没有早些明白她的性情,没有早些明白她的沉默并不是默认,所以才会误会她心怡的人是皇兄,才会误认为她野心极大、所图甚高,才会误会她的种种言行……

  “你说这桩婚约不是我自愿,可你径自解除婚约也不是我自愿……你凭什么认为这样是为我好?你凭什么!”

  “我真的恨你!我真的很……恨你,你可知道?”眸中噙着湿意,手掌紧握成拳,“可为什么你轻易便能放下,我却不能?”

  不知呢喃了多久,姬逸风猛然站起身,眸光坚定,嘴角勾笑:“这一次,你别想甩开我!”

  接下来的几日里,姬逸风奔波于边境各城,视察城防,查漏补缺,安排好军中事宜。

  而后,姬逸风一人悄然离开宁州城。

  除了宁州的苏行夜几人,无人知其动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