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三十一章 恶有恶报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191 2019-12-11 21:29:55

  养居殿。

  齐啸和严以正正在殿内向陛下汇报着徐家和宇文家一案。

  “启禀陛下,宇文卓亲口承认与他合谋的人是贤王姬宗耀,不过……”严以正欲言又止。

  齐啸接着道:“姬宗耀声称:不管是勾结北夷,还是南黎,亦或是宇文卓、彭鹰、陆文泽,甚至是徐智德,皆是贤王世子一人所为。”

  姬御宸冷哼一声,“他倒是挺会找替罪羊。”

  “陛下,这明显是姬宗耀的缓兵之计。不用想也知道,仅凭姬苍晔一人怎么可能把徐智德那帮人为己所用?”严以正心中的怒火和正义被点燃。

  就在昨夜,他听闻朝野中有人勾结外敌,图谋东皇国皇权,暗害先宁国侯,甚至连孤女幼子都不放过时,他就火从心起,恨不得把这些心狠手辣之人全都绳之以法。

  “陛下,现在事已明朗,宋诚为南黎国人,毒害先宁国侯;宇文卓与之勾结,联合徐智明设计毒害宁国侯;徐智德、徐博文多次置宁安郡主于死地;另外,与之相关的彭鹰、陆文泽已死,但宇文卓、徐智德、徐智明、徐博文与贤王府勾结,欲图谋我东皇国江山,实在是罪无可恕。”

  提及彭鹰,严以正这才想到,彭鹰原是兵部尚书,而后因其女彭萤毒害皇子一事被株连,而齐啸也是在那时担任兵部尚书一职。还有庆柔,因祸乱宫闱,珠胎暗结还冒充皇家子嗣,其父庆国公庆宇因而被株连。此外,还有……陆文泽,因毒害安王,勾结北夷,挑起战争而被诛杀。

  这一件件,一桩桩,看似罪有应得,又好似有人在背后推动,目的是为了……

  严以正看了殿上的陛下一眼,心中惊寒,照这样发展下去,好像是陛下在不断地铲除异己。

  先是慢慢斩断贤王府、恒王府的臂膀,再然后……当然就是……本尊了。

  也就是说,陛下早已掌控所有,只等着这些人来自投罗网。

  不得不说,严以正掌管刑部,不参与党争,每天只顾着查案、办案,但心思还算通透,自身也够聪明睿智,一时间,便参透所有。

  “还请陛下圣裁。”严以正和齐啸齐声道。

  姬御宸翻看着案上的奏折,“徐智德背叛姬宗耀是为了救下自己的儿子,姬宗耀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舍弃自己的儿子……”嘴角勾笑,冷哼一声,“还真是有趣!”

  “还有……”严以正犹豫片刻,“贤王的庶子姬苍昊……”

  “好啊!那朕就如他所愿。”

  此言一出,严以正和齐啸皆不明所以。

  “宇文卓一家,还有徐智德和徐智明父子,连同姬苍晔全都斩首示众。”

  “陛下!”齐啸惊,“那姬宗耀呢?就这样放虎归山?”

  严以正却没有说话,因为他猜测陛下留着姬宗耀也许还有他用。

  “放心,他以为活着就还有希望,朕若是把他的路全堵了,看他到时候是觉得活着好,还是死了的好。”

  “陛下,除恶务尽!倘若有一日敌人卷土重来,岂不……”

  姬御宸摆手,“好啦!”

  察觉到陛下的不耐,齐啸禁言。

  “李忠。”

  “奴才在。”

  “通知京畿朱雀南营副将洛青,告诉他可以动手了。”

  “是。”

  齐啸这时才恍然明白,京畿朱雀南营的主将是姬苍晔的舅父冯锷,既然陛下有此口谕,那想来洛青是陛下的人。

  众所周知,京畿东、西、南、北四大营乃是守护京城四个方位的要塞。

  青龙东营的主将是范傲松,陛下的亲舅父;白虎西营的主将霍真,曾任职于先宁国侯的帐下,也算是陛下的人;朱雀南营的领将冯锷,也就是姬苍晔的舅父;玄武北营的主将则是秦霄羽,秦家二公子,皇后娘娘的堂弟。

  四营之中,东、西、北三营皆是陛下的人,那单留着南营是贤王的人这一点就值得让人深思了。

  要知道,陛下登基五年,即使当初为了平衡朝堂,让贤王世子的舅父掌管京畿南营,但也过了这么多年,陛下却一直未曾对冯锷出手,原来是早就备有后手。

  这是怎样的深沉与隐忍?又是怎样的思虑周全?

  齐啸与严以正不禁后背生寒,暗道:还好此人是东皇国陛下,不是敌人,想来只要自己将来不背叛东皇,不背叛陛下,便不用担心会被算计的渣都不剩。

  严以正不放心道:“陛下,姬苍昊如何处置?”

  “先留着吧!”眸光深邃如海,不知在算计什么。

  齐啸道:“在缉拿姬苍晔的时候,好似从他嘴里听到恒王世子姬苍晖与北夷和南黎也有些关系……”

  “暂时先不管,饭要一口口吃,肉要一块块长,朕倒要看看接下来谁会先出来蹦跶?”嘴角带着不屑和嘲讽。

  话音刚落,李忠从殿外而回。

  适才他依照陛下的旨意吩咐人去办事,而后便碰到暗卫送来的最新消息。

  “陛下。”李忠恭敬道。

  “何事?”

  “北野将军死了,安王和宁国侯恰巧在驿馆里。”

  不需李忠详细讲解,姬御宸已猜到大概,不外乎他这个弟弟又被人算计了。

  姬御宸都不知道该说姬逸风什么才好了,平日里看着也挺聪明的一个人啊,怎么每次都被人算计?不对,应该是怎么每次都中计?还有,这次怎么还有浩然呢?他这个宁国侯之位被册封还没多久呢,就已经有人向他伸手了?

  “他们人呢?”

  “各国使臣已离开驿馆,往皇宫而来。”

  “各国……使臣?”

  “是。”

  齐啸和严以正也听出了不寻常。

  “他们动作倒是挺快!”

  “陛下,此事怕是早有预谋,恐来者不善!”

  “严大人这就怕了?”齐啸笑看严以正,“这儿可是东皇国,不管是北夷,还是南黎,亦或是西羌,即使真打起来,我东皇岂会惧怕他们?”

  “齐大人这是说到哪里去了?我是担心此事不好解决,若是一着不慎,怕是要民不潦生。”

  “行啦!”姬御宸略不耐烦,眼眸微眯。

  就在几个呼吸间,他已想好对策。

  “李忠,派人去请宁安郡主进宫。另外,派人去正阳宫,让皇后派人邀南黎公主和众官家小姐进宫赴宴,顺便……”

  姬御宸刻意压低了声音,除了他自己和李忠,没人听到内容。

  “是。”李忠忙吩咐内侍去办。

  齐啸和严以正知道他们的这位陛下智慧无双,见此情形,明白陛下心中已有应对之策,也就无需他们多费脑子。

  两人相视一眼,达成默契,决定静观其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