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拂玉壶冰

第一百一十五章 瓜葛相连

风拂玉壶冰 清雅长歌 2144 2019-11-25 21:27:16

  宁国侯府。

  话说徐冰清处理好伤口,躺在榻上闭目养息。

  素英守在一旁,随时等着小姐呼唤。

  妙菱端着药碗走进来,“小姐,该喝药了。”

  “嗯。”徐冰清嘤咛一声,而后睁开眼睛。

  素英连忙上前扶着徐冰清坐起,让她靠在软褥上。

  徐冰清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小姐要不要吃些甜食去去口中的苦味?”妙菱接过空着的药碗放在桌上,并准备去端桌上的糕点。

  徐冰清微微一笑:“不必了。妙菱,我有话要问你。”

  “啊?”妙菱顿时有些惊慌失措,差点打翻手中的食盘。

  素英柳眉微蹙,察觉到妙菱的不自然,感到有些奇怪。

  妙菱心思简单,但心灵手巧,做事利落,何时竟因为小姐简单的一句话就沦落到差点打翻物品的地步?

  那只能说明她心里有事,才会如此不小心。

  “妙菱,你有事瞒着小姐和我?”

  “没……”妙菱低着头,装作在整理桌上的餐盘,“没有啊!”

  徐冰清了然,“是莫叔叔不让你说的?”

  素英不明所以,竟跟莫前辈有关?

  妙菱低垂着头不语,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无助又无辜。

  徐冰清轻叹口气,继续闭目养息。

  房间内一阵静默。

  过了一会儿,妙菱轻轻啜泣:“小姐,对不起……”

  “知道是什么吗?”徐冰清眼眸未睁,语气淡淡。

  “是一种类似于迷幻的药粉,但不足以迷惑人的心智,只是在情绪激动时才会被引起,并不轻易被人察觉,而且中此药粉者在事后也不会有什么异样,对身体也没什么损伤,就算回忆起来最多也只会认为是自己当时情绪太过激动才导致的。而且此药粉遇着空气很快便会挥发,一般人很难察觉到并注意到其踪迹。”

  怪不得,赵星儿刺向徐冰清时,徐冰清并未察觉到异样。

  或许连赵星儿自己都未曾发觉,也可能她心里诧异,可又不知如何向旁人解释,也怕别人不相信她的言辞,所以干脆闭口不言。

  过后,徐冰清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时,她也只是以为是自己心绪混乱和赵星儿气怒攻心所致,但今日见到疯若癫狂的徐千慧时,徐冰清心中有了怀疑,并迅速地做了定论,所以她才会让姬逸风帮忙拦下徐千慧。

  她担心背后有人故意设局,并想要借自己之手除掉徐千慧,因为徐千慧知道一些事,有人怕事迹败露,想要借此杀人灭口。

  “莫叔叔可有说过什么?”

  “没有!”妙菱连忙摆手否决,又察觉自己反应过度,静下来道:“医圣前辈什么都没说。其实……其实当初在宫中为小姐拔出匕首时,我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当时情况紧急,我又担心小姐的安危,以为是自己慌乱之下的错觉,故而没有太在意。只是,在第二日见到医圣前辈时,猛然想起,便多嘴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前辈听闻后告诉我,此事无需告诉小姐知道,所以我才……”

  “莫叔叔可有什么异常?”

  “小姐难道是怀疑莫前辈……”

  “不,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徐冰清没有说。

  只是通过这件事,徐冰清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或许莫修染知道这是什么药粉,又或者他知道制作此药粉的人是谁,毕竟仅凭微末药粉就能使人的精神在瞬间失控又不被人察觉,想来此人的医术不凡。

  既然是如此难得、又如此稀少、甚少人知之物,与天下奇毒之首的黄泉之毒倒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一样的鲜为人知,一样的匪夷所思。

  还有,就是莫修染是不是认识此人,更甚者与之关系非常?

  想到这里,徐冰清才突然想起,她好像从未听闻莫叔叔师从何人,家住何处。

  她只知道莫叔叔与外祖父相识于江湖,一起四处游历,而后结识母亲和父亲,并互为知己。

  他来到宁国侯府,是另有目的?

  不!徐冰清瞬间被这个疑惑惊了一身冷汗。

  莫修染虽出身江湖,身上却无半分江湖草莽之气,高洁清雅,待人温和,特别是对待冰清和浩然更是视如己出。

  反正徐冰清无论怎样都无法把莫修染和满腹算计之流相提并论。

  莫叔叔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难以言说的苦衷或遭遇?外祖父又知不知道一些内情?

  不知为什么,自从与百里芳华的一番谈话之后,徐冰清心中存了太多的疑惑,太多的不解,和太多的不确定。

  “所以适才见到发狂的徐千慧时,你终于确定了先前的疑惑,故意跑到徐千慧身旁,想要制住她。”

  “是。我见小姐那么着急,就想也未想便冲上前想要帮小姐的忙,不过最后还是被安王捷足先登了。”

  “你做得很好,妙菱。”

  妙菱终于松口气,“那小姐……这件事要告诉……莫前辈吗?”小心翼翼又讨巧卖乖的神态让人忍俊不禁。

  “告不告诉都无所谓了。想必适才他已经察觉了,却没再警告你,让你不要告诉我。想来他也不是真心想要瞒着我。”

  “哦!那就好,那就好。”

  素英无奈摇头,这小丫头,是在担心自己两边都得罪吧!

  徐冰清是急于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可这件事情倒也不必急于一时,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徐千慧。

  “你们俩在这里守着。”说着起身下榻,拿出衣柜中的夜行衣穿上,“我去见一下徐千慧。”

  “可是小姐,你的身体……”妙菱急道。

  “无碍。”

  “那我与小姐一起……”

  徐冰清抬眸看她,“别让人察觉出来我不在房内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妙菱还想劝阻,被素英拉住。

  “小姐放心。”素英知道小姐并不想西院的人知道她去见了徐千慧。

  “嗯。”

  随后,子暮现身房内携着徐冰清从窗口离开。

  “妙菱,你去煎药,越大动静越好。”

  “啊?”妙菱有些反应不过来。

  “快去!”

  “哦!好。”妙菱虽不明所以,却还是依素英之言,去厨房煎药。

  素英则走到榻前,把锦被折叠成长形,并盖上另一条锦被,做出有人躺在榻上的假象,撤下床上的纱帐,而后仔细查看房间四处,看是否有可疑之处,之后才安心走出房间,关好门,执剑站在房门口处。

  一切布局妥当,素英只希望小姐此行能从徐千慧那里得到她想要的真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