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四十四章 心情抑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56 2019-12-24 21:36:44

  翌日,涂傲站在门外,犹豫着要不要叫醒王爷。

  昨夜,他与苏行夜喝酒,两人都喝的烂醉,最后是被府中的侍卫送回房内的,他也是刚刚才醒,听闻王爷到现在都未出房门,然后他便过来了。

  正在踌躇间,屋内有人推门而出。

  不!确切地说是有抹身影飞掠而出,“把桌上的东西送去宁国侯府。”

  还不待涂傲反应过来,人已不见踪迹。

  若不是对着门口的桌上放着一纸卷轴,他还以为是自己宿醉后的幻觉。

  涂傲走近一看,惊愣当场,上面所写竟然是“解除婚约”之意,这……相当于“休书”了,虽然王爷与郡主并未成婚,但此举对女子的清誉来说何其严重。

  王爷他……怎么了?

  想起昨夜苏行夜说的王爷动情之言,难道……王爷心怡的人是宁安郡主吗?

  不知为什么,涂傲突然觉得手中的卷轴有些沉重。

  只是既是王爷发话,他也不得不从,只得依言送往宁国侯府。

  来到宁国侯府,涂傲见到了侯府的管家牧舟,牧舟接下卷轴并未说什么,也没有让涂傲去见徐冰清。

  对此,涂傲也不生气,反正王爷也没有说要他亲手交给宁安郡主。

  而后,他便离开了,平静地来,平静地去,好似今日与往日并无甚区别。

  殊不知,此刻的徐冰清还在昏睡当中,仿若要把这段时日欠下的觉全都补回来。

  还有……就是,她实在太累了,她的身体也实在太弱了,确实经不起折腾了。

  况且,有些事已基本尘埃落定,她也终于可以放松心神,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话说姬逸风自安王府离开后,便策马去了京畿大营玄武北营秦霄羽的管辖之地。

  刚开始的两天,秦霄羽以为姬逸风是被陛下责罚或是心情不好才来此的。

  直到……姬逸风把营中众将士揍的凄凄惨惨凄凄,秦霄羽才发觉到不对劲。

  再加上,适才,秦霄羽收到京中送来的信函,他才知道原来京城出事了。

  一般有关朝堂之事,自有秦家未来家主秦雲义操心,大不了,还有秦家二爷秦淮国费心,更何况秦霄羽长年累月地待在营中,所以他甚少关注京城的动向。

  “怪不得……”秦霄羽暗自嘀咕,他这会儿才想起姬逸风来营中那日身上浓重的酒味,只是当时见他面色如常,他还误以为姬逸风是去参加了什么宴会被沾染上的,没曾想……这酒味竟是他自己喝出来的。

  自幼与姬逸风一起长大的秦霄羽知道姬逸风生平最讨厌参加京中这种无聊的宴会,关于喝酒也没有那么大的嗜好。

  对于秦霄羽来说,姬逸风来到营中的好处就是他不用日日去督促营中的将士们比武操练了,他可以安然地坐在帐中看看营中的奏报,没事时喝喝茶,看看书,甚为清闲。

  这日,姬逸风刚刚去营中视察一圈回来。

  秦霄羽正在帐中看兵书,看到他进来,“喝酒吗?”

  姬逸风看他一眼,“军中禁酒。”

  “我又不喝,给你喝的。”说着眼眸瞟一眼桌上的酒坛。

  很显然,这是专门为姬逸风准备的。

  姬逸风斜睨一眼桌上的酒坛,执壶倒茶,“这是在营中。”

  很显然,姬逸风很自律,且并不打算打破军中的铁律。

  秦霄羽摇头轻笑:“以你的身份,就算真的在军中饮酒,谁又敢说半句不是?更何况,这是我的管辖之地,又不是你的北境。放心,我不会告密的。”

  “身为领兵之将,自然要严于律己,不然如何带兵打仗?如何能服众?你以为北境军中的那些将士仅仅是忌惮我的身份,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秦霄羽撇嘴,“说得也是。”

  他们这些人,看似光鲜亮丽的外表,尊贵无比的身份,深厚强大的背景,实际上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才能坐上如今的位置,也才能拥有如今的地位。

  像他,秦家二公子,伯父是应天书院的掌院,父亲是史部尚书,堂兄是户部侍郎,还有一个贵为皇后的堂姐,可即便如此,他初来玄武北营时,照样没人在乎他的身份,畏惧他的背景,反而还因他京中贵公子的身份对他多加嘲笑与讥讽,甚至孤立。

  “听闻冰清在殿前请求陛下解除你俩的婚约,并让你迎娶赵星儿……”

  提到徐冰清的名字,姬逸风神情间没了先前的神采,低头把玩着茶杯,并未言语。

  “你这些天的不郁是因为她的自作主张?”

  上次姬逸风带着徐冰清来营中时,秦霄羽就察觉到了姬逸风对徐冰清的不同,这个不同不是因为两人婚约的缘故,而是姬逸风对于徐冰清的那份心意。

  姬逸风抬头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言语。

  秦霄羽不知道姬逸风出宫后曾去找过徐冰清,自然不知道姬逸风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付出真心而被人拒绝后,心中的苦痛。

  “听闻那日皇后娘娘在御花园设宴,邀各国使臣女眷和京中贵女赴宴,赵星儿与雪萱比试茶艺,并趁机在茶中下毒,导致雪萱和几个贵女中毒……”

  姬逸风一惊,刚想问出口,而后又想起什么,终是没有言语。

  秦霄羽言语间并未对自己妹妹中毒一事感到担心,想来他知道雪萱无恙。

  “冰清当日出宫后并未再进宫。”秦霄羽仿若知道他的担心,直言相告。

  姬逸风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其实他知道徐冰清没有进宫,因为当时他就在宁国侯府徐冰清的闺房,只是一时忘记了而已。

  “然后呢?”

  他并没有对赵星儿在东皇宫中下毒一事感到惊讶,因为他已猜到这是皇兄设的局,目的……当然是为了毁诺。

  先前姬腾翼应允赵世勋一个承诺,而南黎要东皇兑现这个承诺,就是让姬逸风与赵星儿成婚,由姬御宸应诺,而现在南黎公主公然在东皇皇宫毒杀东皇国人,再由东皇国摧毁此诺,顺情顺势又顺民意。

  “听闻那日在宫中还出现了一个南黎长公主……”

  “长公主?”姬逸风皱眉,而后反应过来,“赵琴韵!”

  姬逸风想起那日的那个黑衣人,毒术高超,武功也不弱,他还在想世上什么时候出了如此人物,却原来竟是南黎长公主。

  现在想来,身为医圣莫修染的师妹,有此能力倒也不奇怪。

  只不过……南黎长公主不是早就死了吗?

  姬逸风想起那日皇兄质问端妃宇文倩的话……这才知道,原来皇兄早就知道她没死。

  “你认识?”

  “不认识。那日便是她引我前去驿馆,并设计我与北野灏相杀的。”

  “倒是不曾听闻此号人物。”

  “她还有一个称呼,你一定知道。”

  “什么?”

  “毒圣。”

  “毒圣?”秦霄羽惊,“那不就是……”

  医圣莫修染的名号享誉四国,且与先宁国侯相交莫逆,这是众所周知之事。

  “就是。”

  “你是怎么知道的?”

  “先前听皇兄提及此人,便让人去查了查。”

  “逸风,过几日便是除夕了……”

  “你这是……赶我走?”

  “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

  姬逸风不置可否。

  “明日各国使臣便会离京,南黎公主暂居荣和宫,南黎太子正在与南黎商量如何应对此变局,我看东皇与南黎之间必有一战,且陛下已经……”

  “霄羽,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霄羽叹气,“其实你早就知道陛下不会让你迎娶赵星儿,因为你相信你皇兄,也相信你自己,可你为何不肯相信冰清呢?就像当初你让冰清收服烈马,却又不肯全然信任她……”

  姬逸风怔愣,是吗?

  “先宁国侯中毒而死,南黎首当其冲。冰清既然知道此事,又怎会让你去娶南黎公主?她当时那样应对,不过是想保护先太子的威严与声誉,在四国面前给陛下一个台阶,也省得给南黎名正言顺攻打东皇的借口。”

  其实这些姬逸风都明白,苦涩一笑:“不信任如何?信任又如何?反正……她也不在乎。”说着起身离开,“我后日回京。”

  秦霄羽此时倒有些明白姬逸风的抑郁为哪般了?

  原来姬逸风在意的并不是徐冰清当殿解除婚约,而是……徐冰清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