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八章 背后之事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365 2019-11-28 21:29:55

  话说姬逸风从宁国侯府出来便直接去了皇宫。

  养居殿。

  待姬逸风到的时候,他没想到会在养居殿见到此人。

  战家二公子,战云熙。

  “王爷。”战云熙行礼。

  姬逸风见到他也只是愣了一下,转瞬便恢复如常,“皇兄。”

  “有事?”

  “皇兄为何不下旨彻查宁安郡主在荣华街遇刺一事?”

  姬御宸看他一眼,“你怎么不让朕彻查徐冰清在宁国侯府门口遇刺一事?”

  姬逸风看向皇兄,他不问是因为他认为徐冰清想自己解决此事。

  皇兄这样反问他,难道是……

  “为什么这么多人针对她?”这一点,姬逸风一直想不明白。

  另外,他也发现了,其实很多人和事并不是徐冰清自己主动招惹的,而是很多人或事总是喜欢缠上她。

  战云熙闻言看了一眼姬逸风,其实他一直也有这样的疑问,只不过他是不敢开口询问陛下的,而且他心里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一种无来由的拒绝和畏惧。

  “为何这样问?”姬御宸嘴角含笑,眼眸深邃,看着姬逸风。

  “宁安郡主每次遇刺,前来暗杀的刺客都不是泛泛之辈,且好像并不是同一拨人,是混入刺客中的死士。”

  姬御宸嘴角勾起:看!他这个弟弟并不是个蠢笨之人,只是很多时候懒得思考而已。

  很多时候,不关心,不思考,是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

  当一个人开始变得又细心又认真的时候,那是不是表示他从心底里开始在乎并在意了?

  “因为……”

  “陛下!”

  姬御宸刚要开口便被战云熙截断了话语。

  战云熙低头敛眉道:“陛下和王爷有要事相商,请容臣先行告退。”

  姬御宸斜睨他一眼,神情间略显不悦。

  战云熙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有些事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所以才想着在陛下开口答疑之前先行离开,即使他本身对这个答案也很好奇。

  只是看陛下的脸色并未打算隐瞒他,这让他引以为傲的逃遁之术到最后却无计可施。

  “因为冰清身上有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秘密,或者说所有人都想得到,包括南黎、北夷和西羌。”

  姬逸风心惊,“什么?”

  战云熙站在一旁敛眉不语,心里一紧,而后又细思极恐,难道陛下是把徐冰清当成对外的箭靶吗?可这件事徐冰清自己知道吗?

  姬御宸不理会俩人的神情,也不在乎俩人的想法,径自执杯一饮而尽杯中的酒,声音略有些低沉,道:“师父师母死了,不只冰清想要报仇,朕也想……”为父亲和母亲报仇。

  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完,怕引起更多的动乱。

  不管是先太子夫妇,还是宁国侯夫妇,他们都是东皇国的支柱,若是他们皆是为国为民而死,或许姬御宸还能说服自己,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可是他们皆是为人所毒害,且死在勾心斗角之下,死之前还心心念念着这个国家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万千百姓。

  所以不管是姬御宸,还是徐冰清,都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还原真相,惩戒恶人,还朝堂以清明,还百姓以事实,更还那些在此过程中无辜死去的将士们。

  殿内一片静寂,压抑、沉郁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最后还是姬逸风先行开口:“皇兄想要为宁国侯夫妇报仇?”

  战云熙看了他一眼,心中微惊:原来姬逸风也早就知道宁国侯夫妇逝世的真相。

  不怪战云熙惊讶,因他自己是红袖招的幕后掌事,东皇甚至其他各国的消息全都经过他手,所以他知道无可厚非,但姬逸风……一个行事潇洒肆意、只知带兵打仗、远离朝堂政局的将军王爷,怎会知道这件隐秘之事的?

  其实是战云熙忘了,当年徐明渊离世时,姬逸风就在身旁。

  “不!这是冰清该做之事。况且,以她的性格,想必这件事她也不愿假他人之手。”

  “可她已经接连受伤,且那些人的目标是她,她完全暴露……”

  “她心里明白应该怎么做。”

  姬逸风闻言眸光一暗,是啊!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是皇兄,所以皇兄才会对她被人刺杀一事不闻不问,因为皇兄知道徐冰清想要自己去解决这件事。

  “陛下!”暗卫来报。

  “何事?”

  “宋若情死了。”

  “什么?”姬逸风皱眉。

  “看守的狱卒和犯人都死了,应该是有人下毒。”

  闻言,战云熙也是一惊,看向姬御宸,“看来有人先一步出手了,她一死,恐怕郡主那里……”

  徐冰清原本就想利用宋若情的性命来逼迫徐千慧就范,从而牵扯出当年的一些旧事。现在宋若情死了,恐怕徐千慧那里就不好利用了。

  姬御宸眸中冷寒如刀,出现此种情况,想来他也未曾料到。

  “通知宁安郡主了吗?”

  “已经有人去通知了,不过……郡主先前好像晕倒了。”

  暗卫话音刚落,姬逸风已如风一般飞掠而去。

  战云熙看着那抹瞬间便消失不见的身影,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还真是危急时刻见人心呐!

  “先前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对于姬逸风的突然离开,姬御宸也懒得理会。

  听到陛下问话,战云熙立即躬身道:“那把匕首是一位老婆子去铁匠铺打造的,而后才出现在街边的商贩中,又恰巧被宇文丽买走,最后由宇文丽送给了赵星儿。至于那把匕首中的药粉……那商贩并不知情,甚至连宇文丽自己都不知道。至于徐千慧,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被人下了药。况且,此药粉药效极快,挥发也极快,恐怕只有宇文卓或是徐怀民知晓其中内情。”

  “老婆子?”

  “是。”

  “冰清那里可有线索?”

  “郡主心里有所怀疑,只是应当还没来得及询问医圣前辈……”战云熙欲言又止。

  “还有话说?”

  “郡主先前曾问:这世上可还有与医圣前辈比肩的其他毒术高超之人?”

  其实徐冰清是怀疑身边一直隐藏着一个毒术高超之人,会制作令人情绪高涨之药,还有先前姬逸风所中的百日散和日日休,甚至是黄泉之毒。

  闻言,姬御宸敛眉不语,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郡主怀疑此人或许与朝堂有关,也许在北夷,也许在南黎。”

  “哦!难道你没查过?”

  “先前,臣怀疑此人是江湖中人,或是隐居多年的老怪物……咳!或是多年不出世或极少出山之人,所以并未查过是与朝堂有关的人……”

  “朝堂?毒术?老婆子?”姬御宸眼眸微眯,“女的?”

  “是。”

  “可有人见过她的模样?”

  “一袭黑衣,头戴帷帽,且面覆黑纱,旁人也只是根据声音判断她的年龄,据闻好像是六十左右。”

  “派人去查,说不定还真是一个老怪物。”姬御宸嘴角勾笑:“另外,告诉所有人,遇到此人只可智取。”

  “是。”

  想来陛下已猜到是何许人也,只是他不说,战云熙也聪明得不敢追问。

  暗处之人接连浮现人前,相信真相也会日渐明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