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二十一章 摊开真相(二)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288 2019-12-01 21:26:17

  房间内一阵沉寂。

  “你确定‘黄泉之毒’是我命人下的?”徐智德不慌不忙,淡笑看着徐千慧。

  “大哥自幼做事便思虑周全,可我也不傻,不妨实话告诉你,当年每次冰清和浩然出事时,我都曾偷偷记下侯府内所有的细枝末节,我知道我不够聪明,但总有人能从这些细枝末节中查出幕后黑手。”

  徐冰清敛眉不语,徐千慧倒是挺懂得学以致用的,这是昨日自己教给她的“以假乱真”,本来是为了“炸”徐智明的。

  听闻此言,徐智德仍是老神在在。

  而一旁的徐智明却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

  “千慧,你可知这‘黄泉之毒’出自哪里?”徐智德笑看着徐千慧。

  “什么意思?”

  “南黎!确切地说是南黎南边的死亡岛。你的夫君宋诚是地道的南黎人,而你……是最容易拿到‘黄泉之毒’的人。”

  “你!”徐千慧气结。

  徐博胜惊讶道:“宋诚是南黎国人?”

  “是啊!当年……”徐智德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徐冰清,“当年冰清的父亲就是身中‘黄泉之毒’而死。”

  估计徐智德也不知该如何称呼他那惊才绝艳的堂弟徐明渊,最后只用了“冰清的父亲”五个字替代。

  “父亲,这……这怎么会?”徐博胜不敢置信。

  徐冰清敛眉淡笑;不得不说,徐智德在某些方面倒不愧为一个好父亲。虽然他为人心机深沉,为利、为权,而手段狠辣又无情,但在教导徐博胜上却没有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儿子,更没有教会他什么是深藏不露,什么是不折手段。

  “这就要问你祖父了。”徐智德冷冷地看向首座上一直静坐不语的徐怀民。

  “大伯父,您此话何意?祖父他……”

  “博文!”徐智德打断徐博文的言语,“你也被你祖父给骗了。”闲闲看着他,“你当真以为当年是我命人给浩然下的毒?”嘴角噙着一抹邪笑,“我想这件事你应该去问问你的那位好父亲。”视线

  转向徐智明。

  “父亲?”这下轮到徐博文不敢置信了。

  他一直以为毒害浩然的是徐智德,所以他才会听从祖父的话在当年送走徐千慧母女,让众人以为是徐千慧做贼心虚才悄然离京。而后接回徐千慧母女,是因为她们对他们还有利用价值,而且他以为陛下和徐冰清已经察觉到这一切是徐智德所为,也就不必再用“栽赃嫁祸”这一招了。

  只是徐博文怎么也没想到,幕后黑手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徐智明冷嗤:“大哥一向心思深沉、巧言善辩,栽赃嫁祸的本事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是吗?不如去问问宇文卓那个老匹夫,看看究竟是谁从他那里拿到的‘黄泉之毒’。”徐智德悠然地抿了一口茶,接着道:“二弟大概不知道宋诚一方面故意接近宁国侯,利用他的信任给他下‘黄泉之毒’;另一方面又暗中勾结宇文卓,还把另外一瓶‘黄泉之毒’给了宇文卓。而宇文卓利用你暗害宁国侯世子,让徐家内斗,让宁国侯府日渐衰落,好给他宇文侯府让路。更可笑的是……”

  看向座位上神色淡淡的徐怀民,“更为好笑的是我们的父亲大人明知宇文卓的目的,明知是你给浩然下的‘黄泉之毒’,可还是为了宁国侯之位,眼睁睁地看着,并且为了保住你,想把这一切都栽赃嫁祸在我身上。你说,是吗?我的父亲大人。”

  徐智德自幼便羡慕又嫉妒他的堂弟徐明渊,因为徐明渊得到了其父全部的爱,而他呢?

  他父亲徐怀民的心里只有他的弟弟徐智明,而后又对其子徐博文恩宠有加且寄予厚望。

  他和徐智明同为父亲的儿子,只是因为他不易受其父掌控,所以便把幼子做的一切事情都栽赃嫁祸在大儿子身上。

  徐怀民手中的杯盏碎落在地,茶水四溅开来,宛如这早已破碎不堪的父子亲情。

  徐博文忙道:“不,不是,祖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徐家,为了宁国侯府……”

  “哼!简直可笑至极!”徐千慧冷笑着走上前,盯着徐怀民,“在父亲心里,我是谁呢?一颗棋子?而且还是一颗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徐怀民敛眉不语。

  “父亲早就知道宋诚是南黎国人,却任由我与他成亲生子,任由他待在堂兄身边;父亲明知道南黎的目标是堂兄,要的是宁国侯和宁国侯世子的性命,却任由他们在你眼皮子底下作恶,因为父亲与他们一样都不想徐济世一脉的任何人活着。”

  徐博胜经过适才的惊讶,这会儿倒是镇定下来了,看了一眼旁边的徐冰清。

  只见她仍是一副浅笑淡淡的模样,好像所说之人不是她的祖父、父亲和弟弟,好像这几人与她毫无关系,好像她对他们亦无任何感情。

  徐千慧见徐怀民无动于衷,了然一笑,轻叹口气,“可是父亲啊!您不该利用完我,又去利用我女儿,她还不到及笄之龄,您怎么能这么残忍?啊!您说,您怎么能这么残忍……”说着情绪失控般去拉扯徐怀民。

  “姑母!”徐博文上前拉开徐千慧。

  徐博胜看此情景,身体微微一动,想要上前,看了看身旁淡定自若的父亲,而后又恢复如常。

  “徐怀民,你活该这辈子都得不到宁国侯之位,你活该!活该……”失去女儿的徐千慧已接近癫狂。

  徐怀民终于抬起头,只不过他看的人并不是疯叫着的徐千慧,而是徐智德,“没想到,你竟然与他们站在了同一阵营……”

  这个“他们”指的就是陛下和徐冰清了吧!

  其实这一点徐冰清也没有想到,想来是姬御宸的功劳。

  “因为我没有父亲那么狠毒,我还想保下我的儿子。”

  听闻此言,身旁的徐博胜惊讶又感动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先前姑母说父亲对待冰清和浩然而不折手断时,他又惊惧又胆寒,但看到父亲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时,他又有些不知所措。

  “父亲先是利用千慧做下这一切,又让千慧指认我为罪魁祸首,来为智明顶罪时,就应该想到……会有此结局。”

  这两年,徐智德一直默默关注着陛下和徐冰清的成长,也算看清了他们俩的行事和作风,既然他已无退路可走,那他必须为自己的儿子留条后路。

  不得不说,徐智德的确是深谋远虑,他为了宁国侯之位费尽心机、不折手段,但从未想过要将自己的儿子牵扯进来,所以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他相信以徐冰清的心胸不至于容不下徐博胜。

  他并不害怕死去,因为自古以来便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但他的儿子还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而与他自幼相争的弟弟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