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四十三章 借酒浇愁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775 2019-12-23 21:53:24

  宁国侯府。

  徐冰清自皇宫而归,且在闺房与姬逸风一番谈话之后便沉沉睡去。

  这些天,她实在太累了,身累,心……更累。

  素英在外间低声问妙菱,“小姐的身子怎么样了?”

  妙菱柳眉紧蹙,轻叹口气,“这些日子,小姐必须静养,且是卧床静养。”

  “依小姐的性子,怕是很难……”

  “那就只能……概不相告了。”

  “恐怕……”素英看了一眼安静的内室。

  “就算小姐怨怪,也必须如此。大不了,以后我每次熬药时加些安神……”

  “妙……”素英猜到妙菱的想法,忙想阻止。

  “小侯爷去了皇宫……”子暮突然现身。

  素英忙问:“出了何事?”

  “不知道。我也是听小侯爷身边的暗卫子昂说的,不过好像听闻医圣前辈也跟着一起去了。”

  “那就还好。”

  “是否告诉小姐?”子暮担忧地看了一眼内室榻上沉睡的少女。

  素英犹豫了一下,“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有关小侯爷的事,怕是小姐不喜欢被瞒着。”子暮颇为了解道。

  “不行!”妙菱出言反对,“小姐的身子经不起折腾了。况且,莫前辈不是一起跟去了吗?放心吧!小侯爷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屋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子暮瞬间消失在原地。

  素英连忙走出去,看到来人,“牧管家?”

  牧舟并未进屋,低声道:“我来看看小姐。”

  “小姐还在沉睡,可是出了何事?适才子暮说小侯爷进宫了。”

  “放心,没事。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此事,不想你们再扰了小姐安睡。”

  素英松了口气,“那就好。”

  “还有,想来最近些时日也不会出现什么大事,有些小事你们就不要吵到小姐了,让小姐安心休养。”

  原本素英和妙菱正为此发愁,听到牧管家这样说,那她们就只管照顾好小姐便是。

  “是。”

  说完,牧舟转身离去。

  安王府。

  “王爷不在?”苏行夜抓着涂傲东张西望道。

  “你是来找打的?”说着,涂傲往书房走去。

  苏行夜跟上去,待看到涂傲前往的方向,脚步一顿,“王爷在石室?”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姬逸风一般在石室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练剑。

  苏行夜在姬逸风面前对自己的武功一向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他不想凑上去送死。

  涂傲一把拉住他,“你不是来找王爷的吗?”

  苏行夜装弱假笑,“我就是看看……听闻早上安王府出了刺客,王爷追了上去……既然王爷没事,那我就先走了。”

  “王爷从宫里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石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一趟,现在已经回来了,应该在书房,你去看看吧!”

  苏行夜无奈一叹,事实上,他就是听闻了此事才来王府的。

  徐冰清在四国面前,请求陛下解除婚约,并让姬逸风与赵星儿成婚,此举可谓大义。只是,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没有人问过姬逸风的意见,也没有人在乎过他的感受,他甚至连提出一丝质疑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是东皇王爷,是陛下的胞弟,所言所行都要以东皇的利益为先,但这并不像是他原本的性情,至少他心里并不甘心这样的安排。

  况且……凭着这些年苏行夜对姬逸风的了解,还有回京这段时日看到姬逸风对徐冰清这个人难以言明的态度,他可以肯定,姬逸风对徐冰清的解除婚约之举定是十分震怒,或是很受伤的。

  “王……王爷?”涂傲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嗯?”苏行夜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迫停下来,看着涂傲,“怎么了?”

  涂傲并未理会他,看着屋顶。

  苏行夜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继而睁大眼眸,确定眼前这一幕不是自己的幻觉。

  只见年少之时便纵横沙场的安王爷正坐在屋顶上吹着冷风……喝酒?

  而他身边的数只酒壶提醒着地上的两人,他家英勇潇洒的王爷正在用烈酒来麻痹自己。

  可是姬逸风甚少饮酒,不管是在北境,还是回到京城,基本都是浅尝即止,很是自律,而且他一向认为喝酒容易误事,所以他并不喜欢饮酒,今夜之举实在不符合他的风格。

  这……是不是说明此刻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连素日里用练剑来消耗体力、排解心绪这种方法都不能让他冷静下来,只能借助酒意来麻痹自己。

  苏行夜站在屋檐下思虑片刻,在选择“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与“朋友有难、拔刀相助”两者之间犹豫,最后还是友情占了上风,飞身到屋顶,坐在姬逸风旁边。

  “喝酒怎不叫上我?”说着拿起旁边的酒壶,只是……空的?

  不是吧?

  苏行夜又提起旁边的其他几壶,毫无意外,皆是空的。

  看了看姬逸风,依旧是面不改色,想来只有他手中的那壶酒还没有空。

  他们相识了这么多年,苏行夜这会儿才知道,原来姬逸风的酒量竟然这般好。

  “涂傲,再拿些酒来!”苏行夜对下面的涂傲喊道。

  涂傲无奈,只得去酒窖取酒来。

  “一人喝酒多无聊啊!”说着夺下姬逸风手中的酒壶猛灌一口,因喝得太急,还被呛了一口。

  姬逸风手中酒壶被夺,也没什么反应,仍是静默看着漆黑如墨的夜空,不知在想什么。

  苏行夜看他一眼,也望向夜空,不在意道:“不就是被一个女人驳了面子从而推向另一个女人吗?你有必要这么多愁善感的吗?”

  姬逸风仍旧不言不语。

  “要知道‘借酒消愁愁更愁’。”

  姬逸风依旧不为所动。

  “你若真不想娶,陛下还能逼你不成?不对,她可是南黎公主,这事确实有些难办。”思虑了一会儿,“就算到时候你真的娶了她,不过一个女人而已,还不是任你拿捏?”

  况且,以赵星儿对你的心思,怕是恨不得处处以你为先,又岂会轻易惹你生气?

  当然,最后这句话,苏行夜是不敢在姬逸风面前讲的,他也只能在心中暗自嘀咕。

  姬逸风冷眸斜睨苏行夜一眼。

  苏行夜顿时一个激灵,暗自腹议:难道又说错话了?

  事实上,不是苏行夜说错了话,而是姬逸风觉得他过于啰嗦,而且苏行夜口中所说的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事情,这种不足为外人道,自己又难以疏解的苦闷真的很难受。

  其实,姬逸风在意的是徐冰清的态度,况且他知道皇兄根本就不会让他娶赵星儿,即便南黎手中握有父亲的承诺。

  “王爷,酒来了。”涂傲提着酒壶飞上屋顶。

  姬逸风不耐烦道:“你们喝吧!我困了。”说着飞身掠起,几个纵跃便回了自己寝房。

  “王……”涂傲不明所以,看向苏行夜,“王爷怎么了?”

  苏行夜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还喝吗?”涂傲晃了晃手中的酒壶。

  “既然已经提上来了,那就喝呗!”

  “王爷看起来很不寻常。”

  苏行夜点头,“连你都看出来啦!”叹息一声,“自古以来,‘情’最难懂,更何况……”看着姬逸风的寝房,“是初尝情滋味的人。”

  只见那里一片漆黑,不知姬逸风是真的喝醉了,想睡了,还是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这个问题或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涂傲看着那片黑暗,低语:“王爷他……动情了吗?”

  “这……要问他自己。有些事,终归是要他自己做决定。”

  涂傲执壶喝酒,不再言语。

  他没有问苏行夜王爷对谁动了情,因为这不是他能过问的事情,他只是有些心疼远在京畿东营的那个女人,那个满心只有王爷的人。

  姬逸风回到房中,躺在榻上,没有点灯,也没有睡着。

  若是此刻有人能够看见,便会发现姬逸风的眸中并无半分醉意,也无半分睡意。

  他只是静静躺在榻上,一会儿想着:不过是个女人,他又何必太在意;一会儿又想着:他好不容易对一个女人动了心思,可偏偏那人却根本一点都不在意他,他不甘心,也很难过。如此反反复复,他一会儿觉得自己想通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太窝囊了,一会儿不甘心,一会儿又气愤……

  结果,他一夜未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