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二十四章 摊开真相(五)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033 2019-12-04 21:33:34

  待徐冰清走至门口处,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徐千慧,“放心,我不会杀你。当初我答应帮你救出宋若情,现在她死了,就算是母债女偿,我放你自由,还望你以后好自为之。”

  徐千慧呆愣一瞬,而后放声大哭。

  那痛哭流涕的模样,不知是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悲痛亲生女儿的逝去,又或是感叹以后的孤单人生……

  “徐冰清!”

  看到有人去押徐智德,徐博胜上前伸出手臂拦下徐冰清,想为父亲辩解一二。

  “徐冰……”意识到目前的境况,徐博胜立即改口,“宁安郡主,请留步!”

  “有事?”

  徐博胜自小讨厌徐冰清,是因为她在边境长大,没有京城贵女的温和知礼;而后厌恶徐冰清,是因为不喜欢徐冰清的装模作样。

  徐冰清对徐博胜倒是没有什么情绪,但也从未把他当做亲人,毕竟他每次见到她,脸上的厌恶那么明显。不过,倒也谈不上对他有多怨恨,最多也只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仅此而已。

  “不管是毒害先宁国侯,还是毒害浩然,我父亲都没有参与其中……”

  “有时候冷眼旁观与杀人者一样,甚至其行为更为可恶。”牧舟开口道,“况且,杀人……并不

  一定要亲自执剑。”

  “可是并没有证据证明……”

  看着徐冰清眸中衍生着无边的寒意,嘴角勾着淡笑,徐博胜突然害怕起来,以至于没有勇气说下去。

  徐冰清走近徐博胜,清冷的眼眸盯着他,“对于一个在我九岁时便对我下春药,并命人毁我名节之人,我并不认为他无辜,或是不该……死!”转而又走向徐智德,“我九岁那年,身中数种春药,为保清白,我不得不躲着、藏着,独自一人淋着雨水,顶着黑夜,忍着孤独和无助,求生不能,求死亦不能。而后,我被人日日下毒,若不是莫叔叔相救,我早已是黄土一坯。”

  这件事姬逸风从莫修染那里听到过一些,只是如今听徐冰清自己讲起,才知其中的内情。

  看着徐冰清淡然的脸颊,姬逸风不禁心疼,她是以怎样的毅力撑过那段灰暗的时光,如今又是以怎样的心境诉说着那段难以忘怀的过往。

  九岁啊!

  还是一个孩子啊!

  齐啸和严以正皆愤怒地瞪着徐智德,这是怎样一个人,竟如此的心狠毒辣?

  徐冰清又走向徐博胜,“你现在来告诉我他无辜?”转头看向徐智德,“堂伯父,您……无辜吗?”

  徐智德抿唇不语,因为这是事实。

  徐博胜震惊当场,他初听姑母提及时还以为是她故意栽赃嫁祸,不敢相信,没想到竟是真的。

  “徐智德明知侯爷被人下毒,明知此事是宋诚所为,明知其父的恶行与心思,他却一直在旁冷眼旁观,好等着坐收渔利。侯爷逝世后,徐智德怕郡主碍他的事,便想法设法地除掉郡主。他之所以没有早早地就对小世子下手,是因为陛下还盯着宁国侯府。但他不做的事,自然有其他人做,比如他的父亲和弟弟。看着徐怀民他们对小世子下毒时,恐怕他正躲在暗处偷偷骂他们蠢呢?”

  听到牧舟的这句话,徐智德淡淡一笑,因为牧舟说得不错。

  “对于徐智德来说,郡主不在了,小世子活着,他便可以轻易把小世子握在手中,任他拿捏;若是郡主和小世子皆不在了,反正凶手不是他,他更容易坐上宁国侯之位。由此可见,其行为之恶,其心思之毒……”

  “大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算计啊!只可惜,如今还不是与我同样的下场?”徐智明冷笑。

  徐智德笑看他,“至少我保下了我的儿子,你呢?”挑眉看了一眼被押着的徐博文。

  “你!”徐智明气结。

  徐博文倒是较为淡定,“冰清,你以为陛下真是为你和浩然好吗?”

  “二堂兄想说什么?”

  “当年陛下虽是皇长孙,但你和浩然在宁国侯府发生的事,他不可能不知情。难道他不是在冷眼旁观,看着我们徐家人内斗,他好有机会坐收渔利?你以为他为什么对你和浩然那么好,还不是因为徐家……”

  “博文!”徐怀民打断他的言语。

  徐博文自觉失言,立即低头躬身,“祖父。”

  “事已至此,也无需再怨怪他人。”

  “是,祖父。”

  “是祖父对不起你。”话语里带着沧桑与无奈,还有怜惜。

  “是博文命该如此,与祖父无关。”

  徐冰清已懒得再理会,“牧叔,我们走吧!”

  “是。”牧舟搀扶着徐冰清离开。

  姬逸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徐怀民,对严以正和齐啸道:“那这里就辛苦两位大人了。”

  “王爷严重了,下官分内之事。”

  随后,姬逸风也跟着徐冰清离开。

  待到侯府东院,牧舟下去休息。

  徐冰清独自走往自己院落。

  身后姬逸风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路无言。

  眼看着到了寝院门口,徐冰清转身看着姬逸风,“王爷有话要说?”

  “冰清,你的身体……”

  不待姬逸风说完,徐冰清便打断了他,“王爷早就知道我父亲中毒之事?”

  姬逸风惊,而后点头,“是。”

  “可王爷这么多年却从未对我透露分毫。”

  姬逸风沉默。

  他不说,是因为皇兄特意吩咐,同时也是为了安抚北境军民,更是为了朝堂安定。

  “王爷请回吧!”徐冰清转身不再看他。

  “冰清……”姬逸风想解释。

  “我累了。”而后便朝房内走去。

  姬逸风看着她的身影,笔直昂首,不见一丝疲累,也不见一丝病态,宛如风中的青竹,傲骨迎风,挺直无畏。

  直到妙菱和素英出门迎徐冰清进入房内,姬逸风才飞身离开。

  只是人前挺拔如竹的徐冰清在进入内室那一刻便一口鲜血吐出来,瞬间便浸红了衣襟,而后便昏倒过去,彻底失去意识。

  可以想见这几次的遇刺对她的身体造成了怎样的伤害,可以想见她有多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可以想见她的心理素质有多强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