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三十二章 离心离德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54 2019-12-12 21:15:12

  姬逸风一行人来到养居殿。

  “这是怎么了?朕今日可没有设宴款待各位使臣啊!”姬御宸闲笑道。

  其他人皆沉默不语,只有拓跋宏轻轻一笑:这个东皇陛下还真是有趣!

  此情此景明显是兴师问罪的架势,而且他可以肯定他们到来之前,这位陛下就已经得知了消息。

  没想到敌人已在城下,东皇陛下竟还能如此闲适自若,是胸有成竹,还是早已对策?

  “陛下,北野将军在驿馆被人行刺,现已身亡。”姬苍晖开口道。

  姬御宸眯眼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明明姬御宸什么都没有说,但姬苍晖却感觉到了危险,仿佛自己在他眼里犹如蝼蚁,好像他已掌控所有,仿若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他来说只是跳梁小丑的把戏。

  “东皇陛下,我北夷大将军在东皇遇刺身亡,还请陛下给北夷一个交代。”

  “不知四皇子想要什么交代?正好……”看向殿中的严以正,“我东皇国的刑部大人也在,相信他肯定能把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刑部尚书严以正见过北夷四皇子。”看着澹台朔,义正言辞道:“请四皇子放心,不管刺客来自哪里,只要还在京城,本官一定把他捉拿归案,并把来龙去脉查个水落石出。”

  “该刺客武功高强,一般人……怕是捉拿不住。”

  姬御宸微抬下巴,“巧了,兵部尚书也在这儿呢。”

  闻此,齐啸亦从善如流,道:“四皇子放心,任凭凶手再如何的武功高强,本官也能将其捉拿归案。”

  澹台朔脸色冷肃,没有再言语。

  赵阳开口道:“东皇陛下,北野将军遇刺时,安王和宁国侯就在当场,不如问问他们?”

  “启禀陛下,臣适才看过北野将军身上的伤口,杀死北野将军的利刃好像与……安王身上的佩剑极为相似。而安王也说过,刺客是夺了他的佩剑去刺杀的北野将军,可事后……驿馆内外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之人。”姬苍晖意有所指地看向姬逸风,就差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是姬逸风杀死了北野灏。

  “是吗?”姬御宸嘴角噙着笑,“不知西羌三皇子可有什么话说?”

  突然提及拓跋宪,众人有些不解,甚至拓跋宪自己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应对这种场面,想来拓跋宪也是驾轻就熟。

  只见他开口道:“本皇子看到的皆是大家看到的,至于事实如何,本皇子也很好奇,待东皇查探清楚,到时还得有劳东皇陛下解惑,不然这驿馆,怕是没人敢住了。”

  言语之间不偏不倚,滴水不漏……

  这个拓跋宪,不简单!

  “陛下,宁安郡主在殿外等候宣召。”侍卫进来禀告。

  姬御宸挑眉,暗道:来得刚刚好。

  “宣!”

  “是。”

  过了一会儿,徐冰清一袭青色锦衣,缓缓走来。

  看见徐冰清,殿内众人神色各异。

  徐浩然看到徐冰清,眼中满是担忧,他知道姐姐身受重伤,且一直未曾好好休养;他也知道姐姐一向思虑深重,凡是涉及身边亲人之事向来是亲力亲为。只是这几日接连遇刺,又来回奔波,想来此刻她能站在这里,暗地里又不知承受了多少痛苦?

  姬逸风看着徐冰清,神色莫明,不知在想什么。

  就连一直静默不语的澹台朔看到徐冰清时,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勾着笑意,仿佛他在等的人就是徐冰清。

  “宁安参见陛下。”

  “起来吧!”

  “谢陛下。”起身的刹那看到了旁边的拓跋宏,微微一笑,算打招呼。

  拓跋宏亦回以一笑。

  拓跋宪执杯喝酒,唇边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

  这一举动被身旁的拓跋宏看在眼里,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当他再抬头看向徐冰清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的心中无来由地泛起一丝忧虑,至于那抹担忧从何而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宁安郡主怎么来了?”

  “回陛下,适才有人入府行刺,听闻浩然去追刺客,心中甚是担忧,便出府寻找,谁曾想竟然……”

  那意思:弟弟捉刺客捉到宫里来了,她这个当姐姐不得来瞧瞧?

  “宁安特来看看究竟出了何事……”看向徐浩然,“捉刺客怎么扰到陛下面前了?”

  “姐……”

  “宁安郡主。”

  徐浩然刚要开口就被姬苍晖截断了言语。

  徐冰清看向姬苍晖。

  姬苍晖接着道:“小侯爷是不是在追刺客,我不知道,但小侯爷和安王同时出现在驿馆,且在同一院落北野将军被刺身亡,这倒是众人亲眼所见之事。”

  姬苍晖看到徐冰清来,心生警惕,为了防止另生变故,决定先发制人。

  徐冰清淡淡一笑,根本不按姬苍晖的套路走,“陛下,不如先请安王来说说事情的经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倒也是。”姬御宸点头,而后看向姬逸风。

  “刺客一袭黑衣,头戴黑色帷帽,毒术高超,府中侍卫为了抓他皆已中毒。我与他交了几次手,武功也不弱,而后他引我到驿馆……”

  “陛下,臣也是遇到戴黑色帷帽的黑衣人,并追至驿馆,黑衣人消失无踪,却看到安王与北野将军交手,只因察觉到两人的异样,像似中了毒,便出口阻拦,也正是此时,黑衣人又再度出现,趁着两人药效刚过、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刻借安王手中的剑杀死了北野将军。”

  “安王和宁国侯之言怕是不能尽信。首先,刺客为什么这么做?其次,即使要算计人,怎会同时引诱安王和宁国侯两人,这不是给了两人相互作证的机会?”姬苍晖冷冷道。

  “宁国侯说安王和北野将军像似‘中毒’之言,怕是你自己也不确定吧!”赵阳悠悠道。

  徐浩然笑着道:“南黎太子这般说,是不是说明当日南黎公主行刺我姐姐是故意为之,这样我东皇是不是要向南黎讨个说法?”

  赵阳一愣,“侯爷这话何意?”

  “南黎公主刺伤我姐姐,就说是中了‘失心粉’之毒,那安王和北野将军为何就不能是中了‘失心粉’之毒?更何况,徐千慧中‘失心粉’时,我亲眼所见。”带着寒意的笑容看着赵阳。

  赵阳眉头微蹙,徐浩然的眼神告诉他,若有可能,他徐浩然一定不会放过南黎,不会放过赵星儿。

  这时,赵阳才意识到,身为北野灏的主子澹台朔好像一直未曾说过什么,这……有些不正常。

  按道理来说,澹台朔才应该是他们这里情绪反应最为激烈的人,毕竟死的那个人是他在北夷强有力的臂膀,是与徐明渊同时期最为著名的北夷大将军北战雄的徒弟。

  想到这里,赵阳有些不安,引姬逸风和徐浩然入局,把北野灏之死栽赃于两人,本就是他与澹台朔、姬苍晖所设计,但每人都有每人的私心,他们三人中保不齐有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不会按着原先所设计的方向走,也难保有人从中离间瓦解,那结果就“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