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三十章 众人皆棋子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86 2019-12-10 21:43:55

  院落里,姬逸风和徐浩然静静等着众人前来。

  只是他们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前来抓刺客。

  北夷四皇子澹台朔,南黎太子赵阳,西羌三皇子拓跋宪、五皇子拓跋宏,还有……恒王世子姬苍晖,可真够齐全的。

  一时间,小小的院落里全站满了人。

  众人皆看向院中的姬逸风和徐浩然,当然,还有地上死不瞑目的北野灏。

  北野灏在活着的前一刻已经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只是没想到还不等他知道背后之人是谁时就已经命丧黄泉,所以他才会双目圆睁,即使死了也不甘心瞑目。

  澹台朔淡淡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北野灏,冷冷道:“安王和宁国侯怎会在此?”

  姬逸风不在意道:“当然是抓刺客了。”姿态轻松随意。

  那神情仿若在说澹台朔说的是废话。

  姬逸风话虽如此说,但他心中却十分疑惑不解,今日这个局很显然是澹台朔在背后谋划布局,可是他不明白的是,北野灏是北战雄的徒弟,而北战雄是北夷王后的拥护者,那北野灏自然也算是澹台朔的人了。

  既如此,澹台朔为何要算计北野灏?就算他要算计姬逸风,也犯不着自损一条臂膀吧?

  一个北夷大将军死在东皇,自然对东皇国不利,但北夷平白无故损失一员大将,不管是对北夷,还是对北夷四皇子一派都更为不利。

  “刺客呢?”

  “跑了。”

  “北野将军这是……”姬苍晖上前,查看北野灏的胸口,“竟是一剑毙命。”

  在场众人皆看到北野灏横尸在地,只不过无人敢开口询问,既然姬苍晖率先起头,其他人自是不愿放过这个可以针对姬逸风的机会。

  “本太子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刺客能从安王手底下逃脱?”赵阳笑看着姬逸风,只是眸中的深沉昭示着他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清华高贵。

  拓跋宪开口道:“原本只是受邀与众位在前院把酒言欢,没曾想驿馆内竟出现刺客……唉!北野将军……一代将才,可惜不能死在战场上。”

  拓跋宏看看自家的兄长,不明其意,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拓跋宪如此说,是因为他知道了这是一个局,他不想站边,更不想卷入他们之中。

  今日之宴原本是赵阳相邀拓跋宪和拓跋宏喝酒闲聊,而后澹台朔加入,并来到北夷暂居的驿馆,再然后姬苍晖恰巧来到,就变成了多人之宴,而后便听到有刺客闯入,侍卫们捉拿不住,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这明显是一个局,一个针对姬逸风和徐浩然的局,或是针对东皇和宁国侯府的局。

  拓跋宏知道,这个局里,姬逸风是棋子,徐浩然也是棋子,兄长和自己亦是棋子,至于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

  而现在众棋子皆已到位,就是不知执棋者想要什么样的结果了。

  “还请安王给本皇子一个说法。”澹台朔冷冷道。

  既不言明此事是姬逸风所为,也不轻易放过姬逸风。

  可以说澹台朔的这一招实乃高招。

  此事不管是不是姬逸风所为,一他是东皇国王爷,理应给北夷一个交代;二北夷大将军在驿馆被杀,刺客消失无踪,而东皇安王就在现场,他更应该给北夷一个交代。

  众人皆看向姬逸风,等着他的说词。

  因为现场只有姬逸风和徐浩然,还有死去的北野灏,徐浩然年纪尚幼,而姬逸风武功高强,刺杀北野灏绰绰有余,且北野灏胸口的致命伤口明显是利剑刺入的痕迹,更何况此刻姬逸风的手中正握着他的佩剑。

  “说法就是有人借本王的剑杀死了北野灏。”姬逸风实话实说。

  因为这点没办法否认,毕竟若是比对伤口,的确会查到姬逸风的佩剑与之相一致。

  “安王此言实在太过荒谬,试问天下能有几人有本事从你手里夺得佩剑?”

  “四皇子谬赞了,借剑之人的狡猾岂是本王能比的?”姬逸风盯着澹台朔,意有所指道。

  “安王在顾左右而言其他。”

  “四皇子此言差矣!安王在东皇一向是有话直说的率直性子。”姬苍晖笑着道,“只是……如今北野将军被刺身亡,安王又在现场,确实应该给四皇子一个说法,免得有人说我东皇敢做不敢当不是?”言语间夹讽带刺。

  “本王倒是不知恒王世子何时与北夷四皇子志趣相投了?”

  姬逸风原本想说“臭味相投”的,可现在既然与他们还维持着表面的平和,那他也不好在此刻与其撕破脸面。

  拓跋宏站在一旁暗暗关注着姬逸风,他发现这个东皇国王爷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虽然在头脑上比不上徐冰清的狡猾,但行事做派倒还颇合自己口味。

  别误会!他不是对姬逸风感兴趣……嗯!也不对,他确实是对姬逸风这个人很好奇,只不过他的好奇是基于姬逸风是徐冰清的未婚夫婿,虽然他也不知道他们俩的婚约到底还作不作数。

  赵阳上前道:“四皇子,此事既发生在东皇,还是请东皇陛下圣裁吧!本太子相信东皇陛下定会秉公处理,毕竟东皇和北夷的邦交……”

  那意思:东皇现在应该还不想与北夷撕破表面的和平,从而向北夷开战。

  “南黎太子所言有理。”澹台朔看向姬逸风,“若是东皇不能给本皇子一个满意的交代,相信北战雄大将军的铁骑定会踏平整个北境,甚至是……东皇!”言语间威胁恐吓之意显而易见。

  提及北战雄,一直静默不语的徐浩然看了一眼地上的北野灏,清亮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而后抬头看了看墙头,心中暗忖:子扬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抓住那个黑衣人没有?

  直到此时,姬逸风还是不明白澹台朔的意图。

  不管是要栽赃嫁祸,或是设计安王杀死北野灏,澹台朔从一开始就应该把杀死北野灏的罪名嫁祸到姬逸风头上,然后宣扬的人尽皆知,把主动权握于自己手上方为上策,可是他……没有。

  姬逸风心中忍不住有些担心,暗道:早知道就不追什么黑衣人了,这下子,也不知皇兄会如何解决此事。

  可惜,这世间,没有早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