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四十二章 饶其性命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623 2019-12-22 21:28:25

  直到此时,梦汐才明白过来,今日的宴会是一个局,针对赵星儿的一个局,亦或是针对南黎的一个局。

  只是此局是东皇陛下所下?还是冰清也有参与?冰清她……到底想做什么?

  梦汐实在想不明白徐冰清的所思所想。

  “至于你……”姬御宸看着地上的赵琴韵,“想来南黎也不会承认你这个长公主还活着的,留着你也没什么意义,况且那些死去的人想必并不愿看见你还活着……”

  “你……你敢!”

  姬御宸冷哼,“朕有什么不敢的?”

  “天道好轮回,你自己不怕遭报应,难道就不怕你的孩子遭……”报应吗?

  姬御宸眼眸微眯,眸中凌厉一闪而过。

  赵琴韵一口黑血吐出来,没想到姬御宸的内力竟然已经这么深厚了,隔空就把她的心肺震伤。

  “看来你真的在寻死。”

  “陛下,此人全身都是毒,若是……”严以正担心杀死她会累及其他人中毒。

  “把她拖到菜市场,用火烧死她,省得她身上的毒素危害他人。”

  “是。”严以正刚要去执行旨意……

  而就在此时,眼前有人影闪过。

  “啊!啊!啊!”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

  眨眼之间,只见徐浩然执剑立于场中。

  赵琴韵身上的剑痕又多了几道。

  很显然,这些是徐浩然的功劳。

  “原来是个老毒物!”略显稚嫩的嘲讽自徐浩然口中而出。

  “谁?”嘶哑凄厉的吼叫,“你是谁?”

  “宁国侯徐浩然。”清朗的声音间透着一股成熟稳重。

  “徐……徐浩……徐浩然……”赵琴韵口中喃喃,好似在思索着此人究竟是何人。

  “莫叔叔,你瞒着姐姐,费尽心思也要保护的……就是这个老毒妇?”

  只见医圣莫修染一袭白衣,温雅暖和,缓缓而来。

  “我原以为她回了南黎,没想到她一直待在东皇京城。”

  梦汐惊诧,这么说此人真是赵琴韵!

  无外乎梦汐惊讶,年幼时,她与拓跋宏随师父薛无涯游历,得益于薛无涯与司空溟的深交,而司空溟和莫修染又相交甚深,所以她是见过赵琴韵这个南黎长公主的,没想到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

  听到莫修染的声音,赵琴韵仿若找到了曙光,“师……师兄,你快……快救救我!”

  莫修染走上前,看着她的模样,眉头紧皱,轻叹口气,终归是师兄妹一场,他也不忍心看到她如此结局。

  “东皇陛下,不如把她……”

  “莫修染,看在先宁国侯夫妇的面上,先前已经给过你一次救她的机会,你以为……你还有第二次机会?”

  “陛下误会了,她全身皆是毒,不但各种毒素加身,又身中美人蛊和还阳蛊,即使陛下现在杀了她,怕是她死后,这些毒素还是会殃及他人。”

  “还阳蛊?”

  “是家师生前亲手所作,可令濒临死亡之人回生,其实不过是在过度损耗她的寿元而已。”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当初赵琴韵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到现在的原由。

  美人蛊修好了她的皮肤,可还阳蛊却加速了她的衰老……

  所以她才变成现在这副鬼模样。

  “你要怎么做?”

  “我先解除她身上的蛊毒,而后……”莫修染有些不忍。

  “先宁国侯知道自己所中之毒出自她手,可他也没有赶尽杀绝,你可知为什么?”

  莫修染一愣,他知道徐明渊一定不想赵琴韵活着,只不过顾及与自己的友情,所以才对此事故作不知。

  “不!师兄,你别听他胡说,徐明渊是没有亲手杀我,可他与姬御宸合谋要置我于死地,若不是我留有后手,早已命丧。徐明渊留着我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要你愧疚于他的死,好让你可以全身心地保护他的一双儿女……”

  “琴韵,你害死了这么多的人,心中可有半分悔意?”

  “师兄,我没有错。更何况,我如今这样,全是徐明渊和司空灵那个贱人……”

  “找死!”徐浩然再一次提剑刺向她。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也让她想起一些事来。

  “浩……”莫修染虽不忍,可终归没有阻止徐浩然的举动。

  “徐……徐浩……”赵琴韵看向徐浩然,“你是徐浩然!那个贱人的……”

  徐浩然眼眸冷寒如刀,上前直接捏着她的下颚,掏出匕首,一刀割掉了她的舌头,行事干净利落,完全不像一个孩子。

  “呜呜……”赵琴韵这辈子再也吐不出话来。

  “陛下,不如留着她一条老命。”

  赵琴韵一听,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眸,看着徐浩然。

  “你想留着她?”

  “与其让她去骚扰那些故去的人,不如让她活着……”徐浩然的眼眸里流转着晦涩难明的冰冷,“让她不生……不死地活着。”

  “如你所愿。”说着举步离开。

  “麻烦莫叔叔帮其解蛊吧!”

  莫修染疑惑地看了一眼徐浩然,他发现他已经看不懂眼前的这个青葱少年了,温文外表下的深沉和冷厉让人惊惧,而他……还不满十二岁,身世和经历让他成熟得太快,宛如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士,确切地说是一座白雪皑皑的青山,等待着春暖花开的季节恢复生机。假以时日,他将锐不可当、所向无敌。

  御医们已替秦雪萱和其他贵女解了毒,看见莫修染,情绪有些激动。

  凡是为医者,见到传闻中的“医圣”,谁不激动?

  梦汐走到徐浩然面前,“你姐姐怎么样了?”

  徐浩然又恢复成了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模样,“多谢五嫂关心,姐姐她……无恙。”

  提及徐冰清,徐浩然的神情间有些黯然。

  “那就好。”说完缓步离开。

  实际上,梦汐之所以留到现在,是担心此事与徐冰清有关。现在知道与其无关,她心中便少了许多担忧,虽说心中还有许多疑惑未解,但终归是与她无关,自然也没有再留下去的必要。

  而苏婉茹,还有解了毒仍未醒来的秦雪萱她们一起被侍卫们送出了宫。

  莫修染来到赵琴韵面前,拿出针袋和药瓶,开始解蛊。

  “呜呜……”赵琴韵泪眼婆娑地看着他,想来是想求莫修染饶了她。

  因为没了舌头,她吐不出话来,嘴角流着黑血,甚是渗人。

  御医们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旁边看着莫修染解蛊。

  “医圣”亲自出手,这可是难得一见,御医们都想趁此机会好好学习一二。

  徐浩然没有上前,静静等在那。

  严以正,还有宫中的一部分侍卫也静静等在那。

  半个时辰之后,莫修染收起银针,拿着装有蛊虫的瓶子走过来,“蛊虫已取出,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自作孽,不可活。活着一天,就赎一天罪孽。”

  “你想怎么做?”莫修染看了一眼地上的赵琴韵。

  徐浩然看向严以正,“这事还得麻烦严大人。”

  “小侯爷请讲。”

  “听闻刑部牢狱深处有一处石牢极其牢固,就把她关在那吧!”

  “如此甚好。来人!”说着吩咐侍卫押着赵琴韵前往大牢。

  “还有,听闻石牢内暗无天日,素来阴暗潮湿之处最易滋生邪魅鬼祟,她既是南黎长公主,我东皇也不是什么心胸狭小之国,麻烦狱卒们花点心思,让整个石牢每一刻都亮白如昼。”

  严以正一愣,而后恢复如初,“小侯爷说得有理。”

  “莫叔叔打算拿这些蛊虫做什么?”

  “这些本就是害人之物,师父逝世前还一直耿耿于怀没有及时毁去此物,原来是被师妹盗了去。如今,既已在我手中,我断不会让其再流落世间。”

  徐浩然看了眼莫修染手中的瓶子,沉默不语。

  严以正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悠悠一叹:这个徐浩然……不简单啊!深沉又隐忍,果决又狠辣,比之其父徐明渊,怕是青出于蓝更甚于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