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四十一章 南黎长公主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13 2019-12-21 21:26:54

  几番打斗下来。

  “姬御宸,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吗?”黑衣人看着地上倒了一片的侍卫。

  “朕自会为他们报仇。”

  “你以为你能耐我何?”

  “朕能杀你一次,自然能杀你第二次。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黑衣人手上动作有些凝滞,“你什么意思?”嘶哑浑浊的嗓音让人分不清男女。

  “与宇文倩、宇文卓勾结的人是你吧!”姬御宸悠哉说道,“更甚者,与宋诚……”顿了一下,“合谋的人也是你。‘黄泉之毒’,‘失心粉’,包括逸风中的‘百日散’、‘日日休’,这些都出自你手,对吧?”

  姬御宸说的是宋诚在徐明渊身上种下的“黄泉之毒”,以及徐智明给徐浩然下的“黄泉之毒”;还有,前几日赵星儿刺伤徐冰清的那把匕首上的“失心粉”,以及侯府门前徐千慧所中的“失心粉”;另外,也是此人出现在安王府,引姬逸风前往驿馆,并在姬逸风与北野灏身上同时下了“失心粉”,让两人相互残杀;还有就是,先前姬逸风在北境所中的那两种毒,想来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东皇陛下可真会血口喷人。”

  “适才还直呼朕名讳呢,怎得这会儿倒称呼朕陛下了?”

  黑衣人知道姬御宸可能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余光注意了一下四周,想要找机会逃走。

  姬御宸仿若猜到他接下来会有的举动,喊道:“赵琴韵!事到如今,你还能躲到哪去?”

  赵琴韵?

  赵星儿惊愣,怎么……怎么可能?

  梦汐在旁蹙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何许人也。

  “你说……说什么?”声音颤抖,不知是惊悚,还是害怕,亦或是逃避。

  自从姬御宸喊出“赵琴韵”这个名字,黑衣人的动作越渐慌乱和急迫,有些慌不择路。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黑衣人便被侍卫活捉,押至姬御宸面前。

  只见黑衣人全身被铁链缠身,一时之间倒也挣脱不开。

  “把她衣服全扒了。”

  侍卫们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姬御宸,你做什么?”黑衣人慌乱起来,“你要知道,我衣服上也是毒。”

  “那更应该扒了。”

  说着,有侍卫上前去扯黑衣人的衣裳,只是他刚碰到衣襟一角便中毒身亡。

  想来黑衣人衣裳之上的毒比她对敌时所下的毒更狠、更凶、更猛。

  “拿剑来!”姬御宸打算亲自动手。

  “东皇……东皇陛下。”赵星儿上前来,“陛下既已擒获刺客,又何必这样羞辱?”

  想来赵星儿也已猜到此人的真实身份。

  姬御宸看了她一眼,嘴角勾笑:“说起刺客……一个南黎公主,一个南黎长公主,公然在东皇皇宫杀人,朕倒要看看赵世勋如何应对我东皇国百姓、朝臣、皇室的怒火?”

  赵星儿惊愕地看向姬御宸,呼吸急促,而后吞咽一口唾沫,“陛下……陛下在说什么?”嗓音有些打颤。

  姬御宸也不理会她,径自执剑刺向黑衣人。

  “姬御宸,你敢!”黑衣人怒吼,声音嘶哑又恐怖。

  只见空中掠过一抹人影,姬御宸已不在原地。

  几个眨眼之间,黑衣人的黑色帷帽掉落,黑衣被剑气划成碎布落入地上,只余一身薄薄的里衣。

  “啊!”又是阴厉嘶哑的叫声。

  而此时姬御宸已回到原地,把剑随手丢给侍卫,冷眼看着眼前的人。

  头发灰白,脸颊皱纹满布,嘴唇黑紫,眼珠突现,浑身阴深冷寒,哪里还有半分人的模样?

  苏婉茹先是惊讶陛下的举动,而后看到眼前的人时,忍不住心生恐惧,浑身冷寒,紧搂着怀里中毒昏迷的秦雪萱,强忍着逃跑的冲动。

  梦汐自幼跟着师父薛无涯游历,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对此倒也称不上什么害怕,只是心中有些疑惑:眼前这人是赵琴韵?南黎长公主?可她不是死了吗?况且,依照年岁,赵琴韵应该才四十出头吧!可这个女人有六十左右了吧?

  “赵琴韵,好久不见。”

  “姬御宸!”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你不得好……”

  “死”字还未出口,已有侍卫上前一剑刺入赵琴韵腰腹,鲜血喷涌而出,溅到那侍卫身上。

  那侍卫也在眨眼间便中毒身亡。

  姬御宸眯眼看着这一幕,那鲜血已不能称之为人血,黑浓腥臭,闻之便让人作呕。

  而赵琴韵腰腹间的伤口也在缓慢……愈合?

  不!不能称之为愈合,而是在……止血!

  这是……美人蛊!

  可是,说不通啊!

  姬御宸看着那张皱纹满布的老脸,的确不见任何伤疤,难道她体内还有其他蛊虫?

  苏婉茹惊惧地看着这一幕,把秦雪萱紧搂在怀中,可听着身边贵女们隐忍的啜泣声,有些不忍心,所以不得不壮着胆子请求道:“陛下,可否先让这些贵女们回府?”

  姬御宸这才挥手,放这些贵女们出宫。

  当然,苏婉茹和那些与秦雪萱一起中毒的贵女并没有离开。

  赵星儿愣在原地,早已震惊地无法言语。

  梦汐亦没有离开,她心中存疑:今日是皇后娘娘设宴,冰清却没有来,听闻早些时候夫君与各国使臣一起进宫面见东皇陛下,而现在陛下出现在此,想来各国使臣已经出宫,那现在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赵星儿,暗忖:东皇打算对战南黎了吗?冰清她知道吗?

  不知为什么,这一切好似与徐冰清没有丝毫关系,可梦汐的心里却是无来由得恐慌,冰清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赵琴韵冷笑看着被她毒死的侍卫,邪笑道:“姬御宸,你敢杀我吗?”

  姬御宸嘴角轻笑,身形微动。

  只是眨眼的功夫,赵琴韵脸上已布满剑痕,血肉翻起,恐怖至极。

  而姬御宸又已站回原地。

  “啊!啊……”惨叫声连连。

  “朕在提醒你,既能毁你的脸一次,自然能毁第二次。”

  赵琴韵的脸已不能称之为脸,“你这个恶魔!”

  “把她手脚全给朕卸了!”

  “姬御……啊!”

  已有侍卫上前卸去她的手臂……

  “希望你的骨头也被毒血侵染的能够快速愈合……”姬御宸嘴角轻笑。

  “啊……”

  不一会儿,赵琴韵手脚全废,摊在地上,浑身被铁链圈着,犹如一团糜烂模糊的腐肉。

  “陛下。”

  严以正和御医们一起来到。

  姬御宸吩咐御医,“去看看雪萱。”

  他知道雪萱和那些中毒的贵女没事,因为这本就是他设的一个局,目的是……

  看向失魂落魄的赵星儿,“把南黎公主押入牢……”顿了一下,“先请南黎公主在荣和宫住一段时日吧!”

  荣和宫,先端妃宇文倩的寝宫,而后被赐死,现已空了下来,关押敌国公主也算是给足南黎面子了。

  “不!”赵星儿终于反应过来,“东皇陛下,你不能这么做。”

  “南黎公主,适才在养居殿,宁安郡主为了东皇和南黎的长治久安,已同意解除与安王的婚约,让你与逸风成婚,可是你竟然毒杀我东皇国子民,朕……断然不能姑息养奸。”

  “不是我,这些人不是……”

  不待赵星儿说完,已有侍卫上前押着她前往荣和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