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双双入局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81 2019-12-09 22:01:57

  安王府。

  涂傲离开去查探消息,姬逸风一人斜坐榻上闭目养息。

  突然,姬逸风眼眸猛睁,眸中的清厉一闪而现。

  房屋顶上,有人不请自来。

  “来者何人?”府中侍卫争相而来。

  姬逸风提剑而出,他也很想瞧瞧会是何人敢来安王府行刺。

  只见那人一袭黑衣,头戴黑色帷帽,站在屋顶上,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

  姬逸风冷冷看着来人,虽看不清对方的神色,但他相信对方在审视自己。

  府中侍卫们上前去缉拿来人。

  只见那人手臂一挥,护卫们立即倒了一片,惨叫连连。

  见此,姬逸风眉头一皱,没想到此人竟还是用毒高手。

  这下子,他更好奇来人的身份了。

  “赶紧去看大夫,这里不需要你们插手。”说着执剑上前。

  那人好像等的就是姬逸风。

  姬逸风既已知晓对方的毒术高超,自然不会与之硬拼,利用自己的轻快和迅捷与之周旋,不给对方下毒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来人不仅用毒功夫高超,武艺也不凡,这倒是激起了姬逸风内心的胜负欲。

  那人功夫虽不弱,但几个来回下来,还是处于下风的。

  更遑论,他时刻警惕着四周,边打边退,寻找脱困之机。

  姬逸风自然察觉到了异样,不过这也更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忽然,那人趁姬逸风不注意朝府外飞身而去,几个翻跃便不见踪影。

  姬逸风嘴角轻勾:“想跑?”冷哼一声,“世间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说着飞身追了上去。

  只是待姬逸风一路跟随着黑衣人来到一处院落时,他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原本他以为黑衣人另有帮手,只是……

  看着眼前略有些熟悉的一幕,这是怎么回事?

  驿馆?

  各国使臣暂居之所。

  黑衣人已不见,姬逸风看着眼前空荡荡的院落,眼眸微眯,暗自揣测这是哪国的暂居之地。

  姬逸风在心底首先否定了南黎,因为是他接待的南黎使臣,他曾去过南黎的居所。

  那这是谁的暂居之所?或者说是谁在设计他?

  想来,把他引到这的黑衣人与此院落的居住之人有着外人想象不到的关系。

  会是谁呢?

  北夷?

  还是西羌?

  不待姬逸风想太多,已有人手执长剑迎面刺来。

  姬逸风提剑遮挡,两剑相遇,发出凌厉的剑光和刺耳的清响。

  如此凶猛狠辣的剑意和不分青红皂白的行为,不用看其面目,姬逸风也已猜到是何人。

  北夷大将军,北野灏。

  两人也算是熟人了。

  当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熟人。

  “姬逸风!”

  很显然,北野灏也看清了与他对战的人。

  “正是。”

  “既然来了,那咱们就……切磋一二。”

  即使发现了对面的人是姬逸风,北野灏手中的剑仍未停下,反而越战越烈。

  “本王在追捕刺客,你别挡本王的道。”

  “刺客?”北野灏冷哼,“本将军就是听闻院中出现刺客,才赶过来的,没想到只看到了安王殿下……”

  “这倒误会本王了。”姬逸风怕有人设局,想要尽快摆脱北野灏的纠缠。

  “少废话!既然来了,那就剑下见真章。”

  只见他招招凶狠,剑剑毒辣,一副誓要将姬逸风置于死地之势。

  也对,这些年,两个人,一个守东皇北境,一个守北夷边境,两人每次见面基本都是不依不饶、你死我活的状态。

  “北野灏,你我对战了这么多年,还不是每次都被本王打的屁滚尿流,咱们……还有切磋的必要吗?”姬逸风一边应付北野灏,一边注意着暗处的动静。

  若他所料不差,这院子四周还有其他人,就是不知是何人?又是何人设的局?

  看着北野灏疯狂的剑招,姬逸风决定尽快脱身。

  只不过,北野灏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但毕竟身手并不弱,要想尽快脱身,恐怕有些困难。

  更何况,今日的北野灏有些不同寻常。

  几番下来,姬逸风确定今日的北野灏情绪很是反常,毕竟这里是东皇京城,即使北野灏再恨不得自己死,也不会如此不知收敛。

  难道……

  姬逸风突然想起在荣和宫宇文倩提到的“失心粉”,难道他也中了此粉?

  只是现实的情况却不允许姬逸风猜测到更多,因为北野灏疯狂又狠厉的剑招直逼姬逸风胸膛,一副誓要在今日挣个你死我活之势。

  战场之上,最容易激起人内心深处的战意和血性,特别是棋逢对手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仍未分出胜负,或者说他们已不想分出胜负,只想着让对方死去才肯甘心。

  就在姬逸风手中长剑差点刺入北野灏心尖的时候,有人从天而降。

  “快住手!”

  清厉略显稚嫩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这声音对于正在打斗且情绪明显过度高涨的两人而言,远似天边,其实近在眼前。

  可也总算是唤醒了两人的理智,姬逸风手中动作停了下来,连北野灏都停了下来。

  两人相视一眼,皆发现了自身的异样,只是脑子还有些空白。

  “浩然?”姬逸风看向落入场中的人。

  只是还不待姬逸风和北野灏反应过来,已有人又落入场中。

  “小心!”徐浩然欲上前阻拦。

  说时迟、那时快,来人一掌拍向姬逸风手中的剑柄上,而此时的剑尖正对着前方的北野灏,长剑顺势径直刺入他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

  这一幕,姬逸风愣了,连北野灏自己也没想到。

  一时间,北野灏命丧当场,刺客消失无踪。

  徐浩然以为来人要杀的是姬逸风,没想到他的目标不是要姬逸风死,是要北野灏死,且是死在姬逸风的手中。

  就在此时,“快抓刺客!”院落外传来惊叫的喊声和急切的脚步声。

  姬逸风知道自己中计了,看向徐浩然,“浩然,你先走。”说着从北野灏胸膛里抽出自己的长剑。

  他知道这是有人专门为自己设的局,想必这座院落的四周此刻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全都围满了人,所以他想让徐浩然先走,自己殿后。

  徐浩然听着外院的动静,淡淡道:“走不了了。”

  姬逸风微微皱眉,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被设计,他担心的是徐浩然,既然徐浩然出现在此,想必也不是游玩至此,那背后之人把他们两人诱骗到此究竟想要做什么?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静观其变。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姬逸风淡定地掏出手巾擦拭剑上的血迹,暗自猜测着背后之人的用意。

  只是任凭姬逸风再如何的聪明,这场杀死北野灏的罪名一定会落在他头上,毕竟刺入北野灏胸膛的利器的确是他的佩剑,这一点是否认不了的。

  他有些担心这个罪名可能会连累到皇兄,甚至拖累到东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