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四十五章 英雄出少年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181 2019-12-25 21:43:35

  徐冰清这一昏睡,就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夜半。

  “小姐睡了这么久,先喝口汤吧!”素英端着汤碗进来。

  徐冰清微微一笑:“辛苦你跟妙菱了。”

  “小姐又客气了,若是可以,我愿意替小姐受这些苦痛……”

  “该谁受的,终归是逃不过的。”徐冰清斜倚在榻上,搅着碗中的汤。

  “小姐太委屈自己了。”

  徐冰清无奈一笑:“素英,你……这是怎么了?我只不过贪睡了一日,怎么反倒有些不认识你了?”

  “小姐……”素英欲言又止。

  这时,妙菱端着药碗进来,“小姐一会儿喝完汤,把药喝了。”

  过了一会儿,徐冰清把喝完汤的空碗递给素英时,随意问了一句,“这日可有发生什么事吗?”

  素英接过空碗,陷入沉默。

  妙菱连忙上前,无奈叹气,“我的好小姐呀!你就别操心了,好不好?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吧!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若是往外一站,风一吹,你就不见了。”

  徐冰清轻笑:“难道我是纸人不成?”

  妙菱嘟嘴:“反正我看也快了。”

  经过妙菱的插科打诨,素英也笑了,只不过那笑意里无奈中带着一丝放松,好似卸下了什么重担。

  徐冰清在旁看得透彻,也不挑明。

  待徐冰清喝完药再度睡下之后,素英和妙菱来到屋外。

  “素英,你适才是不是想跟小姐说安王退婚的事?”

  素英叹气,“总不能一直瞒着吧!”

  “京中已经传遍了,是小姐亲自在殿上请求陛下解除婚约的。现在不过是一张解除婚约的字据罢了,说与不说,重要吗?”

  “那你适才还阻止我?”

  “我只是想让小姐好好养伤。再者,既是小姐亲自提出的解除婚约,想来小姐对安王也没什么深厚的感情,你又何必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妙菱一向单纯善良,但一遇到徐冰清的事就会变得成熟又懂事,或者说只要是对自家小姐好的事,她都会想法设法地去守护。

  素英叹气,“希望如此。”

  “就是,”妙菱说得斩钉截铁。

  可素英眉间的愁绪并未消解半分,暗道:就怕不是如此。

  几日后,北夷和西羌使臣相继离京。

  翌日,姬逸风从京畿北营回京,进入一家酒楼。

  只是他刚踏入酒楼,便听到楼里大堂几个男子正在那里大声喧嚷着京中的盛事,其实也就是坊间的流言蜚语。

  “宁安郡主仗着陛下的宠爱,公然在御前提出解除婚约,全然不把安王放在眼里,此乃是对安王的侮辱,甚至是对世间所有男人的侮辱……”

  “自古以来,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以夫为天’方为妇人之道……”

  “宁安郡主如今之行径,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堪为荒谬至极……”

  “还不是依仗着陛下的……”笑容猥琐,眼神肆意。

  “哦!”几人间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

  “说得也是啊!”另一人附和,执壶敬酒。

  姬逸风冷眼看着那几个满嘴胡话的男子。

  只见他们面前的方桌上,酒坛遍布,看此情形,像是喝了不少,他们适才的口中之言也像是酒醉后的胡言乱语,只不过他们眼神间却无半分醉意,要么是真的醉鬼,要么是在装醉鬼。

  姬逸风淡然向堂内走去。

  楼里的其他人看着这个白衣翩然、风姿卓越之人出现在此,都或惊奇、或疑惑、或躲避着,纷纷生了怯意,像是知道自己惹不起此人,率先躲得远远的。

  可是那几个男子浑然不觉,仍在夸夸其谈。

  姬逸风飞身而起,几个转身便把那几人揍得软趴在地,哭爹喊娘的。

  若是以往,对于此况,他定是不屑出手,可是今日,他心情实在是抑郁至极。

  确切地说,从回京之后,他就一直心情不爽,特别是听到今日之流言,他更是抑郁。

  经此一事,姬逸风也没了吃饭喝酒的欲望,转身便离开了酒楼,留下一片狼藉。

  不过这才符合姬逸风的性格,肆意任性,不管不顾……

  只是……姬逸风刚回到府中,还未来得及喝口茶水……

  “侯爷,你不能进去……”

  屋外传来涂傲冷厉的声音。

  “出了何事?”姬逸风走出房间。

  “安王爷。”来人温文有礼,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与稳重。

  “徐浩然!”姬逸风皱眉,“有事?”

  “徐浩然特来请王爷……赐教!”说着手中长剑出鞘,直指姬逸风。

  “你不是我的对手。”

  “那也要比过才知道。”

  姬逸风打量了他一下,而后飞身而起,随意地抽出涂傲手中的长剑迎了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各不相让。

  这动静自然引来了不少府中的侍卫。

  涂傲闲闲站在一旁,挥手示意,不让他们打扰场中正打得火热的两人。

  他本以为徐浩然年纪尚幼,即使再勤加苦练、天资过人,武功一道上也会逊王爷许多,更何况王爷自幼便征战沙场,身经百战,经验甚为丰富。

  可是你看他……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

  不过即便如此,徐浩然仍不是姬逸风的对手。

  显然,徐浩然自己也知道,但仍是不愿轻易服输。

  而姬逸风……他并没有因为徐浩然年幼便刻意相让。

  两人对战时,姬逸风在有意无意地引导徐浩然,让他看到自己目前的不足,以便他下次真正对敌时能够取长补短。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皆神情自若地收剑,仿若刚才的剑拔弩张不曾存在。

  “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但仍想揍你一顿……”

  此言一出,涂傲惊愣,这是怎样的一个小孩?虽然他已是宁国侯,但说出要殴打亲王这种话,他亦是以下犯上,更何况他是真的想“打”王爷。

  姬逸风敛眉一笑,为姐姐出气吗?此举倒是情深义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早晚有一天,我会超过你。”说着转身离开。

  涂傲看着徐浩然的身影,暗自惊羡,这个不足十二岁的少年,拥有着足够的自信和骄傲,还有资本,真可谓“英雄出少年”,不外如是。

  姬逸风轻笑出声,“我相信。”

  若是这句话出自其他人之口,姬逸风定然是不相信的,因为他足够相信他自己,但此话既出自徐浩然之口,姬逸风当然相信,因为徐浩然是徐明渊和司空灵之子,是司空溟的外孙,更何况他还是“她”教养出来的,所以他相信凡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