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愁云惨淡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78 2020-01-04 21:19:17

  东皇北境,宁州。

  姬逸风坐在桌前,神色不郁,目光迷离,手上拿着一纸信笺。

  “怎么了?”苏行夜走进来,看着不发一语的姬逸风有些疑惑。

  姬逸风没有说话,或者说,他人还在这里,可是魂儿已经飘远了。

  苏行夜走上前拿走姬逸风手中的那纸信笺,待看清上面的内容,“这是……陛下竟然同意与北夷的联姻?”有些不敢置信。

  而后,他又似意识到什么,看向姬逸风,“逸风,此次联姻事关两国,况且,南黎大军已兵临在东皇南境诸城,战事可谓是一触即发。若是此刻再对上北夷,恐怕东皇危矣!再者说,陛下虽是东皇之主,但朝臣素来讲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来停战止戈,减少伤亡,想来陛下应允这桩婚事也是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姬逸风冷嗤,“怕是她一手促成的吧!”

  他?苏行夜不明白,而后恍然,是她,徐冰清!

  “逸风,你……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姬逸风知道徐冰清从未在乎过他们之间的婚约,更不在意姬逸风这个人,可他没想到她竟无所谓到这个地步。

  澹台朔!

  恐怕澹台朔还在东皇之时,他们俩人就已经达成此事了吧!

  她可真会算计!

  是想效法叶海音呢?还是为了东皇国?

  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吧!

  “也许陛下与宁安郡主都有不得已的苦衷。”

  苏行夜总觉得这件事透露着古怪,像徐冰清这样的人会做这样没有什么目的事吗?

  “她又能有什么苦衷?当年叶海音背叛东皇嫁到南黎,不就是看中了赵世勋的身份,想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人,最后总算得偿所愿,坐上了南黎王后之位。她如今此举不过是当年叶海音的重现罢了。”

  姬逸风想着,也许自己当初并没有看错她,她不满足于安王妃之位,而皇兄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她,更不可能废后,她知道自己在东皇永无权倾之望,所以才另想它法,最后看上了北夷四皇子澹台朔。

  苏行夜知道姬逸风心里不痛快,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气愤,以至于失去理智……

  姬逸风如此说也不过是为了说服他自己,让自己不再记挂她,与她彻底划清界限。

  “逸风,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你心里当真觉得她是这样的人吗?”

  姬逸风俊脸撇向一边,“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知道?”而后又看向苏行夜,“你什么意思?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朋友,怎么净为她说话?再者,我和她之间早就没关系了,她爱嫁谁,嫁谁,与我无关。”说着起身离座,走出房外。

  苏行夜无奈摇头,这可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其实不用苏行夜开解,姬逸风从心底里也不相信自己的那套说词,只不过是心中不忿罢了。

  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何会同意和亲,她明知道北夷视徐家人为仇敌;她明知道徐家历代先贤都是为了守护北境,与北夷作战而死;她明知道即便她嫁入北夷,北夷和东皇也不可能真正的和平共处;她明知道……他喜欢她,却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她从北境嫁入北夷……

  她……可真狠!

  她怎么能这么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姬逸风可以原谅她径自解除两人的婚约,也可以理解她让自己娶别人,可为什么她要嫁到北夷?

  若是她嫁给东皇的任何一个人,且生活的幸福,而他不必亲眼见到,这样他还能安慰自己,她离了他,可以过得更好,他心里至少还能好受一些,可为什么是北夷呢?

  她可考虑过,若是以后东皇和北夷开战,他们之间就是仇人,到那时,他该怎么做?她又该如何自处?

  秦霄羽曾对他说过,你愿意相信陛下,却不肯相信徐冰清。

  事到如今,他又该如何相信她?怎么相信她?

  这几日,北境一直处于沉闷压抑的状态下,只因为安王的心情非常的不好,以至于没有人敢轻易靠近他半步,甚至都躲得远远的。

  而此时的宁国侯府里,亦是一片冷寒之意,没有一丝喜庆的氛围。

  徐冰清执壶倒茶时发现茶是凉的,而素日里恨不得寸步不离她左右的素英和妙菱不知去了哪?

  这些日子,两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除了徐冰清的一日三餐时间,其它时间两人皆无所踪。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多天,看情况,或许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她离开……

  “你来做什么?”屋外传来徐浩然的声音。

  “我来看看冰清。”

  是徐博胜的声音。

  “进来吧!正好我话要说于你们听。”徐冰清在屋内淡淡道。

  徐浩然看了徐博胜一眼,抢先走进屋内,“姐姐。”

  “冰清。”

  “大堂兄,请坐。”又看向徐浩然,“浩然,叔祖父年纪大了,以后徐家就剩下你和大堂兄了,你们要好好相处。你要知道,在这世上,将来你们彼此会是彼此最后的亲人,所以不要每次见面都横眉冷对的。”

  “姐姐!他先前是怎么对你的,难道你都忘了?”徐浩然不服气地把头扭向一边,“我可没有姐姐你那么宽宏大度……”忽然顿住,像是意识到什么,惊颤道:“姐姐你……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要去北夷了吗?想要离开前,让你和大堂兄把误会解释清楚,以后好相处。”

  “不是!不对!姐姐你不是说,与北夷联姻只是权宜之计,过不了多久,你还是会回东皇的,不是吗?”

  徐博胜开口道:“既嫁入北夷,又怎能轻易便能离开?”

  “你闭嘴!”

  徐博胜张口欲辩,最后选择不予计较。

  “姐姐你说话呀!”徐浩然黑眸微红,神情激动地盯着徐冰清。

  “你不相信姐姐?”

  “我……我当然相信,可是……”

  徐冰清盯着他的眼睛,“我……一定……会……回来的。”字字坚定。

  徐博胜皱眉,叹息:会吗?

  “对了,我以为大堂兄已经回了南境。”

  “南黎虽已兵临城下,可还没有开战的迹象,而且南境有战大将军和战少将镇守,我也想趁还有些机会陪陪祖父,毕竟东皇和南黎的战事不可避免,也许此次……”

  战场上刀箭无眼,生死难测,这一点,他们徐家人都懂。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南境?”

  “你出阁之日。”

  徐冰清惊,没想到他是为了自己才留待京中这么多时日,那他刚才的陪伴祖父之言也是借口了。

  想来也是,叔祖父对他一向眼不见为净,即使彼此之间消除了隔阂,怕是一时也难以如同家人一般自然相处,虽然他们本就是亲人。

  徐博胜有些不自然,“不是说女子出阁时,需要家中兄弟背其入轿的吗?”

  “哪里用得着你?你当我死的吗?”徐浩然不忿道。

  “就你这小身板,你背得动吗?”徐博胜调侃他,嘴角带着笑意。

  “要打一架吗?”说着,徐浩然卷袖撸胳膊。

  “我是长兄,不能与你动手,省得被人说我欺负弱小……”挑眉笑看他。

  “徐博胜,你看看你,你哪一点像当人兄长的样子?”徐浩然鄙夷道。

  徐冰清淡笑看着两人斗嘴,这样不挺好?不需勾心斗角,不需百般算计,兄友弟恭,相信以后徐家在这两兄弟手中会越来越好,这样她也可以放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