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三十五章 言语机锋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75 2019-12-15 21:38:57

  回府的马车上。

  “姐姐,对不起。”徐浩然低垂着脑袋,认为是自己太过无能,所以才会被人如此羞辱,如此欺压而毫无反手之力。

  徐冰清轻轻一笑,抚摸着徐浩然的脑袋,“这不是你的错。还有……今日这明知是陷阱,还孤身入局之事,以后不要再做。”

  “嗯。”徐浩然点头。

  忽然,马车停下。

  “郡主。”牧照在车外行礼。

  徐冰清算着路程,应是到了“烟火楼”附近。

  “何事?”

  “适才看到郡主的马车,故上前来。近日,楼里新出了菜品,郡主要不要去烟火楼尝尝看?”

  徐浩然眼眸清亮,看向徐冰清,“姐姐?”

  烟火楼是宁国侯府的产业,交由牧照掌管。

  楼里的所有事物,徐冰清向来都是放任牧照自行处理,而徐冰清对“吃”之一道向来并不热衷,所以牧照此行此言想来另有深意。

  “你先回府,我去看看。”徐冰清对徐浩然道,而后走下马车。

  徐浩然无奈,看着姐姐离开的身影,眉头紧皱,轻叹口气,“回府吧!”

  牧照迎着徐冰清前往二楼的一间厢房。

  房门推开,徐冰清看了一眼房内的人影,对牧照道:“你先下去吧!”

  牧照知道里面的人是谁,独留小姐在此,他有些担心,可他仍是依照徐冰清的言语行事,只是暗中在房间四周做了布置。

  房间之人听到脚步声,便提壶给对面的茶杯斟满茶。

  徐冰清看着他对面的空位,想来是为自己而留。

  “我以为还得晚些时刻才能见到郡主。”

  徐冰清慢条斯理地整理一下裙裳,坐下道:“不知四皇子此言何意?”

  不错,对面的人正是北夷四皇子澹台朔。

  “我是没想到东皇陛下和宁安郡主的默契已经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看来芳华在京的这段时日对郡主的了解还是不够彻底。”

  这一局,姬御宸事先并不知情,就连徐冰清也是后来收到澹台朔的密信,才知道有人设局徐浩然,而此消息交易的目的就是要回百里芳华的尸身。

  所以,姬御宸和徐冰清根本来不及商量对策,可适才在养居殿,他们二人却配合地相当默契,一个眼神仿若就知道了彼此的所思所想。

  “百里公主乃世间奇女子是也!也怪不得四皇子对其如此念念不忘,竟为了她的尸首甘愿损失一条臂膀,实在是可敬、可佩、可叹!”

  “世间有些事是无论如何都要做的。”澹台朔举杯敬向徐冰清,“这句话,相信宁安郡主深有体会。”

  徐冰清亦举杯,勾唇一笑:“比如带百里公主回北夷,又比如……北野灏的死……”

  “宁安郡主的聪慧,怕是世间少有人媲及。”

  “四皇子的谋略心计才是无人能及。”

  “宁安郡主此言何意?”

  “今日之局,看似是四皇子和恒王世子、南黎太子合谋设局,其实……不然。”徐冰清轻抿一口茶水,接着道:“恒王世子想要算计安王是为了斩断陛下的臂膀,可他并不知道四皇子想要借此要安王死,且死在北野灏手中;又或者是要北野灏死,且死在安王手中。这两种情况对四皇子来说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澹台朔抿唇含笑不语。

  徐冰清又道:“很显然,南黎太子与恒王世子的想法一致,只不过南黎太子想要设计的目标是浩然,可是他也不知道你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知道,并想借我的手除掉北夷安排在你身边的‘眼睛’。四皇子,不知我说的……可对?”

  澹台朔执杯相敬,“我适才就说过,宁安郡主的聪慧乃世间罕见。”

  这是承认了?

  “四皇子想替百里公主报仇?”

  澹台朔挑眉,“你认为我要杀安王?”

  “难道不是吗?”

  百里芳华和亲东皇,嫁予恒王,多次暗杀徐冰清,假意勾结贤王府,联合姬苍晔算计徐冰清和姬逸风,而被姬逸风反算计,导致她与姬苍晔、徐玉凝……三人的丑事,名誉受损,不但让恒王府颜面尽失,还让贤王府得知她与恒王的图谋,导致北夷和恒王府的关系破裂,最终导致她的走投无路,自尽而亡。

  而澹台朔此时进京,又是百里芳华曾经的爱人,又怎会不找这些直接或间接害死她的人报仇?

  “宁安郡主忘了,这里是东皇,以东皇陛下的性情,若是安王出了什么事,怕是任何人都无法活着走出东皇京城。”

  “是吗?”徐冰清撩唇一笑,“可是据我所知,北野将军是大将军北战雄的徒弟,而北战雄则是北夷王后娘娘的人,自然也是四皇子的人,若不是他做了什么殿下不能忍之事,又怎会轻易舍弃这样一员大将?”

  提及北战雄和王后,澹台朔眸中闪过一抹冷光,虽不经意,却被心细如发的徐冰清察觉到了。

  “宁安郡主应该知道,是北野灏战败,北夷才用和亲来稳固东皇和北夷的关系,也是北野灏护送芳华来东皇的,如今芳华不在了,而这一切皆与北野灏有关,难道……我不该恨他吗?”

  徐冰清点头,“送心爱之人入虎口,确实该恨。”

  话虽如此说,徐冰清心底并不相信澹台朔的说词,她知道澹台朔一定有要北野灏非死不可的其他重要理由。

  “说起来,我倒是不知,殿上之人怎会变成初丹?我怎么记得去引诱小侯爷到驿馆的人是南黎的暗探呢?”

  初丹?

  今日殿上那个唯一活着的黑衣女子?

  “这我怎会知道?我家护卫抓来的就是此人,我也只知道是北夷人设局暗杀北野将军,况且在殿上四皇子也默认了这个结果,不是吗?”

  澹台朔冷哼,不予计较,因为现在再来讨论这些也无意义,况且他知道徐冰清留着那个南黎暗探一定还有他用,但那一定是针对南黎的,所以他乐观其成。

  “今日这结果,我看四皇子毫不意外,也不在意。既然如此,我就不明白了,四皇子与恒王世子、南黎太子合谋此局,意义何在?”

  “就当我想与宁国侯府交个朋友。”

  “交朋友?”徐冰清轻笑,“我倒觉得是四皇子对百里公主情深义重。”

  “宁安郡主倒真是个妙人!”澹台朔叹息,“今日这局,我北夷损失惨重,不但失了一员大将,还间接地帮助南黎太子促成了南黎和东皇的联姻。”说着,澹台朔暗中观察徐冰清的神色。

  只见她听闻之后,神色没有丝毫异样。

  澹台朔心中存疑,她是真的不在意?还是这桩东皇和南黎的婚约还有其他变故?又或是这是徐冰清与姬御宸的阴谋?

  “可是在我看来,四皇子此行才是收获颇丰,除掉了心腹大患,还顺带解决了身边的耳目,还可以把心爱之人带回故里,离间了北夷皇室与恒王府的关系,甚至把先前北夷其他人与南黎的关系都彻底打乱,方便四皇子日后可以重新布棋。相信他日回到北夷,四皇子的前路会更加平坦顺遂。”

  现在徐冰清可以确定,北夷朝堂中与恒王府、南黎合谋的人并不是澹台朔,而百里芳华嫁来东皇也不是为了巩固与恒王府的关系。

  “那就借宁安郡主吉言了。”

  进入楼里以来,两人一直在不停地言语试探,看似随意谈起,又似故意为之,亦真亦假,皆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