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三十三章 婚约对婚约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483 2019-12-13 21:33:25

  正在此时,“启禀陛下,宁国侯府管家在宫门外求见宁国侯。”有侍卫进来禀告。

  “这个时候?”姬御宸看向徐浩然。

  “回陛下,想必是刺客一事有了着落。”

  “那就带上来吧!”

  侍卫略一犹豫,“侯府管家带来了几具尸首……不过,还有一个活口。”

  “那就都带上来吧!”

  “是。”

  赵阳神色略有慌张,但也只是一瞬,而后又恢复如常。

  姬苍晖看了一眼赵阳,又看了一眼澹台朔,而后看向徐冰清,他知道有些事怕是早已脱离自己掌控了。

  澹台朔看了一眼徐冰清,抿唇不语。

  姬逸风看看皇兄,又看看徐冰清,暗自猜测这是不是皇兄和徐冰清的应对之策。

  只有徐浩然眉头紧皱,心中困惑不解,他追的明明只有一个刺客,况且此事姐姐事先并不知情,那这几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待侍卫把几具尸首抬进来,众人纷纷看过去。

  几人皆是黑色夜行衣,一女三男,从衣服的破裂处可以看出伤口颇多,想来生前与人激烈打斗过。

  接着,侍卫又押着一个黑衣女子进入殿中。

  那女子手脚铐着铁链,长相平凡无奇,眼眸含着杀气,嘴角流着血迹,一副宁死不屈之态。

  看到此人,姬苍晖神色出现异样,看向澹台朔,这是怎么回事?

  当初陛下命他接待北夷使臣,他自然见过澹台朔身边之人,而这位黑衣女子便是其中之一。

  这……难道是徐冰清的手段?

  不对啊!徐冰清并不知道他们会在今日合谋设计姬逸风。

  也不对,他当初算计的人就只有姬逸风,先前他还以为是徐浩然恰巧入局,现在看来也许并非如此。

  姬苍晖看向赵阳,只见他的神色也略有异样,想来他对此也不知情,那就只有澹台朔了,他究竟想做什么?

  徐浩然上前审视了一下那黑衣女子,而后道:“回陛下,就是此人,虽然头戴帷帽,但身形相差无几,更何况她的手腕处还有我刺的剑伤。”

  “哦!”姬御宸挑眉,“这是何人?”

  侍卫开口道:“回陛下,侯府管家说就是此女设计侯爷入驿馆,且想要把侯爷困在驿馆内,而在驿馆外被侯府护卫擒住,审问之下才知道此人是北夷国人,且还是四皇子的贴身护卫,所以侯爷身边的人也不知该如何处理……”

  姬御宸看了一眼澹台朔,又看向地上的尸首,“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是司空前辈动的手。”

  姬御宸一听是司空溟出的手,便了然于心,想来是司空溟知晓了徐浩然被人算计一事,想要为徐浩然出气。

  姬御宸一挥衣袖,让侍卫下去。

  齐啸道:“四皇子身边的人要杀北野将军,却故意设计安王和宁国侯,这是打算栽赃嫁祸之后向东皇开战吗?”

  “原来是贼喊捉贼。”严以正冷哼。

  姬苍晖不赞同道:“齐大人、严大人此言差矣!”看着地上的尸首和黑衣女子,“这也只能证明小侯爷的清白,却不能成为安王没有杀害北野将军的证据。”

  “四皇子,你怎么看?”姬御宸笑着看向澹台朔。

  澹台朔敛眉轻笑:“本皇子从未说过北野将军之死是安王所杀,只是想请东皇陛下查清真相罢了。”

  “可是……”姬苍晖不甘,他没想到澹台朔到最后会反水,“安王说那黑衣刺客毒术高超,武功也不弱,与小侯爷遇到到的也许并不是同类人,且……”

  “东皇陛下!”赵阳开口截断姬苍晖的话。

  姬苍晖不可置信地看向赵阳,发现他并未看向自己,想来赵阳看到此结果是打算另谋计划了。

  果不其然,“我今日前来,其实是为了北夷和东皇的秦晋之好而来。”

  姬御宸抬眸看向赵阳,“秦晋之好?”冷哼一声,“朕怎么不知道?”

  “先前,父王从东皇先太子这里得到过一个承诺,今日请东皇陛下兑现此诺言。”

  此言一出,姬逸风脸色微变,心口一紧,看了一眼徐冰清。

  只见她仍是那样淡淡的模样,脸颊因为接连受伤的缘故略显瘦削和苍白,其他并无任何异样。

  殿内其他人皆是一惊,谁都没想到赵阳会在此时突然提及此事。

  赵阳先前不还站在北夷那边针对安王吗?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东皇和南黎联姻,此事不管对东皇还是对南黎都是双赢。更何况,星儿是南黎最尊贵的公主,父皇、母后对其甚为宠爱,而安王又是陛下的胞弟,他们两人男才女貌,又自幼相识,感情甚好,与国可促进两国情谊,与他们自己也算是天赐良缘。”

  “陛下!”严以正开口,“安王与宁安郡主先有婚约在前,且本就是先太子妃遗愿,南黎太子此言……怕是不妥啊!”

  “严大人此言差矣!此事关乎东皇和南黎的邦交,相信先太子妃在天之灵更会希望陛下能以大局为重。”赵阳转首看向徐冰清,“既然宁安郡主也在此,不妨问问郡主的意思?”

  徐冰清低首敛眉,静默不语。

  徐浩然手掌紧握成拳,先生说过他现在是宁国侯,要谨言慎行,可是……现在有人逼迫他姐姐,他该怎么做?

  姬御宸手指轻敲案桌,暗忖:看来赵阳今日就是为了达成此事,逼迫自己在四国面前履行曾诺。

  “南黎太子的意思难道是要南黎公主和宁安郡主效仿娥皇女英?”拓跋宏抚摸着自己的腮帮子,神色淡淡,接着道:“宁安郡主与安王的婚约在前,难道是要南黎公主做……妾吗?”

  此言一出,他身边的拓跋宪眉头一皱,瞪了拓跋宏一眼,让其慎言。

  拓跋宏撇撇嘴,并不在意。

  赵阳转头看向拓跋宏,怒气横生,厉声道:“五皇子慎言!”

  拓跋宏无辜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星儿是一国公主,嫁予安王,自然是安王妃。即使其他人再入安王府,那也只能为‘妾’。”

  一句话中,“妾”字咬得极深,像似意有所指。

  “哦!”拓跋宏恍然大悟,叹息一声,“见过抢地、抢财、抢良家女子的,就是没见过抢男人的,难道……南黎缺男人?”

  “拓跋宏,你放肆!”赵阳怒急,飞身而起,一掌拍向拓跋宏。

  只不过,接下赵阳这一掌的人却是西羌三皇子拓跋宪。

  一掌结束,两人平手。

  拓跋宪淡淡道:“我弟弟自有我父王教导,还轮不到南黎太子来指手画脚。”

  赵阳也不想多惹事端,一甩衣袖,冷哼一声,“那就请三皇子管好令弟。”

  拓跋宏站在拓跋宪身后朝赵阳挑眉,好像在说,你能耐我何?

  而后被拓跋宪的一记冷睨,老老实实地不再多言。

  赵阳的提议令殿内众人各怀心思,恐怕此刻也只有澹台朔有心情观看这幕闹剧了。

  姬苍晖脸色铁青,他原本是与黑衣人合谋想要算计姬逸风,把姬逸风打落尘埃,间接斩断陛下的一条臂膀;更想利用北野灏之死加剧北夷和东皇的矛盾,从而加强恒王府与澹台朔的关系。可他没想到,澹台朔根本就不在乎一个北野灏。还有赵阳,他竟然把徐浩然也牵连进来,目的当然是为了促成东皇和南黎的联姻,且更想在此时,四国皆在的时候,逼迫姬御宸应下姬逸风与赵星儿的婚事。

  总而言之,此行,他功亏一篑,可恨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