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五十四章 姐妹情深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875 2020-01-03 21:28:25

  安逸的生活总是过得太快,舒适地让人沉醉其中,不愿清醒。

  日复一日,有些事,总会到来。

  北夷使臣在年后再入东皇,为北夷四皇子澹台朔求娶宁安郡主徐冰清。

  此消息一出,满朝哗然。

  当然,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

  年前,南黎公主公然在东皇皇宫暗杀东皇贵女,被陛下暂押荣和宫,南黎太子也被滞留在京城,现在南黎已大军压境,准备着随时开战。

  朝中有人支持是因为此时北夷求亲东皇,也能暂时缓解东皇目前的境况。毕竟,东皇若是与北夷联手,南黎可能就要考虑开战后的后果。

  反对之人则是因为徐家世代镇守北境,徐家历代人基本都是死于北夷人之手。徐家世代忠君爱国,身为徐家之女的徐冰清又岂能嫁入北夷?若是答应和亲,那置那些与北夷作战时死去的将士于何地?

  一时之间,京城上下,不管是朝中,还是坊间,都等着东皇国最至高无上的那个人的决断。

  因为众人都知道,这件事是国之大事,就算徐冰清是宁安郡主,就算她聪慧无双,就算她徐家是肱股之臣,怕也没有她言语的权力。

  殊不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徐冰清自己的决定。

  宁国侯府。

  “小姐!”妙菱慌慌张张地跑来。

  今日天气甚好,徐冰清让人把软塌搬到院子里,此刻正舒服地躺在软塌里闭目养息,享受着阳光的洗礼。

  与妙菱一起来的还有素英。

  徐冰清睁开眼眸,看着几人,“怎么都过来了?我身上的伤已好得差不多了,这些天整日里闷在房里,想出来透透气。”

  “小姐,你知道吗?北夷来人求亲东皇,现在朝野内外一片沸腾……”

  “哦!”语气淡淡。

  “可是他们求的人是小姐!”

  “嗯!我知道了。”

  “小姐呀!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啊!”

  素英拉住妙菱,“小姐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会嫁到北夷?况且,还有陛下和娘娘在,你在这着什么急?”

  “哦!也对!”妙菱挠头,吐舌一笑,“我忘了。”

  徐冰清笑笑,不语。

  北夷要与东皇联姻,替北夷四皇子求娶宁安郡主,以结两国秦晋之好。

  这件事一出,徐冰清身边之人除了最初的惊讶,皆没把这件事当回事,也不认为陛下会同意这桩婚事,更不认为徐冰清会答应嫁入北夷,他们只是把这件事当做一个闹剧。

  可是第二日,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只因陛下亲自下旨,同意与北夷的联姻,且命其一个月之后与北夷求亲使臣一起同去北夷,成为澹台朔的皇子妃。

  此圣旨一下,众人皆惊。

  秦雪萱、苏婉茹、紫罗,甚至连许久不露面的范靖瑶都赶来了。

  “徐冰清,你到底要做什么?”秦雪萱率先质问。

  苏婉茹轻拉秦雪萱衣袖,“你做什么呀!发那么大火,这也不是冰清愿意的。”而后看向徐冰清,“冰清,现在怎么办啊?”

  “哼!”秦雪萱冷嗤,“你真以为这件事是陛下决定的?笑话!说到底,是你自己的主意吧!”

  前一句在说苏婉茹,后一句则是在问徐冰清。

  “冰清,值吗?”这是紫罗第一次无所顾忌、光明正大地踏入宁国侯府,就因为徐冰清要嫁给澹台朔。

  以前紫罗来宁国侯府也是暗中前来,她不想因自己风月楼掌事的身份影响徐冰清的清誉;而今日来宁国侯府,也是因为徐冰清,因为她是自己在这世上仅有的亲人,最起码在她心里,徐冰清是她最亲的家人。

  “冰清,你图什么呢?”范靖瑶无奈,“在府中安稳地做一个京中贵女不好吗?”

  “小……小姐?”素英和妙菱也同样不解又心疼地看着徐冰清。

  徐冰清看着眼前的人,这些都是这世间最为关心自己的人,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不想骗她们,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们。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表面上她好像真的在静心养伤,但她的内心深处早就结满万千愁绪,只因她不知如何面对这些关心疼惜的深情,和不解困惑的眼神。

  “自古以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就用这句话来搪塞我们?”秦雪萱气愤道。

  “人生在世,总要做些有意义之事,这样才不负人间走一趟。”

  “有意义之事就是嫁人?”

  “身为女子,嫁人生子,不是理所当然之事?”

  “我没跟你说笑!”

  “好啦!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不如我为大家弹奏一曲如何?妙菱、素英,你们去准备……”

  “徐冰清,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离了你活不了了,所以才会急匆匆地跑来,与你在这浪费唇舌?”

  范靖瑶叹气,“好啦,雪萱!事已至此,你又能如何?”

  “真是为谁着急为谁忙。”说罢,秦雪萱愤怒离去。

  “哎!”范靖瑶看向徐冰清,“我也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嗯!”

  “冰清,你为什么呀?”苏婉茹眼眸含泪,委屈地看着徐冰清。

  “婉茹,有些事你不懂。对了,姬苍昊怎么样了?”

  提及姬苍昊,苏婉茹更是忍不住崩溃大哭。

  “怎么了?”徐冰清轻拍苏婉茹纤背,温和道。

  “冰清!”扑入徐冰清怀中,“他不愿见我,听说他伤得很重……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徐冰清柳眉微蹙,轻叹口气,恐怕他心里亦是同样感受。

  只是,若是注定没有结果,婉茹又如此放不下,那她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办?

  “婉茹,人生在世,世事无常,有些人,不必太挂怀,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苏婉茹抬头,“可是你曾说,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为其拼尽全力,这样才能不负此生。”

  这是前几年,徐冰清告诉苏婉茹的话。

  徐冰清顿住,她不想苏婉茹沉浸在痛苦里,所以才想着劝她放弃这段感情,可感情之事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别说苏婉茹不甘心,其实她内心深处也不甘心,只是世事无常……

  不过,她们两人的情形终归还是不同的。

  “当真如此喜欢他,放不下他?”

  “嗯!”苏婉茹郑重点头。

  “那就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做。俗话说:山不来就我,那我来就山。”

  “冰清,你说真的?”苏婉茹惊道。

  “当然。”

  “冰清,谢谢你!我就知道,就算所有人都不同意我与他在一起,但你一定会支持我的。”

  不知为什么,只要看到苏婉茹单纯满足的笑意,徐冰清就很开心,为她的开心而开心。

  也许这样做,从某些方面也算弥补了自己心底的那点不甘。

  “冰清,那我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苏婉茹心满意足地离开。

  对于徐冰清即将嫁入北夷之事,苏婉茹除了最初的困惑,现在她已经想通,因为那人是徐冰清,而她一直都很相信徐冰清,相信她所做之事一定有她自己的道理,所以她尊重并支持。

  紫罗看着徐冰清,嘴角带着笑意,眸中却满是不舍和担心,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

  “紫罗?”

  “嗯。”

  “抱歉!”徐冰清歉然一笑,“我本来还想等你跟战云熙成亲之后再离开,只是没想到……”

  “所以你早就做好了离开东皇的准备,才想着在走之前把身边之人都安排妥当。”

  “小……小姐!”素英和妙菱这时才醒悟过来。

  怪不得小姐着急忙慌地让牧照和妙菱成亲,怪不得小姐在京中另外购买了两座私宅,还是以妙菱和素英的名义。

  当初还说……什么为了掩人耳目,不方便打出宁安郡主的名号,所以才用妙菱和素英的名字。

  “小姐不让我同去?”素英蹙眉,盯着徐冰清。

  “妙菱刚刚成亲……”

  “可我孤身一人!”素英语气有些急切,“我自幼在府中长大,小姐走了,却不带着我,是想把我赶出府吗?”

  “我前几天在京中……”

  “我不要!”素英泪意盈睫,不知所措地跑了出去。

  这大概是素英第一次发怒,且对象还是徐冰清。

  “小姐,为什么呀?”妙菱已泣不成声。

  “妙菱!不该问的别问。”

  “是,反正我们是婢子,小姐想什么时候抛弃就随意丢弃,哪有我说不的权力?”说着掩面跑了出去。

  徐冰清深深叹气。

  紫罗无奈一笑:“她们舍不得你……”

  “我知道。”

  “可你却能轻易舍弃她们。”

  徐冰清沉默。

  “接下来的日子,你应该很忙,我就不来叨扰了。”说完起身离开。

  一时间,人去室空,独留徐冰清一人,清冷、孤寂、苍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